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文字中证道。——唐泪」

港影巨星迟暮。

有人焦虑于港片的后继无人与不断下行,也有人振臂高喊,年轻人都不能出头,你们何苦霸着位置不让,该退休了。

这当然是一种世间常态。

但有些言论,或存在逻辑上的倒置。

就香港影坛而论,年轻人不能出头,并不应该怪责老一辈不退。

因为做一个演员并不难,但如果想要做一个巨星,当真是有非同一般的难度,当下的几位巨星,谁人只是幸致?

他们都经过了漫长岁月的打磨,历经了无数沉浮、胜败。

今时而论,已无人可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香港电影,似乎已至最艰难时刻。

甄子丹有票房不到两千万的《搜救》,郭富城和梁朝伟有不到五千万的《风再起时》,周润发有四千万的《别叫我“赌神”》,古天乐有八千万的《暗杀风暴》,刘德华一部投资加宣发成本超过三亿的《红毯先生》,票房惨淡,上映七日后宣布撤档。

纵有多种情由。

但如果放在过去,这几乎是不可想象的。

在题材类型、电影品质和档期竞争等诸多因素之外,它令一个基本事实浮出水面,巨星迟暮。

本文开篇,就说了这几个字。

虽不赞成那种动辄退休的言论,但港影收官期已至,这或不可否认。

最后余晖,谁将奋勇?

甄子丹曾经说,自己不想打到太老。

但一转眼,他不但开拍了《误判》和《导火线2:重生》,更拾起早已完结的“叶问”系列,启动了《叶问5》,还将主演好莱坞制作的《功夫》,皆是动作电影。

梁朝伟此前讲过,自己已经来到职业生涯的“最后”阶段。

不过此后,他不但拍了《无名》和《金手指》,还接拍了柏林金熊奖导演伊尔蒂科·茵叶蒂的新片《寂静的朋友》,饰演一个来自香港的神经学家。

刘德华向来马不停蹄。

他不但仍有《危机航线》、《东方华尔街》和《消防员》等多部电影待映,还参与了电影《怒火蔓延》和《流浪地球3》,筹备中的电影有《无名之辈2》和《拆弹专家3》。

古天乐存量作品,不可数。

目前可知的,起码有《九龙城寨之围城》、《送院途中》、《谁变走了大佛》、《寻秦记》、《尾随》和《守阙者》这六部,并有计划中已立项的《反贪风暴6》。

只有郭富城,似乎抽身局外。

虽有《内幕》等电影待映,但自其投资并主演的现实题材电影《无名指》杀青后,在接下来一年的时间里,除了必要的电影宣传,他不是在举办演唱会,就是在奔赴下一场演唱会的路上。

他说,如果没有合适的剧本,宁缺勿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就是巨星的选择。

不讳言,这是一个众说纷纭的局面。

有人认为他们该退休,也有人觉得,这些老巨星们,应该想办法融入内地电影,就算不能担纲绝对核心,去做辅助和配角,也应该是一条明路。

不置可否。

但应看到一个基本事实。

全球影业,似乎都表现为,巨星号召力衰减,进入了“品质为王”的时代。

品质这个概念,并不单一和简单。

它指向基本叙事能力,也指向题材和话题度,当然也还应该包括,电影本身的趣味性与观影的娱乐指数。

换句话说,所谓电影品质,也是一个多元的概念。

不过无论如何,我们或应看到,在评分、影评、排片和线下口碑、入场率等多个元素的博弈之下,电影的“相对”品质,越来越显出其重要性。

比如当下内地电影市场的《热辣滚烫》、《飞驰人生2》和《第二十条》,香港贺岁档三强《饭戏攻心2》、《盗月者》和《临时劫案》,从一开始的排片、热度倾斜,到假日之后的口碑沉淀,都证明了这一点。

而《第二十条》和《临时劫案》,在两地市场,双双逆袭。

这会否带来一些启示?

港影巨星们,当前最大的压力是什么?

不是票房,而是岁月。

当身躯与思维都逐渐老朽,那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压力非常惊人。

而他们能跨越悠长岁月,仍然屹立,其中不但有艺业与魅力尽皆惊人的缘故,更必然会有昂扬斗志的推动。

所以没有人会服老。

但个人以为,越是到了这个阶段,越是不应盲动。

作品品质,已经变成了唯一的关键。

回头再看,梁朝伟从《春光乍泄》、《花样年华》、《2046》到《色·戒》、甄子丹从《杀破狼》、《导火线》到《叶问》,郭富城从《三岔口》、《父子》、《最爱》到《寒战》、《无双》,刘德华从《暗战》、《无间道》到《门徒》,古天乐从《黑社会》、《保持通话》到《窃听风云》和《意外》。

大家各有精彩。

那么在港影余晖的当下,纵然他们历史地位皆足自傲,但又有谁人,能经得住几次“仆街”?

这里讲的并不是票房,而是口碑。

鏖战只是表象。

底下是个人的路径选择,与毕生历练的结果。

在这个时候,任何一人,若能交出昔日黄金期的品质,就会即刻“木秀于林”,甚至无需拥趸呼喝,路人自会瞩目。

这当然很难,因为幕后力量,似乎已经很难支撑。

唯待机以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