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年六十岁,年初刚办理了退休手续。我盼退休已经盼了很多年,因为我以前的工作特别辛苦,还要上夜班,如果不是为了拿到退休金,我早就辞职不干了。

我熬了那么多年,如今好不容易才熬到了退休,每天不需要上班,到了日子,就能领到四千多块钱的退休工资,对于我来说,这样的日子简直太幸福了。

退休的第一个月,我就带着老伴去了上海,去领略大都市的繁华。当我登上东方明珠,俯瞰大地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好日子终于来了,对于未来,我第一次有了更多的期盼。

在上海还没玩几天,我就接到了姐姐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姐姐告诉我,母亲在家里摔到了,摔得很严重,两条腿都骨折了,做了手术,目前在医院里住院。

因为这件意外发生的事情,导致我们的上海之行不得不提前结束。当我匆匆赶回武汉,出现在母亲的病床前时,只见姐姐端着碗,正在喂母亲吃饭。

看到我来了,母亲连饭都不吃了,忙不迭地让我坐下。我刚在病床边坐下,母亲就跟我告状,说姐姐不听话,她让姐姐催我回家,姐姐不听,直到她发了好大的脾气,姐姐才给我打了电话。

姐姐跟我解释,说:“你去上海的当天,母亲就住进了医院,她让我把你叫回来,我心想,你好不容易去一趟上海,如果立刻把你叫回家,你该有多失望啊!我心想,这里有我照顾着,也没多大事儿,所以就没给你打电话。可母亲天天催我给你打电话,我实在是顶不住了,这才把你给叫了回来。”

我扭头看向母亲,说你有姐姐照顾着,有啥不放心的?非要火急火燎地把我叫回家。母亲的表情哀怨,说:“我才不要她照顾,她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是我儿子,你才是给我养老送终的人。”

我哑然失笑,说:“妈,你怎么居然有这样的封建思想,我照顾你,和姐姐照顾你,不都是一样的吗?我们都是你亲生的孩子,能有啥区别呢?”

母亲摇摇头,说:“区别大着呢!你是儿子,她是女儿,以后我所有的财产,只会给儿子继承,不会给女儿一分。”

母亲的话,让姐姐很不开心,说:“妈,没想到你这么偏心,我和弟弟都是你亲生的孩子,为啥财产全都给他,一分都不给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母亲理直气壮地说:“为啥?就因为你的孩子,随的是别人家的姓氏,如果我把财产留给了你,岂不是便宜了外人?我才不做那样的傻事儿!再说了,从古到今,说的都是养儿防老,没听说过养女防老的。”

母亲说完,就一个劲儿地催姐姐走,嘴里连声说着:“你走吧,我有儿子照顾就行了,这里不需要你了。”

母亲的态度,彻底把姐姐激怒,她气咻咻地说道:“好好好,既然你只喜欢儿子,不喜欢我这个女儿,我走就好了,以后我再也不会管你了,就让弟弟照顾你吧。”

我上前拦住妹妹,说你不要走,母亲病得这么重,我一个人哪里照顾得了?母亲却说:“我不要她照顾,只要你照顾,你别拦她,让她走。”

看着姐姐伤心离去的背影,我觉得母亲肯定是老糊涂了,她原来并不是这样的人啊?以前的她,对姐姐和我都是一样的好,为什么如今她老了,却变成这样了呢?

母亲不让姐姐照顾,我只能一个人扛下照顾她的重任。母亲既不让姐姐照顾,也不让我老伴照顾。母亲和我老伴不说话已经很多年,彼此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婆媳矛盾,所以,母亲绝对不会让我老伴照顾她。

在医院里照顾母亲的第一天,就被她折磨得几近崩溃。母亲由于双腿骨折,做了手术,上了夹板,所以根本没办法下床。

母亲下不来床,就不能去洗手间小便,只能插尿管。由于插着尿管,所以母亲总是担心尿袋满了,隔不了多久,她就要让我看看尿袋满了没有,即使是大半夜的,她也不让我睡觉,非让我看着尿袋才行。

她也不想想,我晚上不睡觉,白天哪里有精神照顾她呢?为了让我看着尿袋,她就整宿整宿地不让我睡觉,实在太不近人情了。

母亲不仅时刻关心着自己的尿袋,还频繁地让我倒水给她喝,她说卧床病人要多喝水,多排尿,方能避免尿道结石。

由于母亲动不动就要喝水,所以排的尿也很多,几乎每隔一两个小时,我就要给她倒一次尿袋,连打个盹的功夫都没有。

这样过了几天,我实在熬不住了,对母亲说,我花钱给你雇护工吧,我已经好几天没睡觉了,实在受不了了。

母亲不干,说浪费钱,不许我雇护工。她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她辛辛苦苦把我抚养长大,作为儿子,我照顾她是应该的,即使累一点又能咋地?又累不死人!

好不容易熬到出院,我把母亲接回自己家照顾。我心想,在医院里,我没办法睡觉,如今回到自己家,总该可以睡一个囫囵觉了吧?

我买了轮椅,在轮椅下面放了尿盆,轮椅就放在母亲床边,完美地解决了她接手的问题。母亲没再插尿管,我也不需要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尿袋了,这样我就能够好好睡觉了。

可是,这个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母亲不吃我老伴做的饭,她说她跟儿媳妇有矛盾,备不住儿媳妇在饭菜里使坏,若是把身体吃出毛病,损失可就大了。

我好言好语地劝慰母亲,说我老伴不是那样的人,我跟她过了几十年,两个人吵了无数次架,我天天吃着她做的饭,还不是活得好好的,啥事都没有。

我说了一箩筐的好话,母亲一句都听不进去,宁愿饿着,也不吃老伴做的饭,把我给愁死了。我这辈子没做过饭,为了让母亲吃饭,我这一大把年纪的人了,还得从头开始学习做饭。

人年纪大了,眼神不好,手脚也不灵便,加上不熟练,每做一顿饭,都要花两三个小时的时间,把我给累得不行。

以前,我觉得母亲特别通情达理,这次她生病,让我看到了她不近人情的另一面。独自照顾母亲的日子里,我的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了重创。

每当累几近崩溃时,都恨不得撒手不管才好,可是,想想母亲以前对我的好,我又不忍心不管她。

如今我最担心的事情,就是一旦我的身体累垮了,再也不能照顾母亲,到那个时候,又有谁能照顾她呢?

姐姐早就放了狠话,说既然母亲这么偏心,财产一分都不留给她,那么,以后就由我来照顾母亲好了,她不承担任何的责任和义务。

姐姐不愿意照顾母亲,我老伴也不可能照顾母亲,能够照顾母亲的人,除了我别无他人。

我始终想不明白,既然母亲那么依赖我,为什么就不能消停点儿,心疼我一点,不让我那么累呢?她也不想想,一旦我倒下了,她的日子能好过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