人们都说,中国拥有上下五千年文明。但是由于西方文明的话语权是如此的强大,导致中华文明一度只能上溯到3500年,也就是商朝。在西方人眼里,文明必须满足三大要素——青铜器、文字和城市。但是根据考古发掘,只有商朝满足这个条件。而夏朝或者尧、舜时期,根本无迹可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由于考古发掘的缺失,甚至导致一些中国学者对我国三代历史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例如史学大家顾颉刚,就通过“层累造成古史”的说法,证明大禹是一条虫子……

但是,尧、舜和夏朝真的只是传说吗?我们的祖先为何要编出这些看起来如此真实的“神话”,难道只是为了哄骗我们这些后代吗?

但是随着考古发掘的深入,我们逐渐发现,中国的上古文明是那样的辉煌,4000年前的古文明简直遍布中国。陶寺文化、良渚文化、石峁文化,他们就像是文明的点点星火,最终点燃了整个中华大地。

在所有上古文明,尤其以陶寺文化最引人瞩目。经过测算,陶寺文化大约兴起于4300年前,已经拥有相当庞大的城市,其都城面积达到惊人的280万平方米。这里不仅建立有宫殿、宫城以及贵族居住区,还设立有专门的平民居住区。由此可见,陶寺文化的阶级分化已经非常明显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以陶寺王城为中心,陶寺方国的统治范围大约达到了1740平方公里。都说自古王者居百里之地,陶寺文明的面积正好与古代的记载相吻合,

除此之外,陶寺文化的多个贵族墓中,发现了多个龙纹彩盘,显示出鲜明的龙崇拜。这些精美的彩绘陶器,可被视为陶礼器。彩绘龙盘也应该是其重要礼器之一。自古以来,龙在中国的地位十分崇高,往往意味着君权与神权的结合。由此看来,陶寺在远古中国诸城邦中地位不低,或许是诸方国中的霸主。

但是最令人惊喜的,还不是这个彩绘龙盘,相反是一个破碎的陶壶。1982年,考古学家在发掘陶寺文明的垃圾堆时,意外挖出了一个残破的陶壶。然而这具陶壶的发现,却让考古学家们又惊又喜,因为最早的汉字,似乎已经发现了!

在扁壶的正面鼓腹部,用朱砂书写两个字符 ,其中一个 酷似甲骨文和金文中的 “ 文 ” 字。在此之前,学者们均认为此字应为“文”字。因此,这具破陶壶,被命名为朱书扁壶。

罗琨先生在 《 陶寺陶文考释》 一文中,又将此字定义为“易”字。她将朱书扁壶背面的 “两 ” 个字合成一个来看 ,通过与甲骨文 、金文 的 “ 易 ” 字比较 , 认为应隶定 为 “ 易” 字 , 另 对 “ 文 ” 字无异议 , 认为扁壶朱书 “ 易文 ” ,亦即“明文 ” ,推测陶寺陶文用这两个字和一个符号 ( 画界 )来记述一位上古帝王的功绩,他便是我们非常熟悉的尧帝——伊祁放勋。

尧帝,也被称为唐虞,其统治范围就在山西襄汾县一代,距今也大约在4800~4300年前,正好与陶寺完全契合。因此有人推测,陶寺文化就是尧帝的都城。

因此何驽先生做出了一个更大胆的推测,朱书扁壶的一个字符确实是“文”,但另一个字符却不是“易”,而是“尧”,合二为一应当是“文尧”。“文”,乃是“文德”的意思,而尧帝,真是这样“文德”的圣明君主。从时间推算,朱书扁壶制造的时期应当是夏朝,早已不是陶寺统治万国的时代。因此,朱书扁壶代表的是对那么光荣时代的追忆,对圣君尧帝的追忆。

从尧都到最古老的汉字,尧帝的历史也从传说逐渐过渡到信史时代。随着发掘的深入,陶寺文化还将绽放更炫目的光彩。例如,学者发现了一处大型圆体夯土建筑,被确定为观象祭祀台,天文史学界 认为其为世界考古发现最早的同类建筑。

此外,陶寺文化的发现,还意味着在夏朝之前,中国至少还存在一个王朝——虞朝。在4000多年前,中国还处于“万邦”时代,还没有形成夏、商、周类型的王朝国家。而尧,是最强方国——陶寺的首领。最终,众邦将尧帝尊为盟主,也就开启了尧舜禹三位圣君的神圣时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陶寺文明的伟大发现,我们可以看出,所谓文明的定义,我们不必遵循外国人规定的范式。拥有如此庞大的城池,拥有如此庄严的王权,谁能说陶寺、良渚诸城邦不是文明呢?如今,就连西方人开始承认,自己完全低估了中国文明的长度,所谓的西方文明起源说,已经受到越来越多的挑战。

随着良渚文明申遗成功,西方学者开始正视中国新时期文明。陶寺古城、良渚古城遗址所代表的一系列中国新石器晚期区域国家形态,在东亚地区早期文明起源发展进程中既具有普遍性又具有多样性,它们与西亚地中海为核心的西方文明进程是平行且能互相映照的两种模式。

由此可见,朱书扁壶虽然残破,但却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象征,是打破西方话语权的有力武器,象征着中华古文明的光荣和骄傲。文物,就像是一个时间的坐标,记录着中华五千年文明。当我们在游览博物馆,看着那些琳琅满目的国宝时,就像是翻看一本本旧的日历,看着古老而辉煌的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