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三岁时,不孕的夫妇刚收养我,就怀上双胞胎。

七岁时,我被海浪卷走,却大难不死。

八岁时,在山上迷路三天三夜,硬是活了下来。

人人都说,我天生是个好运福星。

后来我新婚守寡继承巨额遗产,家人慷慨接纳。

我也以为我是幸运的……

直到他们将我推下悬崖,侵占我的财产。

更是在坟头唾弃我是个“万年老不死”。

我才顿悟,嫁入这个家,分明是我一切不幸的开始!

再睁眼,我回到了刚离婚那一年。

这一次,我要让他们知道,什么叫天煞孤星。

1

刚满18岁那年,我的养父母将我从乡下接回。

将我嫁给了父亲四十多岁的老领导。

不过短短一年,我那正值壮年的丈夫便一命呜呼。

而我亲爱的养父母,则迫不及待地将我接回了娘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们说:“阿毛,不管外头如何,家里始终有你的一间房。”

上辈子,我信了。

落得个摔下悬崖,含恨而终的下场。

我审视着这在阁楼里勉强打扫出来的房间,连腰板都无法伸直。

上辈子我大概是脑干缺失,才能感动得潸然泪下。

我深深叹一口气,翻了个白眼。

“就这?”

养父母面面相觑:“这……怎么了?”

“我放着老公留下的别墅不住,非得住你这棺材房?

“你们就这么想让我跟着去?”

说罢,我便甩脸走人。

拿着巨额遗产的我现在可是个香饽饽,他们哪舍得让我走。

两人忙里忙慌地拦下我,柔声哄道:“都是妈的错,没有考虑周到。”

“只要你高兴,就是主卧让给你又何妨?”

“那说好了,别反悔。”

不等他们反应,我便利索地把门外准备好的行李往主卧拉。

果然还是发疯有效。

养父母目瞪口呆地看完了我行云流水般的操作。

默默搬去了书房。

当晚,我偷偷摸摸将耳朵贴到父母门外。

“老婆,你觉不觉得阿毛有点怪怪的?”

“慌什么,死了老公总会受点刺激的。难道你死了,还想我像个正常人不成?”

“我去你的乌鸦嘴……不过话说回来,这死丫头是真的命硬,短短一年就把人熬走了。”

“那你下一个目标找好了没?”

“我办事,你放心。”

正听得入迷,我完全忽略了背后的动静。

“姐姐?你在这里做什么?”

突然的声音,让我手里的玻璃杯惊得碎了一地。

回头便看见双胞胎并排站在我身后,双手齐齐背在身后,似乎藏着些什么。

那平静的笑容,莫名渗人。

房里的谈话声戛然而止。

养父母慌张走出房间:“怎么了?”

我低头藏起自己的慌张,呢喃道:“对不起,我睡不着……出来喝杯水。”

养母摸了摸我的头,温柔安慰道:“可怜的乖乖,不用道歉。这是你家,怎么放松怎么来。”

后来,她将双胞胎赶回房后,重新倒了一杯牛奶端到我房里。

“喝了好好睡一觉,好吗?”

看着她不容拒绝的目光,我只能在她的注视中全部喝下。

2

等到夜深无人,我攀在马桶边扣向喉咙。

将胃里吐了个干净。

好不容易重活一次,我不敢有半点掉易轻心。

半夜的寂静,让我的思维愈发清醒。

上一世,养父曾提议让我去相亲,好尽快走出丧夫的阴影。

我百般推脱后,便有了那次全家的爬山游。

再加上今晚听到的内容,故事原貌并不难猜。

养父母的计划,就是通过将我一次次嫁出去,来谋取不菲的遗产。

上一世正因为我不配合,才让他们恼羞成怒,杀鸡取卵。

而现在的我尚在他们的控制中,他们才愿意陪着我演戏。

可他们怎么确保,目标不久就会死去呢?

我突然想起上辈子被推下悬崖那一瞬。

他们一家四口,八只眼睛紧紧地盯着我,平静而邪恶。

和今晚双胞胎的眼神,一模一样。

濒死的恐惧再次席卷了我。

我不得不反复确认,房门已经反锁。

整个晚上。

我都在半梦半醒间,频频回到小时候。

我梦见那次在海边,父母说弟弟不见了。

不过七岁的我,被哄着冲到海里去救弟弟。

离岸的海浪一卷,我便没有了踪迹。

我又梦见回老家祭祖,八岁的我被落在山里。

过了三天三夜,才被进山的猎人找到。

凡此种种,数不胜数。

幸运的是,我都命大的活了下来。

后来啊。

村里的老人们都说,我天生是个福星。

命中有兄弟缘,才给不孕的父母带来双胞胎的福气。

若留在乡下守护宗祠,更是可以保全家一世无忧。

于是我便被理所当然地抛下。

这一扔便是十年。

现在想想。

他们前世的恶意,其实是那么拙劣且不加掩饰。

也是我太想有一个家,才成了眼瞎心盲的傻瓜。

村里的嬷嬷或许是看出些什么。

才会将我留在乡下,保我一命,可最后,我没能善终。

清晨,我刚睁开眼睛。

便见双胞胎站在我床前,死死盯着我。

我顿时睡意全无,一个弹跳起身。

抬眼望去,房间门锁却完好无损,没有撬动的痕迹。

“姐,妈让我们叫你起床。”

“好,我马上就下去。”

双胞胎却还站着纹丝不动。

“还有事?”

“姐,这是我们送给你的礼物。”

看着那精心包装的墨绿色绸带子,我坦然接过,放进抽屉里:“谢谢呀。”

双胞胎期待地看着我:“你不拆开吗?”

“等会儿吧,妈妈在下面该等急了。”

“好吧,希望你喜欢噢。”

“当然。”

他们笑得天真,而我也回以灿烂的笑容。

但我们都心知肚明。

这礼物里包着的是什么。

3

和前世一样。

饭桌上,爸爸提起出了让我多出门散散心。

认识了新朋友,自然就能走出阴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正好今天有个美术馆开业,咱们全家要不要久违地出门玩一玩?”

看着他试探的眼神,我努力挤成了夹子音,雀跃道:“还是爸最好了。”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个美术馆的馆长便是我的相亲对象。

别看他是个秃顶又肾虚的中年老男人。

日后能否逆风翻盘,说不定关键就在他身上。

想到这里,我掏出早早准备好的礼物,大献殷勤。

“刘馆长您好,我从小就对艺术很向往,今天能有机会认识您,实在是我的荣幸。”

“初次见面,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刘馆长惊喜接过:“丁小姐可太客气了,叫我芒哥哥就好。”

看着他笑得流油的面孔。

我心里蓦然翻了个白眼。

随你喜欢吧,如果你待会儿还能笑得出来的话。

下一秒,刘馆长刚扯上礼物的绸带,便爆发出“啊”的一声惨叫。

他的身子刹那被电麻,翻倒在地。

那是什么样的痛楚,我深有体会。

父母瞬间慌了,手忙脚乱地冲上前解救。

双胞胎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眼神终于慌乱起来。

我捡起地上的包装袋,诧异尖叫。

“啊,怎么会这样……难道我拿错了?”

“这……这不是弟弟们早上给我送的礼物吗……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

一切都发生得那么刚刚好。

以至于养父先是狠狠刮了双胞胎一眼,继而狐疑地探向我的脸色。

是,我是故意的。

但无所谓。

因为此时此刻,他必须首先抱住馆长这个大腿。

好不容易缓过来的刘馆长怒斥道:“好好好!”

“你们一家人有病是吧!”

“丁俊伟,我就问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倒要看看,在他珍重无比的大腿面前,他怎么用一句“小孩子闹着玩的”打发。

然而我还是小看了养父的决心。

他先是九十度向馆长鞠躬。

“刘馆长,是我教导无方,让你看笑话了。”

转眼间,便狠狠各扇了双胞胎一个耳光。

十四岁正是不羁的脸。

双胞胎愤怒而憋屈的眼神,更衬得那巴掌格外鲜红。

事已到此,刘馆长也不便再发作,但终归是受气了,脸色好不到哪去。

越是这种憋屈的时刻。

正是适合我登场。

我戚戚然抹掉眼泪,软糯喊道:“刘馆长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这才是我的给您带的礼物,请您消消气。”

刘馆长的脸色瞬间缓和了不少。

当层层包装落下,梨花木的画框徐徐映入眼帘。

“这!这!这该不会是……”

刘馆长激动地夺过油画,拿出放大镜仔细观摩了许久。

甚至眼眶湿润起来:“这竟是DoubleM的真迹!”

“他可是一画难求,江湖上连他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拿到的?”

我惊讶道:“一个普通朋友送的礼物,竟这么珍贵吗?”

“这个市值至少八十万起步啊,要是上拍卖台那更不得了……你真的要送给我吗?”

这话一出,养父母都不禁瞪圆了眼。
我大声奉承道:“难得馆长喜欢,就当作我替弟弟们赔不是了。”

馆长喜不自胜,什么电枪恶作剧的不快,都一并烟消云散了。

“那我就收下了,要是你以后还有这样的资源,可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愿意双倍收!”

看着父母几乎要掉到地上的下巴。

我知道,这第一步,我走对了。

4

刚回到家,养父果然迫不及待地叫住了我。

而养母更是破天荒地让双胞胎去面壁思过。

不等养父开口,我便抢过话头:“爸,你是想问我对馆长的印象吗?”

“我觉得他挺好的,人有钱,又是搞艺术的,或许我们可以发展一下……”

养父却意外打断了我。

“阿毛,这事不着急。”

“爸是想问,那个送你画的朋友,他现在在哪呀?你俩很熟吗?”

看着他们那贪婪地似要将我吞噬的目光。

不禁让人浑身发麻。

我迟疑了片刻,才踌躇开口道:“爸、妈,其实我有个秘密……说出来,你们千万不要打我。”

两人默契对望了一眼,探秘的心愈发不可忍耐。

养父:“没事,你说吧。”

养母:“不管发生什么,你永远都是爸妈的好孩子。”

“其实……那些画都是我仿的。”

愣了好一会儿,两人才晃过神来。

就连一向看惯大场面的养父,说话也结巴起来。

“你是说,那、那副连馆长都看不出来的真迹,竟然是你仿的?!”

我乖巧地点了点头。

“我这些年独自在乡下,学习不好,朋友也没多少,没事就自己琢磨着瞎画。”

“我也没想到……”

养父无法遏制地吞了吞口水,眼骨碌随之直转。

“阿毛……你听爸说。”

“其实爱情这玩意,他远没有亲情靠谱。”

“爸一直觉得,你特别有艺术天赋。既然好不容易空下来,你正好充分摸索一下自己的天性。”

我犹豫道:“可是我……真的能画好吗?”

“你只管去画,其他的,有爸爸给你兜底!”

两人虽然极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但那紧紧攥在一起,抠得发白的指尖,还是暴露了他们内心的躁动。

“那我就听爸妈的。”

我落下感动的热泪,殷勤挎上他们的臂弯。

在低头那一刻,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