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关将至,家里本该热热闹闹的,可谁想到,我跟爸爸却因为一句话闹得不可开交。客厅里,我跟爸正对峙着,他那张老脸气得通红,眼神里全是不敢相信。

“你这是瞎说些啥呢?过完年就离婚?你还是我儿子吗?怎么说出这种狠话来!”爸爸的声音高得能把屋顶掀了,手指都在颤,看着他那副要吃人的样子,我心里也是五味杂陈。

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和些:“爸,我这不是无的放矢。您得看看妈这么多年来在咱家是什么待遇……”话还没说完,爸爸就像个火山爆发了似的,打断了我。

“住口!我不听这些!你这是在逼我跟你妈分道扬镳,你这样子满意了?”爸爸几乎是吼出来的,每个字都重重地敲在我心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其他亲戚也围过来看热闹,有的摇头,有的叹气,没人敢真正说什么。我盯着爸爸,心里没半点恼火,反倒是满满的失落和心疼。咱家的问题,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天这场吵架,不过是长久以来问题的爆发而已。

我心里暗暗下定决心,不管怎样,都得让家里人明白,妈这些年到底为这个家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委屈。哪怕为此家里翻天覆地,也不能再这样模糊下去了。

要说这事儿怎么起的,得从26年前说起,那会儿我妈刚嫁进我们家。奶奶那时候因为生病,整天卧床不起,需要人天天伺候。我妈作为新来的媳妇,自然就扛上了这个重担。想想看,那时候我妈自己还年轻着呢,可她没怨言,把大好青春都搭进这个家了。

我妈对奶奶的照顾,那可不是一般的细心,从吃喝拉撒到心里话,她都操心。她的努力和付出,几乎占据了她生活的全部,可说实话,在家里,这份付出并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尤其是大姑对我妈的态度,那就更别提了。

大姑总觉得我妈是外人,对奶奶的照顾可能心不甘情不愿的,总找机会说我妈的不是,仿佛我妈在家里做得再多都看不到眼里似的。这种怀疑和不信任,随着时间一长,就变成了明显的不满和责备。

在这种情况下,我妈的心里压力越来越大,但她一直没选择放手,还是默默地扛着,希望能用行动证明自己的心意,心甘情愿伺候了奶奶26年。可不管我妈怎么努力,大姑的态度就是一点儿没软化,她的不满和责骂也没少过。

原本我妈是一直忍着的,可直到今年过年,她再也忍不下去了。

今年过年的时候,事情彻底爆发了。那一天,家里本来热热闹闹的,谁知道大姑因为一点小事就跟我妈大吵起来,最后竟然动手,给了我妈一个响亮的耳光。这一下,不仅把我妈打懵了,连在场的亲戚都傻眼了。

我妈这一辈子,温柔善良,从不跟人争执,可这次她真的受够了。耳光下去的那一刻,不光是身体上的疼,更多的是心里的那份委屈和痛苦。你想啊,这么多年来,她对这个家付出了多少,对奶奶的照顾可谓无微不至,结果换来的却是这样的对待。

最让人心寒的是,我爸对这件事的态度。他看似在调解,实际上却是在和稀泥,没把这事当回事。他没站出来保护我妈,也没对大姑的过分行为表示出应有的反对。

这种态度,让我妈彻底绝望了。

我妈忍了这么多年,一直以为只要自己多付出,这个家、这些人终会有一天能看到她的努力和付出。但这次,她彻底明白了,有些东西,不是努力就能换来认可的。我爸的态度,让她意识到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以及这么多年来自己忍受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值一提。

过完年,我妈终于爆发了,她对我爸说:“我忍够了,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那一刻,她的声音虽然平静,但每一个字都重重地敲打在每个人的心上。我看着我妈,眼里满是心疼和支持。我知道,这一次,她真的决定要为自己的幸福做出改变了。

所以我站了出来,先跟我爸提了这件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爸死活不愿意离婚:“离婚?那是不可能的!”我爸的声音坚定到几乎是刻薄,他的眼神里满是坚决,“这个家,就是有你,有我,有孩子的家。怎么能因为一时的争吵,就说散就散?”

我妈听了这话,心里五味杂陈。她知道,我爸这种反应,部分是因为他的传统观念,认为家就是不可分割的整体,离婚是对家庭最大的不负责任。但另一部分,也许是因为他真的还在乎这个家,还在乎我妈。

“你在乎的是家,还是在乎你的面子?”我妈的声音平静但充满力量,“这么多年来,你真的看到了我在这个家里的付出和努力吗?我需要的不仅仅是一个名义上的家,我需要的是尊重和理解。”

我爸听了这话,似乎被触动了,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我知道你辛苦了,我也知道我可能没有做得很好。但离婚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我们可以找其他的方式,我可以改变,我们都可以。”

这番话,让家里的气氛稍微缓和了一些。我妈没有立刻回应,她需要时间去思考。她知道,我爸的话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但改变需要时间,需要实际的行动来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