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海峰带着七八十人进入会馆,一响子把经理打倒,整个一楼一下子傻眼了。虽然有十来个内保,但是没有一个敢动的。

李海峰一挥手,“留下十个人把守门口,任何人不准备出入。其他人跟我上楼。”

李海峰带着兄弟来到五楼,一脚把门踹开,朝着顶棚哐哐几响子,“都别动!”李海峰扔给了大李小子一把五连发,大李小子伸手一接,咔嚓顶上膛,哐的一响子,“别动!”

客人们一阵骚动,随即安静下来。王志一看,“哎呦,我艹,李海峰,你他妈作死了?抄家伙!”说话间,王志跑着去取五连发了。李海峰朝着王志的后背哐的一响子,王志应声趴在了地上。左宏武以为自己没被发现,把脸转向窗外,身体慢慢往旁边移。李玉良喊道:“宏武,宏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左宏武装作没听见,继续慢慢往窗边移动。李玉良抬起五连发,一响子打在了左宏武的后背上。左宏武先是趴在窗台上,随即滑坐了下来。此时场子里的客人有的钻在了桌下,有的趴在了地上,一个个抱着头。

李玉良把五连发往腋下一夹,点了一根小快乐,“海峰啊,楼下留人没?”

“哥,留人了,对讲机都开着呢。”

李玉良手一挥,“去几个人把桌上的钱收一收。”

“行。”

李玉良再一看,说:“不对呀。怎么就他俩呢?赵三呢?左宏武,你别装死。打你后背上,又不是打你心脏上了,你给我爬过来。我数三个数,你不爬过来,我让你脑袋放屁。”

左宏武哆哆嗦嗦爬了过来,“良哥。”

“认识我是吧?我俩也算老相识了。武宏,你号称赵三手下第一号干将,你也不禁打呀。你就这点社会经验啊?我上楼你都不知道?你他妈也是活该。废话不说了。赵三呢?”

“我不知道,三哥去哪我不知道。可能是出去了。”

“你纯粹放屁。你他妈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李玉良五连一抽,顶在了左宏武的脑袋上,“在哪儿?”

“呃......他在四楼办公室。良哥,别打别打。你也知道我宏武是吓派。”

大李小子朝着李海峰使了一个眼色。海峰朝着十几个兄弟一挥手,“走,你们跟我下去。”

李海峰带着一帮兄弟从五楼往四楼走。听说楼上打架,赵三带着黄强黄亮和十多外内保从办公室出来,往楼上跑。在楼梯的拐角处,赵三说:“你们没看清是谁呀?谁这么大胆,敢到我这地方打架?王志不是在楼上吗?他怎么还能吃亏呢?”

“不知道。三哥,你上去看看去,来不少人。”

“多少人呢?”

“你们一天的,我真没法说你们,再说了......”没赵赵三把话说完,一个硬顶在了脑袋上。

赵三一惊,问:“谁......谁?”抬头一看,“哎......”

李海峰五连发顶在赵三的脑袋上,问:“哎什么呀?别动!动一下,我打死你。”朝着兄弟们一挥手,“下楼把他围上。”

赵三问:“怎么会是你呢?”

李海峰说:“别动啊。”十来个小子正要往下来。赵三说:“海峰,你是来找我的啊?你要是来找我,你胆子可太大了。你也不想想你三哥在这投资好几个亿开个会馆,如果没有过硬的关系,可能吗?你就带这么几个小子过来,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李海峰,三哥没法说你在。上回在吉林,三哥是怎么对你的?如果当时三哥没放你走......”

哐的一响子,赵三被打飞了出去。李海峰的这一响子是要赵三的命去的,打在了赵三的胸脯上,擦着了赵三的下巴,赵三差点吓都吓死了。赵三顺着楼梯滚了下去。黄强一看,“哎,三哥......”

李海峰一挥手,“打!”

四五把五连发朝着黄强、黄亮以及一帮内保哐哐放起了响子。李玉良一听响声,“我艹,打得挺激烈啊。”朝着兄弟们一指,“你们看着点,我下去看看。”

赵三滚到了三楼,整个的前胸全是西瓜汁。也许是命不该绝,四个刚从房间出来的女孩一看,“哎,这不是三哥吗?怎么了”

赵三忍着剧痛,说道:“救我,拉我进房间。”四个女孩把赵三拉进了工作间。黄强黄亮全当场打昏迷了,十多个内保除了跑掉的两个,其他也都被撂倒了。大李小子过来一看,“赵三呢?”

“滚楼下去了。”

“下去看看。”来到三楼一看,没看到人。大李小子问:“你把他销户了?”

李海峰说:“我估计差不多了。”

大李小子一听,“我下楼盯着点,你上去把台子上的钱收走,桌上有多少收多少,别贪。肯定有人报阿sir,赶紧撤。”

“楼上场子砸不砸?”

“砸!边砸边抢。”

“行!”李海峰上楼乒乒乓乓一顿砸,把场子里的设备砸了个稀巴烂,抢了一百四五十万,下楼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刚和李玉良见面,李玉良的电话响了,电话一接,“哎,大哥。啊......啊,好好,我知道,马上走。啊,好好好,好嘞。”放下电话,李玉良一挥手,“走走走,赶紧走!”

打了人,砸了场子,带着抢来的一百五十万,上车就跑了。

赵三和手下的四个兄弟以及会馆的内保,一共二十来人受伤。此时赵三已经昏迷不醒了。一个女孩打了120。李玉良和李海峰前脚走,后脚阿sir到了。120过来把伤员拉去了医院。阿sir问了一圈以后,说回去调查。

虽然俐得挺重,但是没有被销户的。老袁在澳门也听说了此事,第二天匆匆赶回了阳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