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0年3月,就是在那个春意盎然的季节里,杨铭和街道上二十多个待业青年一起背着简单的行李来到离城区20多里的永新区联盟公社下乡插队当了知青。因为当时知青下乡地点是按街道划分的,因此杨铭和知青们都很熟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杨铭被公社管理知青的干部分派在三大队五小队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整个联盟公社都是平坝,而且土地全是沙土,劳动也比较轻松,杨铭感到自已很有运气。分到这么好的地方当知青,不光离城近回家方便,而且下乡插队的前三个月还有粮食供应,每月还有半斤肉。杨铭很知足,在劳动中也很卖力。

当时因为队里没有可供知青们一起吃住的地方,下乡知青只好临时分散开借住在当地的农民家中,用不着自已煮饭。杨铭很快适应了农村的劳动和生活,她和房东的关系也相处得很好。

房东姓伍,杨铭叫房东伍大叔,叫房东的婆娘伍大妈。房东夫妻俩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当兵去了。女儿叫伍小娟,当年13岁,是个乖巧懂事的女娃。她叫杨铭杨姐姐,杨铭叫她小娟妹妹。

图片来源网络

和杨铭分在一个生产队的男知青叫邓飞扬,他比杨铭大两岁,住在生产队长刘大叔家里,下乡之前他和杨铭就很熟悉。所以,每天收工后邓飞扬就会来找杨铭玩,小娟就在旁边依偎着杨铭,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听他俩谈天说地,说在学校读书的事情,说下乡插队前等待安置工作的情况。

邓飞扬很勤快,有时还帮着伍大叔家挑水干杂活,还送给了小娟一支钢笔,伍大叔一家人都很喜欢邓飞扬。

过了一段时间,伍大妈看出邓飞扬喜欢漂亮还梳着两条长辫子的杨铭,只要邓飞扬来找杨铭,伍大妈就会把小娟支走,小娟也就知趣地不再掺和在他们中间了。

说句实话,当时下乡插队的日子很苦,生活条件也很差,根本没办法和城里比。刚下乡那阵子,杨铭真得很难适应农村的生活环境,下地干活回来,累的她连饭都不想吃。好在有了伍大叔一家人和邓飞扬的关爱和照顾,让杨铭少吃了不少苦头。

由于下乡的地点离城区较近,只要杨铭想进城回家,邓飞扬就会与她结伴而行。杨铭要回生产队,邓飞扬也会与她一道同行,这一路上两人有说不完的知心话。就这样,两颗年轻的心在慢慢靠拢,他俩都表示会相亲相爱一辈子,大家也都希望甜蜜的爱情会永远伴随着他们。

虽然下乡地点离城区只有20多里地,但是在往返途中必须要渡过两道河。进城的第一道河叫二道河,河面虽然不宽,但必须要乘坐渡船,过了二道河,再走几里路,又要乘坐渡船经过水流湍急的涪江河(过河时每道河每人都要支付二分钱的摆渡费),过了涪江河上了大堤才算是到了城区郊外,还要再走几里路才算是真正进了城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网络

以往过这两道河都很顺利,可是那天渡二道河时却遇到了意想不到的麻烦。

那天回城,杨铭和邓飞扬手牵着手走到二道河渡口附近时,遇到了一帮十五六岁的小混混,他们要收杨铭和邓飞扬的买路钱。小混混中一个个头较高一点的说道:“一人两元钱,两人四元钱,一分也不能少,不然就别想过河。”杨铭和邓飞扬从来没见过这种阵势,一下子就懞了。杨铭吓得躲在邓飞杨身后,邓飞扬感觉到了杨铭的身体在发抖,他一边安慰杨铭别怕,一边对小混混说:“我们没有钱,只是过路的知青,身上仅有一角多钱,是准备坐渡船的。”

哪知邓飞扬话还没落音,高个子小混混就打了邓飞扬一拳,邓飞扬的脸顿时涨得通红。他气急了,从地上捡起一个鹅卵石就朝小混混扔了过去,那块石头不偏不斜,正好砸在那个人的头上,顿时鲜血冒了出来。其他几个小混混一拥而上,把邓飞扬按在地上拳打脚踢狠狠揍了一顿。

看邓飞扬受伤了,杨铭在旁边吓得直哭。邓飞扬安慰她说:“不要哭,我没事……”

这时,过河等渡船的人越来越多,有人见几个小混混还没完没了,就跑到渡口上用座机打电话报警。一会儿水上派出所的公安人员就赶到现场。把杨铭和邓飞扬以及一帮小混混带到了水上派出所。被石头砸伤的那个小混混一点都不惧怕公安人员,在公安人员面前还很嚣张,不依不饶,闹得很凶。

公安人员询问了事情的原委后,放了杨铭和邓飞扬,狠狠批评教育了那几个小混混一顿,让他们的家长接回了家。从那以后,渡口上再也没见过那几个小混混的身影,杨铭和邓飞扬坐渡船回城,也就没有了后顾之忧。但后来再回城,他们都要五六个人一起结伴回城。

图片来源网络

下乡插队的第二年,江油巿长城钢铁厂招工,邓飞扬体检政审都合格,被长钢招工进城了。邓飞扬临走时对杨铭说:“等着我,以后还会有招工机会,等你返城工作了我们就结婚。”

邓飞扬招工回城的前一天,伍大叔家还请他吃了一顿饭,并对他说:“你放心回城,不用牵挂杨铭,有我们呢。”

邓飞扬回城那天,杨铭眼泪汪汪,送了一程又一程。送君千里终有一别,送邓飞扬上了渡船,杨铭还在向邓飞扬挥手。那种难分难舍,真是情绵绵,意绵绵,泪水湿双眼。送走了心上人,杨铭心里总是空落落的,好在有伍大叔一家关照和小娟妹妹的陪伴,杨铭的心情渐渐就好了起来。

又在农村劳动了几个月,杨铭也被遂宁纺织厂招工录取,当了一名纺织女工。学徒转正后,杨铭和邓飞扬就登记结婚了,一对有情人终成眷属。

时间过去了几十年,每当回忆起在农村下乡插队的情景,杨铭和邓飞扬心里都是无限的感慨。他们永远忘不了刘队长和伍大叔一家曾经的关爱和照顾,更忘不了那次渡河时的场景。要是没有那段知青经历,两个人有可能就不能走在一起,下乡插队的日子虽然很苦,但苦中也有快乐。就是那段艰苦的岁月,让一对有情人走在了一起,也让他们的意志更加坚强。

经历了苦难,收获了幸福美满的婚姻,杨铭和邓飞扬夫妻俩相濡以沫、相亲相爱度过了几十个春秋。如今虽两鬓白发,但他俩还常常回到联盟乡去追寻青春的足迹,去看望那里的父老乡亲。

图片来源网络

杨铭说:她这一辈子什么都可以忘记,唯独那段知青岁月,她将永远铭记在心,永远都不会忘记!

作者:成玉洁(四川籍老知青)

编辑:草根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