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西方历史叙事,西方传教士真善真美,乃至属于“无私的国际义士”,斩波劈浪、不远万里,给明清中国带去众多先进西方科技。

对于西方中心主义的叙事,自然不能盲从盲信,西方传教士来华,的确带来了一些西方科技,但他们从中国获得的显然更多。从17世纪西方科技大爆发、18世纪“中国热”等可知,中华文明对西方的启发与影响甚大,当时主流是“中学西渐”,而不是我们熟知的“西学东渐”。

鲜为人知的是,当时西方传教士还做了一件事,就是篡改虚构中国历史,对当时中国人来说手段极其隐蔽,最终造成的后果极其恶劣,流传数百年,至今未能消除。关于此事,接下来不妨看看以下两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开封犹太人三大碑

中国文献极其丰富,而且传承有序,想要伪造一段唐宋历史,无疑难如登天,但如果伪造“出土”文物,比如石碑之类,并对应“文献”记载,那么却会相对容易一些,也更能让人相信。以这种手法,西方曾经虚构过一段中国历史。

1615年,法国传教士金尼阁编写了《基督教远征中国史》,这本书在中国的名称却诡异的称为《利玛窦中国札记》,其中提到利玛窦接待开封犹太人。按照此书记载,当时开封已经形成犹太人大社区,居住了大量犹太人,还有一个犹太会堂、—礼拜寺,以及有大量文字材料和经书。

清朝晚期,西方传教士先后轻易的发现了三块碑(中国人死活都没有发现三大碑),即开封犹太人三大碑——弘治碑、正德碑、康熙碑。三碑都讲述犹太人来华定居开封,但弘治碑说始于北宋,正德碑说始于汉代,康熙碑说始于周朝,此外来华规模很大,七十姓氏、至少数百人规模,还曾被北宋皇帝召见,在华时间很长,多次修建犹太清真寺,曾在弘治、正德、康熙时立碑。

然而,开封犹太人在中国声势浩大,竟在史书上毫无踪迹,文人墨客札记只字不提,地方志毫无记载,这不是开玩笑吗!因此,犹太三大碑必是造假无疑,想将犹太历史嫁接到中国历史上,用心极其恶毒。让人无奈的是,如今依然还有不少人对其深信不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更重要的是,先有金尼阁的“开封犹太人”记载,后有犹太人三大碑,出土的石碑似乎印证金尼阁的记载,由此似乎证明这是一段真实的历史。这是因为在中国,容易被戳穿,如果换成其他国家的话,那么这种伪造历史的方法会不会被识破?

为了传教,为了证明西方宗教,传教士在中国肆意伪造历史,那么他们在埃及、两河流域等,会不会为了证明“圣经”真实,而伪造一些文物呢?毕竟,西方的“圣经考古学”可是鼎鼎有名,而埃及、中东、两河流域等地区,与圣经关系极为密切。(下图,利玛窦雕像)

汤若望与南怀仁

对于身在异乡的西方传教士来说,直接篡改中国历史难度很大,但世事无绝对,西方传教士在就曾篡改过中国天文史。

首先,汤若望篡改历史。中科院与中国科技大学三位学者合著的《被“遗漏”的交食:传教士对崇祯改历时期交食记录的选择性删除》论文,考证发现崇祯年间有24次交食,至少10次交食记录被汤若望等删除(显然是删除西法失败的记录,此必有内应配合),因此才有明史中的“西法八战八胜”、碾压中国传统方法。

其次,南怀仁自述造假。南怀仁在自述中得意的说:即便欧洲最顶尖的天文学家,推算与实际观测都会存在巨大的误差,“在中国人把我们的天文学和计算同天体运动进行比较的这么多年中,竟然没有发现有丝毫的差池!我坚持认为,这是因为神的仁慈掩盖了任何可能的误差。”这不是造假是什么?可笑康熙自诩精通天文,却不知被骗的一塌糊涂。

汤若望与南怀仁能够成功篡改中国历史,具备两个基本优势,即:一方面有信徒的里应外合(上文伪造石碑就必然需要内应,比如碑文写作),一方面清朝防汉政策导致传教士掌控了钦天监,给篡改历史提供了便利。

更为重要的是,由此可见明清之交的中国古代天文,至少不比西方的差,但在内应配合、清朝自废武功下,后人相信了汤若望等对中国的贬低,从而自认为当时中国天文已经大幅度落后,而需要欧洲天文来“拯救”。更可悲的是,欺骗了中国的汤若望等人,如今却依然被很多国人推崇备至,完全看不到“恶”的一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后,关于本文话题,还有三点值得思考:

首先,西方传教士出现在哪,哪就出现很多“幺蛾子”,就有很多“重大发现”,在埃及如此、在西亚如此、在中国也如此.......既然在中国虚构历史,那么在其他地方呢?

其次,西方传教士篡改中国历史的种种行为,证实他们的节操与道德堪忧,因此与传教士有关的中国历史,或许都需要重新审视一番,而不能对其盲从盲信。

第三,推崇西方传教士的人,往往潜意识中将其贴上了“先进”、给中国贴上了“落后”的标签,故而百般为其辩护。但以汤若望删除记录、南怀仁造假来看,标签贴的真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