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里,辛权笑了,大海问:“权哥,你笑什么?”

“不是,也许两件事是一件事啊。”

“怎么一件事?”

“他们是不是把经理和内保也打了?”

“权哥,你知道了?”

辛权问:“你什么意思?”
“权哥,我得找你啊,你帮我打他啊。”

辛权问:“你跟你爸说了吗?”

“权哥,我没跟我爸说呢,我这不先跟你说吗?”

“那你爸是什么意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没跟他说,我跟我爸说,我爸肯定上火,我他妈是家里独生子,打我还得了?我妈知道了,我爸电话关机,应该是跟我小妈在一起呢。”

“哦,你爸不在家啊?”

“在家。他把我小妈领回来了。”

“哦,那我知道了。一会儿你跟你爸说一声,让你爸给我打个电话,我看你是什么态度。本来我今天也要找这伙人。”

“哦,行,那我一会儿跟我爸说一声。”

“行,没事,豪弟,他打你肯定不行,他给店砸了还了得了?你先撂了吧。”辛权和海子结束了通话。

大海把电话打给了加代,“是加代吗?”

“你好。”

“我是权哥的兄弟,大海。”

“知道。”

大海问:“你在哪呢?我去找你,见面聊呗,电话里说不明白。你要钱,我这边还有点事没解决呢。”

“你来酒店吧。”

“你等着吧。”海子挂了电话。

四十分钟左右,大海领了五十来人到了酒店楼下,让四十来个兄弟在楼下,带着十来人上了楼,来到了餐厅。加代和小玲等十来人正在餐厅里坐着。大海和加代握了握手,坐下了。环视一周,大海手一指小玲,小玲挺怕大海,叫了一声,海哥。

大海咬牙切齿地说道:“俏丽娃,昨天晚上有你是吧?就因为你啊?”

加代一摆手,“你跟我谈。她的钱怎么说?”

“什么钱?”

她在我那上班,客人叫她过去敬酒,她不去,我还给她钱呀?再一个,因为她,我店被砸了,店里的经理的内保被打了。我听说在里面还放响子了。以后我的客人还敢来吗?我的买卖还干不干了?哥们儿,你要是吃江湖这碗饭,混社会的,你得知道规矩。”

“什么规矩?”

“你得给我拿钱。”

加代一听,“你要我给你拿多少钱?”

“你给我五十万。我真没欺负你,哥们儿,我楼底下还有五六十人我都没叫上来,知道不?我一点儿不难为你们。我这是给权哥面子了。”

“辛权叫你过来跟我要钱了?是他让的吗?”

大海一摆手,“你别跟我提权哥,他不可能跟我说这话。权哥是纯粹的大哥,怎么能让我过来跟你要钱呢?人总得讲理吧?你砸我店了,你不给我赔钱能行吗?”

“哥们,你知道我是谁吗?”

大海一听,“我不管你是谁,你是谁又能怎么样?你还真就别跟我提那些。哎,你知道我怎么成名的吗?我成名战第一个就是打了沙老六。艹,我就不怕恨的。”

加代以藐视的眼光看着大海。大海说:“别跟我玩眼神。哥们儿,你北京的,你不用玩眼神,怎么的,你要打我呀?”大泛一回头,对自己的兄弟说:“你们他妈瞎啊,看不到他的眼神啊?”十来个小子一听,把五连发全都抽了出来,对着了加代等人。

加代一愣,大海说:“怎么的?还有眼神吗?你们几个啊,你们还行,没有眼神,都坐着看呢。加代,你是领头的,我就冲你谈。这钱是你给还是谁给?”

加代看了看,说:“哥们儿,你真行啊。我都没有这意思,你跟我玩这个。五十万是吧?我给你。什么时候要?”

“现在就要。”

加代一转头,“帅子,去车里取五十万来。”

大海一听,“你挺痛快呀!”

加代主产:“那怎么办呢?你都拿响子了,我也不敢不给呀。”

大海朝着两个兄弟一挥手,“你俩跟他下去。”

郭帅去车里取了五十万过来,往大海面前一放。大海看了看,“这不会少吧?”

“你点点也行啊。”

大海说:“少不少,也不差那三五百的了。兄弟,那我就走了。临走之前跟你说一句话,你要感谢权哥。今天要不是你给权哥打个电话,权哥要不是跟我打个招呼,五十万?一百五十万都化不了这个事。你打听打听,这一左一右,谁敢砸我的买卖!不对啊!”

加代一听,“怎么的?”

“你还得给我加点钱。”

“什么意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把我歌手带走,不得给我加点钱吗?你再给我加十万。”

加代气得眉毛一皱。大海一看,“怎么的?你他妈还有眼神啊?把响子给我。”兄弟把五连发弟了过来,大海咔嚓一下顶上了膛。“给不给?”

加代对郭帅说:“再去取十万。”郭帅下楼又取了十万。

这十万钱放到大海跟前,大海哈哈大笑,“行行行,好了,这事儿就了。”转头,大海看着小玲说:“你的工资啊,就别指望了。还能给你开工资啊,你怎么想的啊?”

小玲一句话不敢说。大海又看着加代说:“加代,你认识焦元南啊?焦元南是个选手,跟我年龄相当,我也听过。如果焦元南没进去,我可能还掂量掂量。可是他都进去了,能不能出来都是未知数了,你还跟我提他?你下次提小贤吧。你看你提小贤,我能不能给面子。”

加代说:“行,兄弟,我有数了。”

“哎,我走了。”大海带着兄弟下了楼,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