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月 5 日晚间的一场大雪后,世界级古典音乐大师,日本知名指挥家小泽征尔,于 2 月 6 日,因心力衰竭在家中去世,终年 88 岁。

陪伴在他身侧的长女小泽征良说,“没有任何的呼吸困难,似乎也没有任何的疼痛,就那么睡着了。 ”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晚年和病痛搏斗的小泽征尔,留下了“音乐就是日落”这样的奇迹,但于私,却也时刻历临着要亲眼见证亲友为财产而争斗翻脸的痛局。

近日,据日媒《News Post Seven》报道,近日小泽友人出面爆料,小泽病榻前,亲睹家人为争 30 亿日币遗产反目成仇,导致晚年临终,仍不得安宁。

晚年的时候,小泽征尔选择回到家中疗养,唯愿环境清幽。但妻子,儿女却往往在缠绵病榻的他面前大吵。

“周遭的人都因此担心小泽征尔,也很担心他本来会好的病都好不起来了。”小泽征尔的友人回忆说。

如今,属于世界的小泽征尔离世了,而家庭的遗产大战仍在继续。

传奇造诣下,面对生命衰老的无奈,让人唏嘘。

1.晚年的小泽征尔,在病痛和家庭纠纷中度过

小泽征尔的后半生,都在和疾病搏斗中度过。

2005 年,接受白内障手术;2009 年,74 岁的他确诊了食道癌,用近 1 年的时间去调理和做手术控制;2015 年,腰部受伤,之后又被心肺各种疾病缠身。

即使如此,小泽征尔依然热爱舞台。身体状况好时,他就继续演出,一直没有彻底离开舞台。

直到 2023 年,已是生命末期的他还和老友,91 岁的约翰 · 威廉姆斯在指挥台上再度相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和病痛的顽抗,更成为指挥台上的奇迹。

但传奇亦是肉身,避不了一地鸡毛。

小泽征尔有过 2 段婚姻,第一任妻子是日本钢琴家江户京子,两人的婚姻持续 4 年后结束。

后来,小泽征尔与日俄混血模特、演员入江美树结婚,两人育有一儿一女。大女儿是小泽征良是一名随笔作家和翻译家,小儿子小泽征悦是一名演员,曾出演过夏目漱石。可说是文艺圈世家。

但背后,这一家人却围绕着小泽征尔的 30 亿家产,纷争不断。

早在 2022 年,就有小泽征尔的熟人报道,家人的关系常有间隙,而小泽征尔只能在病床上沉默地听着这一切。

2021 年 2 月,小泽任理事的交响乐团 SKO 财团,由女儿小泽征良代替他成为了理事,而这个财团的任何事宜,自然都交由小泽征良打理。而妻子入江美树和儿子小泽征悦则不参与 —— 随着小泽征尔年事已高,事务所运营本身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妻子和儿子这一边,都赞成将事务所关闭,而女儿小泽征良则希望继续开下去。

“父亲对音乐文化的心血,应当让事务所继续存在。”

他们的争吵不仅涉及事务所,还涉及到继承问题。

小泽征尔在东京拥有约 750 平方米的土地,这项价值约 10 亿日元。另外,据儿子小泽征悦向媒体透露,小泽征尔在夏威夷、洛杉矶、巴黎、瑞士等地都拥有别墅,全部折算下来,最少也要 30 亿日元。

“为了这些遗产,家人经常要吵翻天,有时甚至要吵到怒吼的地步。”小泽征尔的友人这样说。

这场纷争,似是导致家庭关系分裂的导火索,而背后涉及到的,显然不仅限于规划的分歧,还有更长久的感情纠纷。

2.女儿接管事业,是矛盾源头之一

小泽征尔三位至亲的纷争,已持续了 20 年。

而凡事都有源头,这些年,小泽征尔的大事小事,都是 长女小泽征良在管。

小泽征良,是日本一位名号响亮的艺文界人物。她毕业于上智大学,去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现场实习,年轻时候就参与歌剧公演活动,之后成为翻译家、随笔作家,她将在美国的生活写成为《不结束的夏天》,成为日本畅销书。

从 1992 年以来,小泽征良每次都陪同父亲去长野参加松本音乐节,一直都是照顾父亲的孝女形象。离婚后,小泽征良也带着儿子返回娘家居住,小泽征尔与外孙的关系,一直很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父女间的情感纽结固然不是坏事,但于小泽征尔的妻子和儿子而言,偶有觉得小泽征良的控制范围过多。

小泽征良曾在日本杂志《羊角面包》的采访中以“灵魂树”来形容自己与父亲的关系,她描述自己与父亲,与儿子是同一种灵魂,而母亲和弟弟就是另外一种。

她坚信,自己是能够传承父亲音乐精神灵魂的人。

但在一次次的纷争,以及小泽征尔背后巨大的音乐财产面前,商标使用费和演出后产生的巨额收益,早已掺杂在亲情之中。

目前大部分土地都已过户给妻子入江美树,但一部分还保留在小泽征尔手上,围绕它的争议还在持续。

如今斯人已逝,真相难寻,也许也从来不存在真相。

唯一可确认的是,从小泽征尔家族面对媒体的回应来看,处于各说各话,家人间缺少沟通共识的状态。

3.与中国有着不解之缘的世界级指挥家

为音乐献身,培养音乐年轻人的奉献精神,这才是小泽征尔留给世界的最宝贵财富。

与中国有着深厚缘分的小泽征尔,一直都牵动中国观众的心。

1935 年,他出生于沈阳,次年随家人搬到北京生活。他的许多童年记忆,都与北京有关,一直称自己是“半个中国人”,他也曾将母亲的部分骨灰撒到中国,因为要做“半个中国人”。

二战结束后,小泽征尔才回到日本东京,开始学习钢琴。

年少时,小泽征尔很有钢琴天赋,但少年时因打橄榄球而伤了手指,不得已转行开始学指挥,师从知名音乐教育家斋藤秀雄。

20 多岁,小泽征尔远赴法国学习音乐。1959 年,他参加贝桑松国际指挥比赛一举夺冠,自此在欧洲有了一定知名度。那时,他 24 岁,意气风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后来小泽征尔又到美国,先后跟随顶级指挥卡拉扬和伯恩斯坦学习。

天赋,努力,再加上名师指点,很快让他闯出一片天地。

1970 年,小泽征尔担任美国旧金山交响乐团的常任指挥。不久后,又成为波士顿交响乐团终身指挥,并在这个岗位上工作了近 30 年,成为西方交响乐团首屈一指的亚洲首席。

《纽约时报》写道:

“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一场运动改变了古典音乐界,小泽是这场运动最杰出的先驱:大量东亚音乐家涌入西方,这反过来又帮助西方古典音乐的福音传播到了韩国、日本和中国。”

与中国的不解之缘,伴随着小泽征尔的音乐生涯。2002 年维也纳新年音乐会,问好的环节,小泽征尔转过头,瞪大眼睛,认真用中文说了三个字“新年好”,然后微笑。

“聆听西方古典音乐的中国观众,心里有一团火。”

晚年的小泽征尔,边饱受痛楚,但对于音乐家而言,这痛苦也在随时转化为搏斗至死的喜悦。

死神几度叩门。

早在 2005 年,小泽征尔接受杨澜采访时就表示,“不敢想象 80 岁”。

2010 年,他又接受了摘除全部食道的手术,八个月后复出,在康复记者会上复出的他说:“说真的,当时觉得没救了,得病的时候就觉得不太妙。”

同时,他也含泪感谢妻子,儿女的支持。

据小泽征尔的学生俞潞回忆,摘除食道后,小泽征尔只能每天吃少量的食物,登台的次数屈指可数,但只要有机会,这个音乐的老顽童还是会重返舞台,再度拿起指挥棒。

“一直有想吐的感觉。用了抗生素,我身体里都是那些东西,满肚子的药,但能重归舞台还是幸福的。”

村上说,音乐是小泽征尔“人生不可缺失的燃料”。

“这就是我的生命啊,在听到音乐的时候,在挥动手臂和大家一同演奏的时候,我感到我又能指挥了,有种音乐与生命相连的感觉。”

参考材料:

1. https://www.nytimes.com/2024/02/09/arts/music/seiji-ozawa-dead.html

2. 回忆|关门弟子俞潞眼中的小泽征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