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7年金门沦陷,县长逃亡大陆被枪决;1945年金门光复,警察局长上任前夕意外殉职。

金门县长逃亡大陆被枪决

1937年,抗战的主战场在华北和长三角,国民政府对金门的防务无暇兼顾,既没有修筑防御工事,也没有派出一兵一卒。

全岛除金门县保安队百余人外,竟没有正规军驻防,县长邝汉以无力固守为由,向省政府发电:“……如敌来,必要时撤退大嶝。”

不日,省政府回电告诫邝汉:“守土有责,应与城共存亡……如情势加紧,当固守待援,不得仓皇退却,至于重究。”

10月25日,日本军舰聚集在金门附近海面,临战的气氛骤然紧张起来。

十几架日军飞机在金门上空盘旋,来来回回实行低空侦察,刺耳的轰鸣声一直持续到傍晚。

金门县长邝汉见此情形,不仅没有组织抵抗,反而逃离县城,来到远离海岸的琼林村躲避。

10月26日清晨,在飞机和战舰炮火的掩护下,日本海军陆战队分乘20多艘小艇,分别从水头、旧金城等地强行登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守卫在滩头的金门县保安队员虽英勇作战,但因装备陈旧难以抵挡。幸亏金门群众组织的抗日壮丁队及时赶到,才把日军的攻势暂时压下去。

保安队长见壮丁队的武器只是几条粗劣的毛瑟枪,急忙命令副队长回县城向邝汉禀报,要求“打开武器库,发枪给壮丁队”。

然而,副队长带回来的不是枪支,而是一个坏消息:邝汉在一小时前带领家属及部分保安队员乘“金星”轮逃往大嶝岛了。

县长私自逃难,以致军心涣散,保安队长见伤亡不断增加,只好下令撤退。

但当地壮丁队却坚决不走,誓死要和日军血战到底。

后浦港壮丁队员吕成坤枪管炸裂,伤断五指仍不下火线,被誉为“金门抗敌第一人”。

此时,看到岸上枪声骤减,匍匐在滩头的日军重新发起进攻,壮丁队虽顽强抵抗,终因寡不敌众,大多壮烈牺牲。

随后,日军开始长驱直入,于中午12时占领金门县城。

接着,日军又在日籍浪人许添寿的带领下,向琼林、沙美方向扫荡,沿途抓捕壮丁、奸淫妇女,无恶不作。

金门,成为了全面抗战以来,我国最先沦陷的岛屿。

10月27日,金门县政府迁往大嶝,邝汉让社训教官陈文照代行县长职务后,自己再次弃职逃亡漳州。

随后,在福建龙溪一带,邝汉被国民党军157师司令部扣留。

10月30日,师长黄涛派人将邝汉押解到福州,交给福建省保安处严办。

旅沪金门同乡会、新加坡金门公会,看到金门沦陷的消息后,纷纷电请福建省军事委员会严惩邝汉。

12月17日,放弃职守、临阵出逃的金门县长邝汉,被省政府军法审判后,以弃职潜逃罪判处死刑并剥夺公权终身。

当日,上任金门县长才一年的邝汉,被押往福州郊区枪毙。

时年31岁的邝汉,成为了福建省抗战期间,唯一被处以极刑的县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金门县警察局长上任前夕殉职

1945年10月3日金门光复,新任县长叶维奏偕国民党部队由同安码头登陆,先行安排接收工作。

作为一名普通警察,因为在抗战期间的突出表现,余新被任命为金门县新任警察局长,不久将随县政府迁回金门,履行他的新职。

恰在此时,厦门同安的马巷镇发生了一起案件,余新亲自前往案发之地调查取证。

然而他没有料到,有人在暗地里给歹徒通报信息,设好陷阱等他前去。

那是一场激烈的搏斗:余新翻过围墙刚刚跳下去,七个早有预谋的犯罪分子就一起向他开枪,余新来不及反抗便倒在了血泊中。

就这样,他成了金门县政府在大嶝期间的最后一位殉职者。

金门县政府在大嶝为余新召开了隆重的追悼会,他的妻子、家人扶棺痛哭,伤心不已。

不久,这7名犯罪分子便被抓获,余新的父母强烈要求:严惩杀人凶手。于是,这几个罪犯被公开处决了。

但是,这个家庭还是破碎了,余新的遗孀郑乌香不得不带着女儿改嫁,女儿也随了母亲的郑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