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目新闻记者 曹雪娇

2月18日,广东东莞一名网友发视频称,其捡到一部苹果手机还给失主后,反而收到失主给的“练功钞”假红包作为感谢费。对此,东莞当地一名知情人介绍,该网友说法存在不实,其捡到手机后曾拖延不还。

2月18日下午,昵称为“赵子云”的网友发视频称,其捡到一部苹果手机,并于17日晚还给失主。失主称准备了丰厚的红包作为感谢费。隔天,“赵子云”打开红包发现失主给的是31张练功钞。“赵子云”认为,失主可以随意给感谢费,但不能这样侮辱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网友称捡苹果手机还失主收到“练功钞”红包,知情人:其曾拖延不还

图为网友晒出的练功钞(图源:视频截图)

视频发布后,引发网友讨论。有网友发现,“赵子云”发布的监控视频显示,2月8日晚8时49分以及当晚9时26分,曾有一名女子上门讨要手机,疑似是失主通过手机定位找到了“赵子云”,而“赵子云”10天后将手机还给失主。因此,有网友质疑“赵子云”想索要感谢费用,故意拖着不还手机。

网友称捡苹果手机还失主收到“练功钞”红包,知情人:其曾拖延不还

2月8日晚失主曾来讨回手机(图源:视频截图)

对此,“赵子云”在评论区回复网友称,自己是主动归还的手机,而且从头到尾都没说过要钱,感谢红包也是失主主动给的。

极目新闻记者了解到,此事发生在广东省东莞市万江区。

2月20日,极目新闻尝试联系视频发布者“赵子云”,其回复称:“暂不想接受媒体采访”。

东莞当地官方一名知情人表示,“赵子云”捡到手机后有拖延不还,还曾要求失主提供手机的ID信息等,失主多次讨要未果又急又气。“并非像‘赵子云’所说,其拾金不昧主动归还后被失主用练功钞侮辱。”该知情人称。

延伸阅读

协商20元送回遗落手机,乘客反悔后,司机将手机送到18公里外的派出所

1月5日凌晨,广东东莞的一名女乘客将手机落在网约车上,其与司机约好,只要司机将手机送到指定地点,她将向对方支付20元钱,可当司机抵达后,该女乘客却反悔了。随后,司机直接开车将手机送到了18公里外的派出所。此事引发广泛关注。

6日,极目新闻(报料邮箱:jimu1701@163.com)记者从当事派出所了解到,失主已将手机拿走。当事司机称,有些乘客觉得手机落在车上了,司机就有义务给他们送过去,但他不觉得司机有这个义务。

协商20元送回乘客遗落手机,司机抵达后,乘客却反悔

1月5日凌晨3时许,广东东莞的网约车司机陈师傅将几名女乘客送到了目的地。不久后,其中一人来电称,有手机遗落在了车上,希望陈师傅将手机送至3公里外的指定地点。当时,陈师傅与乘客协商,手机送达后乘客需向其支付20元钱的服务费,乘客在犹豫片刻后同意。

陈师傅到达指定地点与该名乘客会合后,陈师傅让其先扫码支付,不料乘客却说道:“你这有点违反什么了吧。”

随后,陈师傅便开车将手机送到了十几公里外的派出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师傅开车将手机送到了十几公里外的派出所 图/监控截图

此事在网上引发热议。大部分网友都表示,20元钱的服务费并不算多,陈师傅的做法没有错。

记者注意到,事后,陈师傅将完整的事发过程分享到了社交媒体上,并称“手机遗落在车上,协商送回去收20块,到地方了想白嫖,给你送去虎门太平派出所,夜间来回打车最少100块”。

6日上午,陈师傅告诉极目新闻记者,太平派出所距事先约定的会合地点有18公里的距离,夜间打车费差不多需要150块钱。陈师傅介绍,此前也曾多次遇到过乘客将手机落在车上的事,但双方都会说清楚,如果他将手机送回的话,乘客需要支付一定的费用,“如果同意给钱,我就送过去,如果不同意给钱,我就把手机送到就近的派出所”。

陈师傅坦言,他也曾遇到过本来双方事先协商好,只要他将手机送还,对方就支付约定费用,可等对方拿到手机后,却不给钱的情况,“我也奈何不了他们。”

“有些乘客就觉得打了我们的车,手机落在车上了,司机就有义务给他们送过去,但我不觉得我有这个义务。”陈师傅说,网约车平台的安全专家已经联系了他,对方并不认为他的做法有什么过错。

律师:拾得遗失物,是由权利人上门领取,而非拾得人送物上门

6日上午,极目新闻记者致电太平派出所,工作人员表示,失主已将手机拿走。

网约车平台表示,若司机捡到乘客遗落的手机,可以直接将手机送还给乘客,也可以通过快递寄给乘客,但费用应由乘客承担。另外,司机也可以将手机交到派出所。

法学博士、云南刘文华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文华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三百一十四条规定:“拾得遗失物,应当返还权利人。拾得人应当及时通知权利人领取,或者送交公安等有关部门。”从该法条的规定来看,拾得遗失物,是由权利人上门领取,而非拾得人送物上门。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三百一十七条第一款规定,“权利人领取遗失物时,应当向拾得人或者有关部门支付保管遗失物等支出的必要费用。”从该法条的规定来看,送物上门的费用,属于拾得人支出但应当由权利人承担的必要费用。更何况,本事件中,权利人与拾得人就将手机送上门的打车钱有约定,该约定是合法有效的,双方均应遵守。

湖北征和律师事务所董文明律师也表示,本案中网约车司机听从女子指示,开车将手机运送归还给女子,依法依理女子应当向其支付费用以弥补司机的运费,况且在送回手机前,司机与女子已通过电话口头达成协议,该20元价格是双方协商认可的,这个费用女子依法应当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