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画作作者:插画师 傅淳强

近期以来,有些网友讲,关于朱令案的报道和讨论渐呈降温趋势,随着时间流逝,声音可能会越来越少。

但令人欣慰的是,仍有部分媒体包括自媒体在坚持报道,仍有不少网友在持续追铊。

对此,有的持赞赏态度,积极参与评论、建议、转发;

有的泼冷水,说咸吃萝卜淡操心,洗洗睡吧!不会有啥结果的;

还有的就比较可恨了——即人们常说的“铊党水军”,举报朱令案文章是其拿手好戏,不少自媒体中过他们的大招。鄙人的同名公众号就曾领教过。

一位资深媒体人说,如果这样的案子不了了之,凶手长期逍遥法外,就是对现代文明社会的亵渎!谁敢保证自己和家人不会是下一个朱令!

话可能不好听,但理是这么个理,对此类事件的漠然,是不是相当于对邪恶的容忍退让?能保证不中铊毒,敢不敢保证不会在其他方面遭遇不公?

前一段,澳洲某主流媒体出来一位大侠,无所顾忌地报道了朱令案,产生了不小反响。

有多少实际作用不好说,但至少发出了有力的舆论声音。

之后,法、英、美等国媒体亦有报道。

国内,去年以来,凤凰、南方都市报、赤焰新闻等媒体有过跟进。

刑侦专家杨承勋,法学家何家弘,律师张捷、吴丹红、李春光,媒体人、作家李佳佳,清华出身的歌星李健等大佬,发表过个人看法或建设性意见。

杨承勋 图源丨赤焰新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何家弘 图源丨网络

目前看,嫌疑人孙某的处境较为微妙,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一、面临请愿驱逐的压力

澳洲那边的请愿可谓双管齐下:

网友“为了正义”去年12月26日在全球最大的在线请愿平台发起请愿,请求澳洲政府调查孙某获得签证、居留权时是否提供了虚假信息,并要求将其驱逐出境。

目前这份请愿书已有超过4万人联署。

网友“悉尼虫叔”去年12月26日向澳洲国会发起请愿,请求调查孙某移民是否涉嫌伪造身份,是否通过了品格测试等,并将其逐出澳洲。

这份请愿申请今年2月初获澳洲国会通过,目前签名人数已超4千。

此番请愿,能否达到2013年美国请愿那样的效果(当年超15万人签名,造成孙某在美待不下去出走澳洲),大家拭目以待。

二、个人家庭受到“特别关注”

网友们发扬“死磕”精神,扒出了孙某的不少个人家庭情况,并展示其“光辉形象”。

看网友到孙家宅子打卡,大发感慨“会选地儿,居高临下,挺隐蔽的”。

网友追踪到孙某的社媒账号,其小红书“空心菜没有心”被发现后迅速销号,之后疑似其新小号“天天”和Pinterest账号又被扒出来。

网友还发现一个规律,其账号一旦被曝光,基本就不再更新,删帖或直接消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还有人看到孙某父亲今年1月出现在悉尼,纳闷为何阴天下雨他还戴着墨镜。

是耍酷,是不想被认出来,还是仅为个人习惯?不得而知。

孙某开办的公司、经营的房产,以及赴日旅游等情况,也有网友实时报道。

作为一个正常人,谁愿意时时面对异样的目光,甚至处处被人提防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孩子或受一定影响

网友发帖说,孙某一家出游回澳后,不久其女儿应开学,但她没去学校,疑似已退学。

有人猜测,她可能是因为被同学抵制和孤立。

孩子是无辜的。看来孙某不仅影响了自己,给家人尤其是孩子也带来了负面影响。

四、或许更加不敢回国

不管出于什么考虑移民出国的,一般人都会有思乡之情,有机会也会回国探亲、访友、旅游、洽谈合作啥的,在春节这样的传统佳节,不少人还会回国与亲人团聚。

但孙某移民后从未回国,就连2019年其母亲在北京去世,她也没回来奔丧,之后也未回来扫墓。既不缺路费,又不是忙得走不开,情理上说不过去。

国内她还有其他亲人啊,再有啥事,难道就一直不回来,当蒸发了一样?

目前看来,还真不是没这个可能。

这人呐,虽说怎么过都是一辈子,而且孙某比大多数人过得都滋润,但这样躲躲藏藏,何时是个头呢?

( 图源网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