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山东一大学生村官,考上了江西的警察编制之后,却被告知,他已经被列为网上在逃犯。村官搞清原因后,所有人都替他感到愤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0 年 2 月的一个下午,在山东省汶上县的小城镇里,史进利收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快递。

打开包装后,他发现里面竟然只有一张写着 5000 元的汇款单据,寄件人的地址来自江西省九江市,名叫姚新南的一个陌生人。
史进利一边拿着汇款单仔细查看,一边感到十分诧异,5000 元可不是一笔小数目,相当于他好几个月的工资收入。

他头脑中疯狂转着问题:这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为什么会给自己汇这么一大笔钱?自己做过什么事情让对方产生了误解吗?
汇款单上留了寄件人的联系电话,史进利拨通了这个号码,试图寻求解释,然而不管他怎么拨打,始终无人接听,他反复尝试多次,始终都是一无所获。
望着手中那张汇款单,他感到非常迷惑,不知所措,就在此时,他想起一个办法,史进利对待稀奇的事情一向很谨慎。

尤其不愿意对于莫名其妙的钱做出轻举妄动,于是他立刻便前往汶上县公安局报案,将整个经过一五一十地向警察汇报。
细心的警察问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立刻着手调查那个姚新南的下落,然而警方的调查显示,在九江根本就没有这号人,连这个汇款单上的地址都是虚构出来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史进利一直思考着这件事,觉得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他打听了亲朋好友,没有人认识什么姚新南,更没有给自己汇钱的。
那么如果连钱都不是真的,为什么姚新南会寄来这张汇款单呢?难道是什么阴谋?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他决定继续追查这件事。

就在史进利抓住这件事不放的时候,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他感到更加困惑,在一个大约一个月后的一天傍晚。

他接到一串来自陌生号码的短信骚扰:「我把钱都打过去这么久了,黑木耳还没收到?赶紧把钱转到我账上,别以为能赖账!」
史进利对这条讯息摸不着头脑,我什么时候卖过黑木耳?这人在说什么鬼话?他顿时意识到事情已经超出了个人能力可以应对的范围。
第二天他就把不合理的短信记录提交给了当地警方,告诉警察自己正遭到不明真相的人的骚扰,希望警方能深入调查。
县公安局的警察从史进利提供的线索入手,很快便将调查的目光转向了江西那边,几名警员赶赴江西九江。

沿着汇款单上写的地址一路追查,结果发现那地址根本就是虚构的,连商铺都没有,更何况姚新南这个人。
在与江西省警方沟通后,双方逐渐意识到事情涉及面比想象中更广。史进利并非只是简单地遭到骚扰,很有可能还牵扯到更复杂的阴谋。
而且从这次骚扰中可以看出,对方很可能获取到了史进利的一些个人隐私信息,比如电话号码、工作地址等。这些信息的泄露意味着危险正在逐渐逼近。
一个月后,史进利参加的警察招考笔试成绩公布于众,史进利发现自己顺利进入了面试的候选人名单中。
而就在这个消息传出的当天晚上,史进利的手机便接连收到几条匪夷所思的信息:“我已经把五千块钱都给你汇过去一个月了,怎么现在还没收到货物?赶紧交出我的黑木耳!”
史进利脑中灯光一闪,立刻联想起了之前的汇款事件,似乎有人真的在蓄意陷害自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二天,史进利准时来到面试的地点,就在他提前十分钟到达会场,正要找个位置落座时,几名便衣警察突然冲了过来,将他带走了!
原来,姚新南已向公安机关报了案,声称自己之前与史进利达成协议,汇了五千元钱让他代购黑木耳。

可史进利却拿了钱不做事,失去音信,公安机关根据他的报案立即展开了调查,并在网上通缉了史进利。
史进利立即向民警解释清楚自己从未收取过任何汇款,也不认识报案人姚新南,更没有拿钱不做事的情况发生。

他请求民警调取自己之前在当地派出所报案的记录,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经过调查,民警成功从姚新南的手机中调取到许多涉案证据,其中不仅有他指使自己的堂弟姚相兰多次联络骚扰史进利的记录。
更让人震惊的是,这名姚相兰的亲叔父icon杨金平,正是当地公安系统的一位前任领导,而杨金平的儿子杨海,也正与史进利一同参加这场警察招考,成绩仅次于史进利,屈居第二名。
最终,这起骗局败露,姚新南被判一年徒刑,姚相兰被判一年半有期徒刑,而主谋杨金平则因为缺乏直接证据而未被调查,只是被调离了自己的领导职位。
尽管洗清了罪名,史进利还是放弃了这份警察的工作机会,后来他通过个人努力,成为了汶上县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大队的副队长。

2013 年还曾获评省级先进个人,算是在困难中继续坚持,最终实现了自己的梦想,成为了政府的公职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