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0~21日,在寒潮的侵袭下,江苏盐城飘着冰冷刺骨的细雨。20日一大早,部分高合汽车的一线员工来到盐城工厂正门前,进行上班打卡,虽然工厂相关领导明确表示不用打卡。红星资本局在现场看到,绝大部分员工被工厂拒之门外,厂区安保人员手中有一份“白名单”,但制定的标准没有公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4年2月20日,有高合汽车的一线员工上班打卡被拒之门外

“凭什么不让我进!”工厂员工在现场被告知,可以进厂收拾个人物品,但此后能否进厂仍不确定。

根据现场高合汽车工厂员工向红星资本局展示的短信通知,“自2024年2月19日开始,停止下属所有全资及控股子(分)公司的日常运作,全体员工进入停工停产状态,根据各地区情况,一般为3-6个月。”

红星资本局还了解到,2月19日,盐城市相关部门已经第一时间介入,并表示将尽快组建专项小组,协调解决相关问题。

实探盐城工厂

产线未见运转,1月生产已现停滞

盐城工厂是高合汽车最主要的生产制造基地。

2月20日,红星资本局进入高合汽车盐城工厂发现,整个厂区内基本上没人,生产车间内灯火通明,但产线没有运转,除了偶有人员在巡查,没有发现其他员工。红星资本局注意到,车架、车座等半成品和零部件都整齐地堆放在车间内,机械臂仿佛随时可以开工。

▲2024年2月20日,高合汽车盐城工厂内部

生产车间旁的公司大楼门口贴着封条,封条时间为2月9日。红星资本局透过玻璃门往里看,发现办公室、员工食堂都是一片漆黑,没有人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4年2月20日,高合汽车大楼门口已经被贴上封条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盐城工厂的员工维权群里已有近400人,主要是生产制造、质检等一线岗位,有的入职已经有四五年,有的才几个月。对这些普通员工来说,进入“停工停产状态”十分突然。

员工张先生告诉红星资本局:“(2023年)12月我们拿着一万多块钱工资,1月可能就拿了个底薪。这么大的公司猛然之间就‘结束’了,这种巨大的落差,现在都有点回不过味来。”

▲员工出示了群通告

有员工向红星资本局出示了群通告,内容显示自2024年2月19日开始,停止下属所有全资及控股子(分)公司的日常运作;全体员工进入停工停产状态;根据各地区情况,一般为3-6个月。这一通告信息得到了现场多位员工证实。

他们还向红星资本局回顾了过去几个月的公司动向:2023年12月,盐城工厂进入了半生产状态,不进原材料,消化余料;1月生产基本陷入停滞。值得一提的是,1月不再加班,此前加班到晚上七八点是常态。

2月4日,各个班组长口头传达,2月5日开始提前放假。放假前以盘点为由要求上交电脑,而过去几年春节,员工都要带电脑回家办公。

2月7日晚,群里通知,1月的工资推迟发,取消年终奖,还要全员降薪。

2月17日晚,群里通知,明日公司内部召开研讨会,经高层研究决定,除DH以外,其他员工继续放假一天。

2月18日,直到当晚媒体报道出来,员工们才知道停工停产半年的决定,公司却没有发群公告。

2月19日,员工发现刷卡无法进入工厂。当天,有员工向当地相关部门反映了相关情况,主要诉求有三:希望公司发布正式的文件,告知大家下一步的具体安排;明确拖欠的工资、公积金何时发放;希望公司走正常流程解除劳动合同并依法赔偿。

华人运通制造总经理魏大卫:

丁总手上没钱,工厂高管也在找工作

公开资料显示,高合汽车是华人运通旗下豪华智能纯电品牌,创始团队包括原上汽集团副总裁丁磊、原宝沃汽车集团总裁魏燕钦等。

华人运通成立于2017年。天眼查显示,华人运通(江苏)技术有限公司由华人运通控股(上海)有限公司持股80%,江苏悦达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持股20%。江苏悦达汽车集团的实际控制人为江苏省盐城市人民政府。

盐城工厂员工涂先生告诉红星资本局,2月19日,盐城市相关部门的领导接待了员工代表,表示将尽快组建专项小组,协调解决相关问题。悦达方面也有高管出席,表示他们没有参与工厂的实际运营,对工厂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不清楚。高合方面则没有代表出席。

2月21日,盐城工厂负责人、华人运通制造总经理魏大卫向红星资本局表示,“丁总(丁磊)手上没钱”,也无法回答何时能解决工资等问题。他还表示,就连盐城工厂的高管们也没拿到1月份的社保,都在找工作。

“要不是出于职业操守,我们也不来。我们专门从上海跑过来干嘛?因为还有些员工要办离职,拿退工单、离职证明,需要有人协调。我们来帮助大家善后、沟通、反馈。”魏大卫坦言,我们(指工厂高管)都是打工人,无法解决员工的诉求,只能把信息反馈上去。

对于员工要求工厂出正式公告,魏大卫提到:“(19日群里的通告)就是我们推动的结果。你们要的这些东西我也想要。上海的2000多名员工同样也需要公司给个正式的说法。”

对于高合汽车的状态,盐城工厂的另一位高管告诉红星资本局:“丁总还在上海,没有跑路,现在公司还在找融资。现在上海总部那边的消息,目前来说就是在等有没有相关的投资来参与。现在所有的问题都是钱的问题。”他提到,“公司现在欠债,具体是100还是200个亿,我也不知道。”

几位盐城工厂的高管在现场还劝说员工尽快找工作。

“先去工作,回头公司清算的时候欠你们的工资还是要给的。3-6个月工资它即使不发,法律上是欠着你的,破产清算时要还。但能不能还,还多少,什么时候还?这些问题谁都不知道。”魏大卫说。

“很多人拖不起”

已有员工办理主动离职手续

红星资本局了解到,2月19日、20日,已有盐城工厂员工办理了主动离职手续。“很多人拖不起,宁愿不要赔偿。因为没有离职证明无法入职新工作,也不能自己缴纳社保。”盐城工厂员工王先生表示,最受伤害的是外地员工。“初八下午6点才通知说继续放假,很多外地员工都已经回来准备上班了。”

员工李先生是冒着大雪从河北开车回来上班的,“车速只能开到20km/h。”他已经做好了回家的准备,一是为了减少消费,更重要的是,他担心居住的公寓或许只能住到本月底。

▲2024年2月20日,高合汽车人才公寓外部

盐城工厂的高管向红星资本局证实:“跟大家说2月底,反正大家把东西先收拾收拾。我们正在跟有关方面沟通,如果住不了,那到时候就没办法了。”

王先生表示,人才公寓免房租水电,属于盐城市城投集团。高合盐城工厂原本有四栋楼、约200人,年前宿舍整合归拢成两栋楼。“以前一个房间住两个人,现在一个房间住三、四个人,夫妻大床房现在都拆掉了。”

据介绍,2023年10月后,盐城工厂开始出现较多的人员流失,并在年底辞退了所有实习生。

员工张先生告诉红星资本局,盐城工厂一直是借用悦达的生产资质。

除了没有独立的生产资质,受访员工们认为,高合汽车的产品不差,公司管理得也挺好,之所以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问题可能出在营销上。“丁磊想走特斯拉的路线,前两款车类似ModelX/S定位高端,后一款类似Model3/Y走量。但前两款车基本就烧掉了高合所有的钱,供应链断掉了。说到底,愿意买高合的人太少了。”

曾获沙特56亿美元融资

业内人士:是带有限制条件的

实际上,在创业初期,对比一众到处拉投资的造车新势力,高合汽车显得财大气粗。创始人丁磊曾明确表示:“华人运通有来自美国的原始资本,还有政府投资,暂时没有启动社会私募的计划,也不会有A、B、C、D数轮的投资。”

公开资料显示,2023年以前,公司仅在2021年11月获得交通银行上海市分行50亿元的授信支持。

不过,据新京报今年1月31日的报道,企业介绍,高合汽车母公司华人运通已经完成A、B轮融资,A轮领投是中国保险投资有限公司,B轮领投是(深创投)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管理基金盘子4500亿),青岛城投也有参与。高合汽车方面称,除了国资背景投资以外,跟投方中也有一些商业资本的参与。对于具体的融资金额,对方并未说明。

高合汽车更受关注的一笔融资,是2023年与中东土豪的“结缘”。据澎湃新闻,2023年6月,沙特投资部和华人运通签署了一项价值210亿沙特里亚尔(约合56亿美元)的协议,旨在成立一家合资企业从事汽车研发、制造和销售。

融资是否落地是市场最为关注的问题。对此,新京报报道称,高合汽车官方近日表示:沙特的投资是一个一揽子协议,从2024年实施要延伸到2030年(沙特王国 “2030年愿景规划” 的重要实施年),除了对华人运通的股权投资,还包括双方在沙特境内建厂、智捷交通/智慧城市、供应链生态圈的打造。合作项目通过了一系列的关键节点,正在有序推进中。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有媒体指出,中东资本的加持并非无条件,这些投资大都对业绩进展有要求,即将投资款拆分成为多笔,被投公司的业务发展到某个节点,才能获得一笔钱。有业内人士也表示,沙特给高合的注资是带有限制条件的,据其了解,该笔投资只限用于双方在沙特境内的合资公司,远水救不了近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24年2月20日,高合汽车盐城工厂门口

“豪华纯电天花板”

售价最高达80万,销量低迷

融资“输血”进展不大,而相关销售数据又显示,高合汽车销量低迷。

高合汽车是造车新势力中定位高端的品牌。2020年上市的首款车型高合HiPhi X售价高达57万-80万元,当时同行的售价普遍在40万元以内。

2021年8月,高合汽车在成都车展宣布开启高合HiPhi X 4座车型的全国交付。高合汽车创始人丁磊当时表示,“高合HiPhi X 4座车型的量产交付,标志80万元以上豪华阵营第一次正式有了中国品牌的身影,打破了半个世纪以来国外豪华品牌的垄断,其科技豪华重新定义了中国豪华电动‘天花板’,创造了中国品牌在汽车产品和技术上的新高度。”

2021年和2022年,高合汽车凭借HiPhi X一款车型,年销量分别为4237辆和4349辆。

2022年底,高合汽车第二款车型HiPhi Z上市,售价为51万-63万元。2023年前5个月,高合汽车的累计上险数仅为383辆,其中前4个月的上险数都是两位数。此时,国内多家车企已经开始在大幅降价了。

为了提振销量,高合也不得不放低姿态。2023年7月,高合推出更便宜的车型HiPhi Y,售价为33.9万-45.9万元。官方数据显示,2023年8月-10月,高合Hiphi Y总计交付1021台、1556台、1606台。此后高合汽车再未公布销量。据太平洋汽车网数据,高合汽车2023年1-12月共销售汽车4829辆,在国内汽车品牌中排名第97位,其中高合HiPhi X销售226辆,高合HiPhi Z销售429辆,价格最低的高合HiPhi Y销售4174辆。

▲高合汽车销量低迷 截图自太平洋汽车网

汽车是一个极其依赖规模效应的行业。中汽协副总工程师许海东此前曾表示,销量达到10万辆以上新能源车企就有可能盈利。目前实现盈利的造车新势力只有理想汽车(02015.HK/LI.US),2023年其销量达到了37.6万辆。

汽车行业分析师钟师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说,高端和豪华品牌是需要富养,靠时间积淀,汽车史上没有立竿见影的成功案例。如果新车企只做高端品牌的车型,风险最大,细分市场和目标客户要精算得十分精准,车型上市就不能脱靶,市场一般只给车企一次生存的机会。

红星新闻记者 吴丹若 摄影记者 冯泽洋

编辑 余冬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