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儿啊,儿啊,你终于回来了——”一个老妇人拉紧握着的手,脸上有泪滚下。

“乱叫什么呢?”人群中的一个年轻人低喝出声。

被老人拉着手的中年男人却是皱眉瞪了他一眼,然后半蹲在老人面前:“妈,是我,我回来了!”

人群一阵静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个春节,是鲁轩昂到任湖城县的第一个春节。

按惯例,县委五套班子,都得下基层慰问。

分了片区之后,鲁轩昂从初一走到初三,一直马不停蹄地在农村穿梭,中午就和随行人员随便吃点泡面应付,因为正值过年,哪怕是路边,店铺也都关门回家过年去了。

何况,鲁轩昂来的这一个片区,是湖城县最为贫穷的地区。这个村,据说也是最穷的村,叫蓝田村,在一个半山坡上。

被人叫“儿”的这一天,是正月初三,这一家,只剩下一个老妇人。

听村里的干部说,老妇人的儿子一家都在外面,女儿已经出嫁,老伴在两年前去世了,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在村里生活。

因为眼睛不好,她没有跟着儿子到城里去住,说是在村里,她自己闭着眼都能走路,不像在城里,她哪里都不敢去。

一般领导去上门探望,都会主动跟主人家握手。

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老妇人刚握住鲁轩昂的手,就一直“儿啊儿啊”地叫个不停,弄得周围的人很是尴尬。

这不,年轻的秘书小李就出声想喝斥老妇人,让她不要乱叫。

没想到他刚出声,就被鲁轩昂的眼光瞪了回去,只好讪笑一下,退到一边。

鲁轩昂看着老人流泪的脸,心里也不好受。

他自己也有老妈,每次回去看老妈,她也会紧拉着他的手不放。因为从工作后,鲁轩昂也很少有机会陪在老妈的身边。

这不今年本来想着带着老婆孩子回老家去过年的,但他又琢磨着刚到湖城县,还是需要下去走走。

老婆带着孩子先回老家了,他也想着,等下完基层,就赶回去跟他们团聚,哪怕待个一两天也行。

如今见老人拉着他一直叫“儿”,他这心里也觉得酸酸的。

再次确认了老人在村里有得到照顾,鲁轩昂的心里这才好受一些,还特别关照着说:“老人只有一个人在村里生活,若是可能,村里安排人时常过来看看她有什么需要才好。”

村干部连声称好,说是村里一直都有的,青年志愿者,还有学生都有经常过老人家里看看。

鲁轩昂点点头,这才起身准备离开。

没想老妇人把他的手抓得更紧:“儿啊,你又要走了是不是?你不想要妈了吗?你这一走,又要好久是不是?”

她看似瘦弱的手,此刻却迸发出无穷的力气,抓得鲁轩昂的手都没有办法挣脱。

小李见状,就想上前掰开老人的手。

鲁轩昂又用眼神制止了小李。

他重新蹲下来,温软着声说:“妈,您放心,我不走,我去给您做饭吃好不好?您看,都快中午了,您也饿了是不是?我去做了饭,咱们娘俩一块吃好不好?”

“好,好好!妈好久没有吃你做的菜了——”老人喜颜于色。

周围的人却是神色各异。

鲁轩昂抬手看看手表,确实是快中午了。想起前两天中午,他们都吃的泡面,他转头对村干部说:“要不,咱们今儿就在这里做饭吧。你们不是说年底有给老人送粮送菜吗?咱们就简单弄点吃了,走的时候给老人留点钱,回头再让人送些食品过来,你们看怎么样?”

“鲁书记,这怎么成?这里环境不好,而且地方又小——”

村委王主任的脸涨得通红。他们确实年底给老人送了一点,但这一点,真的是一点!

也就一袋五斤的米,一瓶小瓶矿泉水那么大的食用油而已。

而且,老人家里的锅碗都那么脏,让鲁书记在这吃怎么可以!

鲁轩昂笑笑:“没事,简单煮点粥或者面都行,总比我们在车上吃泡面要舒坦吧?”

因为老人仍然紧紧握着鲁轩昂的手,他只好把老人扶起来:“妈,我们去做饭好不好?您在一边看着,我不会走的,这样您就放心了吧?”

“好,这样好!”老人笑着任由他扶着自己,朝着简陋的厨房走去。

说是厨房,其实只是屋里一角的一个小灶台,刚刚鲁轩昂也发现了,小灶台,就在屋子的进门处,而刚刚他们待的地方,是里屋,也是老人睡觉的地方。

小李这会学精了,他凑到鲁轩昂耳边说:“鲁书记,我出去买点菜和肉吧。”

“嗯,好。”鲁轩昂点点头。

王主任赶紧说:“现在大过年的,不好买,我去我家里拿些过来吧,你们都在这等着,我去去就来。”

鲁轩昂想想也是,就说:“小李,你跟着王主任一块去,按物价多少,给王主任家里付了钱。”

“不、不、不用的——”王主任连忙说。

小李却是搂着他的肩膀:“走吧。”

镇上陪着一起来的镇长刘光心里七上八下的。他这一路连话都不敢说。

对于这位新上任的县委书记,他还摸不着脾气,今天看这架势,他老觉得有点心慌,似乎会有什么事发生似的。

狭窄的屋子因为这一行人的到来,本来就显得逼窘,现在他们一动,好像更转不开了。

看着老人还是紧抓住他的手不放,鲁轩昂想了想,说:“刘镇长,要不我带老人出去转转,你们辛苦一下,把这里的东西清洗清洗,一会小李他们回来,也可以做饭。”

书记都开了口,刘镇长怎么敢不答应。他和另一位镇干部应下了,就开始动手洗锅碗。

虽然心里有不情愿,但这当口,不情愿也得装得很情愿不是?

这一天的天气其实不错,阳光普照的。

鲁轩昂扶着老人想出门,想了想,忽然蹲下身子:“妈,我背着您出去吧。”

“鲁书记——”刘镇长吓了一跳,觉得这鲁书记是不是演戏演上瘾了。

“没事,你们别管我。”他还是蹲在老人面前。

老人乐得脸上都开了花:“儿啊,你还从没有背过妈呀!”

说着,她趴到鲁轩昂的背上。

老人其实很瘦小,体重也很轻。鲁轩昂甚至觉得,她还不如自己10岁的的儿子那样重。

走出家门,鲁轩昂背着老人,慢慢沿着村里的小路走。

老人显得很开心,她对村里的路也熟,虽然眼睛看不太清楚,但基本都能指出正确的方向。

有几个小孩子玩闹着迎面而来,他们看到鲁轩昂背着老人,好奇又意外。

“你是谁呀?怎么背着柳婆婆?”其中一个小孩子问。

“我是她儿子。”

“你胡说,柳婆婆的儿子早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