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关于“缅北电信诈骗”的新闻持续冲上热搜,随着白所成、魏怀仁等诈骗集团头目陆续被抓捕回国,位于中缅交界地带的佤邦再一次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或许不少人对于佤邦的印象还停留在本世纪前后的“鸦片王国”,毕竟作为声名狼藉的“金三角”的主力军,佤邦曾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是国际禁毒组织的重点打击对象。

只不过鲜有人知的是,佤邦地区无论从民族文化还是经济发展方面来看,都深受中华文明所影响,以至于汉语是其官方语言,人民币更是通用货币,境内多数人口皆为佤族,与我国云南地区的佤族隶属同源。

除了在文化和意识形态方面深受中国影响,佤邦的经济发展更是深度依赖于中国,由于其与缅甸政府若即若离的状态,导致佤邦境内的用水、用电,甚至多数生活必需品都来源于中国。

以至于佤邦地区的领导人鲍有祥不止一次公开表示,离开中国政府在物资上的援助,佤邦人民将难以生存。

可是既然如此,佤邦地区为何又会滋生大量的对华电信诈骗产业呢?佤邦的后续发展之路又会如何呢?

鲍有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接下来,让我们共同走进这个有着“小中华”之称的缅甸第二特区——佤邦。

佤邦介绍

事实上,佤邦在历史上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都是中国领土,早在唐朝时期佤邦地区就属于南诏国,到了宋朝又隶属于大理国的一部分,明代又分属孟定府、孟艮府,可以说在近代以前,佤邦地区都是我国傣族世袭土官的封地。

到清朝中期,佤邦所在的阿佤山地区开始脱离原有的傣族土司管控,逐渐成为中立地区,直到1885年,英国占领缅甸后,佤邦也沦为英国殖民地。

实际上,在英国殖民期间,佤邦地区曾向清政府求援,毕竟其在过去近千年时间里都隶属于中国,只不过当时的清政府自顾不暇,对于佤邦更是鞭长莫及,自此开始,佤邦便脱离了与中国的政治从属关系。

1948年前后,国民党第8军、第26军的残部相继败退至缅北地区,随即控制了佤邦,在此后的二十多年里,国民党残部成了佤邦地区的实控人,也是在此期间,佤邦地区开始了大规模的武装种植鸦片生意。

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鲍有祥等人领导的游击队开始崭露头角,国民党的统治地位逐渐被削弱,1968年,缅甸共产党在缅北地区建立了作战根据地——即现今的佤邦地区。

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里,佤邦地区处于共产党游击队与地方军阀混战局面,直到1985年,缅甸共产党取得了佤邦地区的实控权,赵明、鲍有祥、李自如等人成为了主要领导人,并一直持续至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89年4月17日,缅北东北军司令员彭家声突然倒戈,宣布脱离缅甸共产党,成立了“缅甸民族民主同盟军”,也就是今天的果敢同盟军。

彭家声的叛变引发了连锁效应,使得本就貌合神离的缅甸共产党彻底分崩离析,鲍有祥也趁机脱离,成立了如今的佤邦特区,鲍有祥担任特区主席,同时兼任佤邦联合军总司令。

起初缅甸政府并不承认佤邦的独立,但随后经过双方的协商,决定停止战争,接受佤邦地区成立军人政府,并正式将佤邦设立为特区,官方称之为“缅甸掸邦第二特区”。

彭家声

此后二三十年里,佤邦联合军陆续战胜了坤沙集团等地方割据势力,并开始大规模向南扩进,逐渐形成了今日占地面积约30000平方公里,人口超过六十万的佤邦特区。

在这六十万人口中,主要包括了十六个民族,其中佤族占据了七成以上,剩余包括苗族、缅族、回族等少数民族。

佤邦所处的阿佤山地区多为高山峡谷,且整体海拔都在2000米以上,其中95%地区为山地,仅有不到5%的土地为平坝,整体属于热带雨林气候,这样独特的地理条件正是佤邦可以与缅甸政府叫板的主要原因。

与此同时,整个佤邦地区矿产资源十分丰富,其中蕴藏大量的铅锌矿、稀土矿以及宝石,尤其是其锡矿的可开发储量很有可能位居世界前列,只不过受限于其地理环境影响,佤邦的矿业开发始终处于停滞不前阶段,而且多数矿业投资都来自中国。

正如前面所说,佤邦特区为军人政权,其境内正规武装力量约有4万人,民间武装力量约有6万人,整体算下来占据了其总人口的六分之一。

只不过长期以来,佤邦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都不容乐观,2010年前后,佤邦人均生产总值仅为1000元左右,可谓是捉襟见肘。

佤邦地区落后的经济现状,与其军人自治政权形式密不可分,同时又受制于其山林密布的地形,导致既无法发展农业,矿业资源又很难开采,再加上过去大面积种植罂粟的原因,导致佤邦的经济发展长期停滞不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么,近年来兴起的电信诈骗又是如何在缅北生根发芽的呢?

从毒品到电诈

鸦片种植与电信诈骗,看似毫无关联,实际上在佤邦这块土地上又密不可分,某种程度上来说,正缅北禁毒事业的推进,衍生了电信诈骗行业。

要了解其中的必然关联,还是要从佤邦的鸦片种植说起。

早在缅甸沦为英国殖民地时起,鸦片便跟随英国殖民者进入了佤邦,尽管在缅甸独立后,曾明确禁止种植鸦片,但对于远在千里之外的佤邦地区来说,仰光政府的禁令可谓是鞭长莫及。

此后相当长一段时间内,罂粟之花开遍了佤邦境内,到了20世纪50年代初期,随着国民党残部占领了佤邦,武装贩烟兴起,进一步刺激了佤邦地区的鸦片经济。

虽然在20世纪70年代末缅共统一佤邦后,曾几度采取强制手段禁烟,但都收获甚微,毕竟当地的鸦片种植已经产业化,许多本地人几代经营,再加上国际鸦片市场的“繁荣”,佤邦成了金三角的贩毒重地。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世纪90年代中期,佤邦地区罂粟种植面积达到了100万亩,每年的鸦片产量在2000吨左右,占据了整个缅甸鸦片产量的八九成,同时占金三角地区鸦片产量的70%。

这个惊人的数字让当时外界将佤邦的实控人鲍有祥称之为“毒品王国的君主”,佤邦的鸦片种植也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了关注,从当时许多涉及金三角题材的电影之流行便可见一斑。

可以说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佤邦都被国际上认作是“三不管”的犯罪王国,这更给这块中缅交界地区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当然,随着国际禁毒事业的发展,佤邦也被列为重点制裁对象,身为最高领导人的鲍有祥也明白自己倘若不拿出实际行动治理毒品,迟早有一天会被外部力量所推翻,毕竟毒品生意并非长久之计。

于是在佤邦成为特区后的第二年,佤邦政府宣布了逐年减少鸦片种植的第一个五年计划,在政府颁布的《禁种和根除大烟的策略和措施》中,明确规定,对50岁以下的吸食大烟者采取强制戒毒措施或劳动改造,50岁以上者则进行劝说。

然而从佤邦当时的实际情况来看,这样的措施效果甚微,因为其境内吸食鸦片者众多,政府并没有与政策相匹配的配套资源。

在佤邦政府随后发布的《禁毒通令》中,又提出分地区落实禁种鸦片的策略,并计划改种经济作物。

此后的几年里,佤邦政府陆续颁布了多条禁令,还成立了毒品管制委员会,直到于1996年端掉金三角最大的贩毒武装——坤沙集团,外界才看到了鲍有祥禁毒的决心。

也正是在杀鸡儆猴之后,鲍有祥立下了豪言壮志,佤邦特区将于2005年6月开始全面禁止种植罂粟,并且以自己的项上人头作为担保。

只不过鲍有祥立下的“军令状”显然是在惺惺作态,因为佤邦能否禁种鸦片,最主要还是取决于其地区经济发展状况与产业结构。

事实证明,佤邦政府的禁毒行动雷声大雨点小,其禁绝毒品的期限也一再延后。

而且随着国际社会对毒品的打击力度增大,从而导致了鸦片价格的连年上涨,面对现实的诱惑,佤邦地区许多鸦片种植又死灰复燃,而且毒品生产类型也从传统毒品向冰毒等新型毒品转型。

时至今日,尽管佤邦地区的毒品产业没能完全根治,但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其境内的“就业市场”,也正因如此,犯罪成本更低的电信诈骗在缅北地区悄然兴起。

起初缅北电信诈骗还只是通过简单的电话交流,后来随着短视频与社交媒体的兴起,诸如“养猪局”等新型诈骗模式不断出现,缅北地区也成为了不法分子的藏污纳垢之所。

某种程度上而言,电信诈骗是佤邦地区毒品产业的延伸,甚至存在“相辅相成”的情况,诸如诈骗集团用毒品控制廉价劳动力等,这都是佤邦地区畸形的产业结构下催生的恶果。

那么,佤邦地区对于中国来说,究竟是怎样一种存在呢?

佤邦与中国

正如鲍有祥所言,没有中国的援助,佤邦的老百姓几乎无法生存,因为佤邦境内的用水、用电以及诸多生活必需品大多都来自中国。

以用电为例,云南电网公司普洱供电局长期以来都在为佤邦地区提供电力供应,每年供应电量达到上千万千瓦时。

至于在其他经济活动方面,中国政府多年来同样给予佤邦地区诸多帮助,佤邦境内的诸多矿业开采都有中国的投资身影,佤邦与我国云南临沧地区更是有着密切的贸易往来。

或许有人会问,我国为何要援助佤邦这个充斥着毒品与电信诈骗的落后地区呢?

其中既有历史原因也有现实的利益考量。

因为佤邦在历史上曾隶属于中国,而且佤邦人民与我国云南部分地区的少数民族又有着“同胞之谊”,彼此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导致我国无法对佤邦的现状不管不顾。

再者,佤邦地区的灰色产业只有在外部力量的介入与帮助下才能得以扭转,倘若我国也放任其自生自灭,那就等同于在身边安放一颗毒瘤,早晚有一天会带来更大的麻烦。

而且每年从佤邦流入我国境内的毒品同样不在少数,想要进一步推动我国的禁毒事业,从佤邦这个毒品产地着手是最佳选择。

因而帮助佤邦地区实现产业正常化从长远来看是利人利己的正确选择。

除此之外,从中缅两国的地缘关系来看,中国有必要争取佤邦这块“阵地”,即便无法将佤邦重新纳入中国版图,也要保持住佤邦与缅甸政府若即若离的关系。

当然,从缅甸政府角度考虑,其断然不会允许佤邦划入中国版图,因为佤邦不仅与中国有着较长的边界线,而且佤邦地区的军事战略地位过于重要,缅甸绝不可能放弃佤邦特区。

鲍有祥所统治的佤邦特区正是利用中缅两国的这层地缘关系,一边从中国获得大批量的援助,一边又迫使缅甸政府承认其自治政权,可谓是左右开弓。

那么,佤邦地区会一直维持这个“脚踩两只船”的状态吗?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因为我国对佤邦的援助看似无条件,实则已经对佤邦地区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尤其是在文化方面,如今汉字在佤邦随处可见,人民币更是通用货币,国际上更是将佤邦视为“小中国”。

因此即便佤邦仍旧保持中立状态,中华文明对其影响已经深入骨髓,假以时日,随着中国的日益强大,诸如佤邦这些曾经因历史原因而失去的领土必将重新回归中华版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