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京城赌王金相曾经在拉斯维加斯获得过赌王称号。他与长春的赵红林赵三不同,他常年在澳门等地玩,把这一技能纯粹当成一种职业或者是爱好。

金相是一个男儿身,但是言行举止却很女性化,说话总是带着让人温暖的笑。

敬姐说过一句话,想学当女人,就得跟金相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金相希望自己手柔肤白貌美,一年花在美容院的钱甚至是敬姐的三倍。

这天下午三点半,正在家中敷面膜的金相接到了发小沈伟打来的电话。

“喂,小伟啊,我在家敷面膜呢,有什么事啊?”

“相哥,晚上你有事吗?”

金相说:“我没事啊,我整天基本上也不怎么出去,就在家里。有事啊?”

“我几个哥们听说你在澳门的战绩,特地从外地过来,让我约你出来吃个饭,想跟你认识认识,接触接触。”

金相一听,“男的女的呀?”

沈伟说:“男的,我哥们儿,都是不差钱的主。他们特别希望有机会和你一起去澳门,也特别想跟你学两手。”

“拉倒吧,根本不可能学会。你相哥的手艺一般人能学会啊?

既然让你出面了,那我必须到场。

几点呢?”

沈伟说:“相哥,我五点半到家里接你。”

金相一听,“现在都三点半了,不行哎,两小时不够。”

沈伟问:“你干什么呀,时间不够?”

“我不得洗个澡啊?洗澡后还得抹点身体乳,脸、手,还有头发,很多事呢!

你六点半来吧,我争取三个小时准备完,行不行?”

沈伟说:“相哥,没有外人,都是哥们,男的。”

“我知道都是男的啊。要是有女的的话,我就不这么收拾了。就定好六点半吧。”

“那行吧。”沈伟挂了电话。

身边哥们问:“金相什么意思,还得化妆啊?”

沈伟说:“要说化妆吧,可能不至于。

但是,这玩意儿你们都理解吧,高人有点怪僻,也挺正常。”

五个哥们一听,说:“行啊,都理解理解吧。”

晚上六点半,沈伟开车来到了朝阳区金相家楼下,金相拎着一个黄色的小包,上穿紧身的开衫,下穿喇叭裤,脚穿白色旅游鞋,扭着腰出来了,一摆手,“小伟,等急了吧?”

“没有,刚来没半小时。”

金相说:“一晃两个月没看见你了,是胖了,还是瘦了?”

“我还是那个样。你坐前排吧。”

“行。你哥们呢?”

沈伟说:“在饭店等你呢。他们说要来你家,我没好意思让他们过来。上车吧。”

“行。”金相说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到饭店,进入包间,金相一摆手,“HI,你们好。”

沈伟的哥们也都站起身,“哎呀,是相哥吧?”

“你好,我姓刘,我在澳门赌场看到过你,哎呀,真牛逼啊!我没见过比你手艺高的人了。”

沈伟一一介绍了自己的哥们,都是生意人,也都有一个爱好,玩两把。

众人落座后,开始喝酒了。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金相站起身,说:“我提一杯,今天晚上很开心,酒也喝得挺满意。以后有机会我再到澳门去,让小伟联系你们,大家一起去玩。找个适当的机会,带大家发点财。各位以后再到四九城,联系我,我安排你们。大家干杯!”

酒局临近结束的时候,哥们提议沈伟安排一下。

沈伟一听,说:“行,我安排!正好丰台有一个新开的金月夜总会,说挺好的。

我打个电话来,定个位置。相哥,你别走,一起去吧。”

金相说:“我就不去了,你们去玩吧。”

“相哥,你不去,还有什么意思啊?就是为了能和你多接触接触的,你别走。

小伟,你赶紧打电话。”

沈伟订了包厢后,说:“相哥,一起去坐一会吧。”

“那行吧。”金相盛情难却,拎着小包,跟着上车了。

来到霓虹闪烁的金月夜总会,经理迎了过来,“伟哥,欢迎欢迎啊。”

沈伟说:“今天来的是我哥们,都是不差钱的,明白吗?”

“明白明白。哥,你上二楼新开的v i p。”

一行人来到包厢后,酒水也都点上了。

金相坐在中间的位置。姑娘也叫过来了,一个个花枝招展。

金相兰花指掐着香烟,说:“真漂亮啊。进来坐吧,都留下。”

几个哥们都让金相先挑一个。

金相说:“我就不选了,你们选吧,我和你们聊会儿天,喝点酒,唱会歌吧。”......

在灯光和酒精的作用下,大家也都玩开了。姑娘们也觉得金相很有意思,人挺好。

沈伟和几个哥们唱歌去了。一个姑娘来到金相身边,“哥,哥!”

“哎,叫我呀?”

“哥,跟你喝杯酒。”

“来来来,喝一杯。”金相和姑娘碰了一杯。看着姑娘忧郁的样子,金相问:“怎么了?妹妹,有事啊?”

“哥,我能求你点事吗?整个包间里,我看就你人挺好的,我能求你帮我个忙吗?”

金相说:“你说吧,什么忙?哥能帮你就帮你。”

“哥,我是被拐过来的。”

金相一听,“哎呀,妈呀,你从哪边被拐过来的?”

“我老家是广东的,把我扣这边了,不让我走。我跟我表姐都被骗过来了。当初告诉我们找工作,到这边不让我们走了。已经被扣两个来月了,电话都不让打,也不让出去。我找两个客人了,他们不敢把我带出去,不敢帮我。哥,我求求你了。我这再不出去,不是我会怎么样,我爹妈都得急死。哥,我感觉你人不错,而且你像他们老大似的,你今天晚上跟我们一直在笑,我感觉你这人挺仁义的,你帮帮我吧。”

金相一听姑娘是被拐来的,问:“是老板,还是经理不让走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