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都40岁了,每天喝多少水,一口喝多少,还得全听我妈的。”

“我希望我的母亲,能有自我,有自己的爱好和生活,不要把目光全部放在我身上。”

“我妈经常在电话里,对我歇斯底里地咆哮,而我只能压抑自己,去冷静地安抚她,并且向她事无巨细得汇报我的生活。”

这是在网上看到的,一些年轻人,中年人,对自己父母的“控诉”。

为什么曾经被人们歌颂的,伟大的父爱和母爱,如今却遭到了不少被养育者的“嫌弃”?

原因在于,在很多中国式家庭中,存在着不计其数的以爱为名义的“病态控制”,而这些,正是一个家庭破碎或衰败的重要原因;

武志红老师,曾经提出过“共生绞杀”这个概念;

它指的是亲子之间严重的依赖又抑制的关系,即婴儿与母亲有共生关系,很正常;

但是孩子长大后,与母亲之间保持共生关系,很病态;

也就是说,亲子关系中,父母对子女,缺乏基本的身体边界,尤其是心理边界;

即便子女已经长大成人,父母依然会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子女身上,要求子女与自己“共生”;

他们内心的潜台词是:“我不能独自生活,我必须和你一起”;

现实中常见的一种情况,就是由于父亲的缺席,对家庭尽心尽力、无依无靠的母亲,会把自己的压抑情绪和对亲密关系的需求,全部投射到孩子身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要求孩子,不能离开自己身边,必须经常陪伴自己,听自己诉苦,完全服从自己的安排,不能有反抗的声音。

这其实是一种亲子关系的“失衡”和“越界”,父母要悉数掌握孩子的一切选择,一切心理活动,一切生活细节;

彼此没有独立呼吸的空间,其结果就是,孩子的自由意志,会被无情剥夺,父母的过分控制,会严重绞杀孩子的生命力;

在彼此的消耗和斗争中,只有一个人的“意志”和“自由”可以存活下来;

这也是现实中,不少孩子,甚至年轻人,罹患抑郁症的原因。

孩子希望自己活成一个有自由选择权的人,而父母则因为自己的婚姻不够幸福,人生没有希望,而强势地侵入孩子的生活;

通过在更弱势的孩子身上寻找补偿,用控制、干涉、捆绑共生的方式,来平衡自己脆弱的内心。

如果你有一定的生活阅历,就会发现,现实中,有不少“强悍”的孩子,选择了父母保持非常远的“物理距离”:

切断父母掌控自己生活的可能,放弃了与父母长年畸形的亲子关系;

例如,父母在最北边,孩子定居在最南边;

这种情况,不单纯是因为孩子不孝顺,或是父母太差劲儿,而是一个人真正走向成熟,就必须要在精神上“背叛”自己的父母,与父母完成分离;

否则,“孝道”就是套在孩子脖子上的一个沉重的枷锁,让他们一点一点,丧失生命的活力和生存下去的愿望。

真正健康的亲子关系,是在孩子幼年以前,给予他们及时的、无条件的温柔回应,而在孩子长大后,逐渐放手和分离;

教会孩子大是大非,在原则和底线问题上不妥协;

其他事情,尊重孩子的决定,学会和孩子多沟通,以身作则,成为孩子温暖强大的避风港,与孩子像朋友一样相处,彼此依恋又相互独立。

说明:图片来自网络,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