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观众,更恨我自己!”

她就是王姬,《北京人在纽约》中的女主阿春。

她为何会如此发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八十年代放弃工作迫不及待选择出国。

拍摄《北京人在纽约》大火。

儿子却因此造成终身残疾。

自认愚孝,还要求女儿跟她一样。

不认命、不服命,最后因为儿子不得不信命。

命运所给的东西都早已暗中标好价格。

王姬的一生,越争越输。

扒开事情的表象,才发现这一切都早已注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62年出生的王姬,其实最开始没想当演员。

毕竟,在那个时候,表演并不是多体面的工作。

然而,一次机遇打开了王姬新世界的大门。

她跟香港公司合作,拍摄电影。

因此,她发现她竟然对演戏有无比浓厚的兴趣。

所以她打算到专业学校进修。

也正是这个决定,让她原本美好的生活开始180度大逆转。

她考进了“北京人民艺术剧院”。

本以为这是能尽情释放魅力的舞台。

谁知这竟然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深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因为进人艺前,王姬已经有一点知名度。

她自然是有些傲气。

偏偏人艺想要所有人都要听话,少不了刻意打击。

进入人艺几年,王姬依然摸不到重要角色的边。

当时宋丹丹跟她是同一批。

每次放出拍戏名单,她俩就要去厕所哭一场。

然后再一块儿喝酒解闷。

王姬自然是不服输,她硬是咬牙走出了一条路。

她利用自己之前的知名度,去北京卫视主持节目。

人艺不允许演员接外务。

她就反驳说:“我用的是自己的时间。”

也确实是这样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角色越小需要参加的剧目越多。

再加上还要主持节目。

她每天凌晨两三点睡觉,第二天八点继续上班。

她不止一次地在心里抱怨:

“恨死观众了,要来看表演。”

但她的努力也确实有效。

86年、87年,春晚两次邀请王姬参加。

一年有四十部戏找上门。

然而,人艺全给推掉了!

这种“暴君”统治,让王姬对人艺的恨意越来越深。

“我一定要离开!”她心里想。

恰逢那时国门开放。

外面纸醉金迷的世界让王姬迫不及待想要出去看看。

岂知,看似美好的世界竟是催人命的“毒药”。

02

87年,王姬揣着60美元,坐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

彼时的她仅仅只会三句英文。

还好,大洋彼岸有亲戚在。

但是事情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

语言不通,初到美国的王姬宛如傻瓜。

无奈之下,她只好借了叔叔的钱,报名语言学习。

刚来就背上巨额债务。

不过这还不是最悲惨的。

最不能接受的是巨大的心理落差。

在国外一边学习一边打工,是别人眼中的“二等公民”。

而在北京,有知名度的她甚至可以吃饭不用付钱。

以至于还没几个月,她就想要回国。

可是一想到是狼狈回国。

王姬就难以接受。

要强的她还是撑了下来。

也让她离“悔恨”更进一步。

随着王姬丈夫来到北京。

两人通过奋斗,让生活日渐安稳。

恰好这时,冯小刚的一通电话给了王姬一个天大的机会。

有些“毒药”总是包裹着甜蜜的外衣。

《北京人在纽约》邀请她出演女主“阿春”。

并且还是跟影帝姜文合作。

阿春完全符合她的经历,并且还是优秀的制作班底。

王姬没理由不同意。

谁知道这个决定让她日后想起来就悔恨不已。

为了更贴近现实,剧组在纽约取景。

这让他们的花费成倍增加。

时间紧、钱紧、任务紧。

“三紧剧组”直接双管齐下,开两个组。

导演有两个,演员却没有分身术。

演员们只好A、B剧组两头跑,忙得不行。

偏偏王姬又得到了一个她最不想听到的“好消息”。

03

她怀孕了!

这个剧本能让她衣锦还乡。

王姬不想松手。

哪怕连睡觉的时间都没有。

王姬在休息的时候不止一次跟肚子说:

“宝贝,我不管你是男是女,跟妈妈再坚持一下。”

拼命三娘,王姬习惯了这么努力。

然而,肚子里的孩子并没有习惯。

拍完戏,王姬终于有空关心孩子。

却发现四个多月的孩子,肚子一点也不长。

吓得她赶紧去了趟医院。

还好只是发育不良。

后来,孩子生下来,也没缺胳膊少腿。

王姬的心放回了肚子里。

谁知噩耗在孩子一岁半的时候出现!

原本以为儿子只是先天不足,发育缓慢。

谁知竟然生病一次比一次严重。

一岁半时发烧,还抽起羊角风。

到医院一查才知道,竟然患有自闭症,伴随着智障、癫痫。

后来的她无比悔恨接这部戏的自己。

哪怕它让王姬的事业起飞。

倘若人艺能重视人才,王姬也就不会年纪轻轻远离家乡。

导致为争口气,不顾自己和孩子身体健康地拍戏。

不论如何,现在的王姬只能努力挣钱。

王姬在国内拍戏挣医药费。

只好让妈妈去国外照看孩子。

母亲五十多岁,为了女儿远离故土,从头学习英语。

因此,王姬对母亲越发地好。

甚至到了愚孝的地步。

她还教导女儿:

“我只要你将来像我对外婆一样对我好就行。”

或许是言传身教。

虽然女儿刚开始对于这样的弟弟不能接受。

但随着相处,女儿也将他当成了亲人。

慢慢地女儿长大有了工作。

王姬要求女儿上交十年工资。

从百分百到百分之十递减。

女儿也欣然同喜。

生活总不会是一帆风顺。

“痛饮生活的满杯。”这是王姬最常说的话。

把苦难当作美酒,一饮而尽。

如今女儿长大,无比孝顺。

儿子的癫痫也有所抑制。

一切都在好转。

生活有酸甜苦辣。

但无论何种滋味都是宝贵的经历。

满怀希望,一直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