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建光投稿,为阅读方便对部分段落作虚构处理】

1983年我任连队指导员,在一次研究炊事班长王延春转改志愿兵的支委会议上,出现支持和反对票数相当的情况,尤其连长也反对,我却坚持自己的意见,最后上级党委支持了我的意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82年1月,我任仓库勤务连指导员,我们连是仓库唯一一个建制连,住在深山里的库区,连队支委7名成员。

1983年6月一个星期二的上午,库政治处通知我们连,上级开始了转改志愿兵的工作,给勤务连5个转志愿兵的指标,请于周四下午下班前,将你们连转改志愿兵的党支部意见上报。

在基层连队,立功入党、转志愿兵、提干等敏感问题,官兵最重视,也能最能考验支部“一班人”的战斗力。

上级给我们连5个转改志愿兵的指标,可我们连符合转改兵龄等条件的有11名同志,也就是说,转改工作结束的同时,也就意味着其他6名同志将面临年底脱下军装退伍离队的情况。

可是,11名同志转改5一,2个人抢一个指标,让谁留,让谁走,不仅考验着符合条件的老兵,也考验着连队党支部的战斗力。

我接到这个通知后,在第一时间把上级的通知精神,分别通知了副连长及其他6名支部委员,连长出差在外,我电话和他进行了沟通。

之后,我组织召开了骨干会议,通知各班迅速召开班务会,周三中午以前,酝酿和上报本班符合转改志愿兵的人员名单。

然而,骨干会之后,各班迅速呈现出一种亢奋和涌动的画面,符合条件的老兵,纷纷找班长、骨干汇报思想,我在办公室相继接待了10名符合条件的老兵来汇报思想。

我还注意到,连队值班室的电话也忙了起来,我们连单独驻防在深山库区,除了库房,连队住地和机关只有一部电话,放在值班室里,一时间打电话的人也多了起来,回电话的铃声也络绎不绝。

我晚上到库区大门查岗时,注意到夜里十一、二点,还看到有连队的老兵陆续从机关返回连队。

我知道,能转改成志愿兵,对于一名服役8年的老兵来说,既是部队对其8年军营生活的肯定,也是自己这8年辛勤工作应得的回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是,由于指标所限,经历8年部队生活历练的这11名老兵,个个都是某一方面的行家里手。11名老兵,有仓库保管和器材设备维修方面的5个老兵,有熟悉仓库及警卫特点、各方面都很优秀的2名老兵,也有汽车排安全行驶二十万公里以上的3个特种车辆驾驶员,另外还有一名炊事班的班长。

为了让转改工作更科学和合理,我和一名支委专门到保管队和检修所,针对在这两个部门工作的5名老兵的工作情况,听取业务部门的意见,他们所提的意见和建议,和我一起去的另一名支委,一一记录到笔记本上。

星期三的中午,我专门和连长通了长途军线,就各班汇报上来的转改名单,分别交换了意见,对连长的一些转改想法,我也认真做了记录,我给他说,你的意见,我也会一并在支部会议上代为传达。

周三下午,在连队的6名支委参加了连队转改志愿兵的支部会议,大家对在保管和检修队工作的3名转改对象意见比较一致,都同意转改,因为他们的业务无人代替,应该为部队保留专业方面的骨干,这也是保管队和检修所领导的意见。同时,对汽车排和警卫排的转改对象,大家的看法也相对比较一致。

然而,在炊事班长王延春转志愿兵一事上,包括连长在电话中的意见在内,意见却呈现出两极分化的现象。

赞成的意见,主要说王延春烹饪技术好,他参加过地方的厨师培训,有二级厨师资格证,连队的饭菜品种及色香味形都挺好,官兵对其炊事技术好评较多。

有的同志还说到,王延春还十分注意培养班里的新同志,毫不保留地向班里同志传授烹饪技艺,关心年轻战士的成长,炊事班一名战士父亲患癌症住院,他利用探亲的时候,专门过去看望……

我注意到,司务长在王延春转志愿兵一事上,一直站在支持的一面。

但是,说他问题的支委意见,主要说王延春这人性格有点孤傲,还有人说他不合群,平时闷头干活多,和战友交流少,他和几名骨干还有矛盾,团结同志和群众基础方面有欠缺,这是转改志愿兵的大忌……

然而,对于王延春,我之前了解的并不多,我原在机关政治处当干事,我认识他,也只是陪同库首长来连队蹲点在炊事班就餐时,见过他几次面,每次吃饭,王延春都和炊事班的其他同志,都把全连的饭菜准备得妥妥当当。

我到连队不到两年的时间,天天和王延春见面,感觉到这个人工作很认真,也没见他和谁公开闹过矛盾。

就在这次支委会议前,我梳理了支持和反对的意见,注意到针对王延春的负面意见较多,我就有意识多方面的了解别人说他的一些情况。

炊事班两名战士反映,曾有几名排长和班长在外面吃饭后,想让当时曾代理司务长的炊事班长把他们在外面吃饭的发票报销一下,然而王延春没有给他们报销,因此,一名支付饭钱的排长心里不大痛快。

还有,副连长家属春节来队探亲,一名炊事班的战士老乡,2次偷偷拿炊事班的肉和粮油送给副连长,当最后一次偷拿鸡蛋和肉菜时,被王延春发现,王延春严厉批评了战士,并且停止了这名战士掌管储藏室钥匙的权利……

有意思的是,副连长后来当了连长。

然而,就在此次会前,我在和连长电话沟通炊事班长转改志愿兵一事的时候,连长曾说王延春这人不注意团结,群众基础不太好。

他们说这些情况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年春节,我在连队值班,妻子和女儿来队探亲,我们住在连队的临时来队宿舍,在此期间,由于工作忙,我便让连队文书,到饭点的时候,帮助我到炊事班给妻子孩子打饭菜。

妻子和孩子离队回家后,文书曾给我说,炊事班长说你家属孩子来队吃饭这些天,应该交伙食费。听到这些情况后,我立马把钱交给文书,让其按标准费用交了饭费。

在机关工作时,我熟知相关规定,干部交伙食费,是上级的文件规定和廉政要求,家属来队吃饭就餐,也应该交伙食费,否则,就是侵占战士利益。当时给文书钱时我还地想,这个炊事班长,坚持原则,有意思!

而我到连队任职后,曾多次和王延春交谈,感到这个战士虽然平时话不多,但为人实在真诚,工作很有责任心,尤其是炊事班的饭菜质量上很有想法,自己想办法考到了厨师资格证书,平时变着花样改善连队伙食……

尤其和他平时工作上接触最多的司务长小范,也曾向说过王延春由于坚持原则,曾得罪过连队一些想占小便宜的人,这就是他群众基础不太好的主要原因。

当我掌握了这些情况后,在支委会议上,会对王延春转改志愿兵出现3:3的情况时,我作为连队党支部负责人,觉得应该鼓励正气,支持坚持原则不徇私情的王延春,于是,在支委成员充分表达意见建议以后,我汇总大家的意见,并谈了自己的想法。

我说,王延春性格有点孤傲,不合群,和战友交流少,和几名骨干还有矛盾,团结同志和群众基础方面有欠缺的问题,他身上确实存在,大家提的都对,之后我开诚布公地分析了其中的原因,不点名地批评了一些事情,强调人只要没有私心,就不会出现违反规定的事情。同时,我还提出了王延春在从事服务工作上存在的思想认识和工作态度方面的问题,确实应该引起重视。

但是,我还提出,连队也是一个单位,任何单位都需要正气和原则,呼唤正能量,打击歪风邪气。最重要的是,我们看一个同志,要看主流,看大局,看影响,在这方面,王延春同志做得没错。

我最后归纳总结说,我支持王延春按期转改志愿兵!

会后,我把支部会议形成的决议通报给了连长,并将结果上报到机关。

之后,我专门找王延春谈了一次话,针对同志们反映的他在工作和同志相处时的不足,对其进行帮助教育,勉励他在坚持原则的同时,要注意方式方法,态度不要生硬。鼓励他继续认真扎实工作,在饭菜的品种和花样上,不断推陈出新。但自始至终,我都没告诉他转改志愿兵的事情。

两个月后,上级下达了批准连队5名同志转改志愿兵的命令,而王延春名列其中!

自私是人的本性,但自私不能改变自己的三观。

任何单位,都应倡导和鼓励正气,邪不压正,单位才有美好未来!

【部分情节虚构处理。图片选自网络,联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