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974年女友到车站送我踏上军旅,四年后,我提干排长如约迎娶她

“家言,你应该考虑去参军了。”父亲的话一直在我的脑海中回荡。

那是在1972年的一个寒冬,我刚刚满18岁,刚从学校毕业,被分配到本地的中心小学担任一名语文老师。父亲是镇上仓库的会计,母亲在家里做些针线活来补贴家用。作为独生子,我一直受到父母的疼爱和期待。

然而,就在这一年,我原本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一切都因为我表哥的突然造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叫段家言,18岁那年刚刚高中毕业,本想响应国家号召,去参军入伍,为祖国献出一份青春与力量。

然而,命运却对我开了一个玩笑。就在我做好参军的准备时,母亲突然患上了严重的肺病,家里的支出骤增,我不得不放弃了参军的计划,先在乡下的中心小学找到一份教师工作,帮补家用。

两年后,母亲的病情渐渐好转,我重新燃起了当兵的念头。我向父母提出了想参军的想法,起初他们有些不放心,毕竟我是家中的独子,是他们的心头肉。

但当我提起表哥退伍的情景,以及我对他的崇拜和向往,父母开始动摇。他们知道,表哥回来后变得成熟稳重,他们为他骄傲的同时,也开始认可我参军可以成长的想法。

于是,在1974年冬天,我毅然决定参军入伍。临行前,父亲拍着我的肩膀说:“好儿子,替你父母争口气!国家需要你,你一定要好好干,别丢我们的脸!”

我深深地拥抱了父母:“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

然而,对于我的女友王佳玉来说,她更加难过和不舍。

王佳玉是我们本地医院的一名护士,比我小两岁。我们是通过她的妹妹王佳丽认识的。

当我初次登上讲台时,我对教学毫无经验,每当上课时,我总是结巴,难以清晰地传达知识,学生们听得一头雾水。

下了课后,我反思不已,整个下午都在教室里埋头苦练,准备课件、练习授课。渐渐地,我对教学变得游刃有余,学生们的笑容让我感到满足和成就。

在我的学生中,有一个名叫王佳丽的女生,她活泼好动,常常在课堂上捣蛋。

“段老师,我可以帮您介绍对象,这样您就不必再叫我回答问题了!”课后,她笑着对我说道。

我无奈地摇摇头:“你就好好听课吧,年纪轻轻就有这么多心思。”

学生的话让我感到有些尴尬,但当天晚些时候,王佳丽的姐姐王佳玉来接她放学,我第一次见到了这位漂亮的姑娘。

放学后,王佳丽牵着一个美丽的姑娘走过来,甜甜地对我说:“段老师,让我介绍一下,这是我姐姐王佳玉,她是我们村里的护士,漂亮吧?”

我有些局促不安,连忙打了个招呼:“你好,我是段家言。”

王佳玉微笑着,声音清澈动听:“老师您好,我听佳丽提起过您很多次,感谢您对她的教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佳玉身着一袭淡蓝色裙子,身姿挺拔,笑容如初春的阳光般温暖甜美。自那天起,王佳丽就像是一个小红娘,成了我和王佳玉来往的借口。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之间的关系也日益密切。有时候碰巧遇到王佳玉来接她妹妹,我们会随意聊上几句。平时,我也会透过王佳丽向王佳玉传递一些消息。我能感受到自己对这位大方漂亮的护士姑娘渐渐滋生了情愫。

最终,我鼓起勇气邀请王佳玉一同外出逛街,并向她表白我的心意。“佳玉,我其实很早就喜欢你了……”我结结巴巴地说,心跳加快。

王佳玉的脸颊泛起红晕,低下头,过了一会儿才轻声回答:“我也是。”我激动地握住她的手,从那一刻起,我们正式开始了我们的恋情。

和王佳玉在一起的时光是我生命中最快乐的时光。我们常常坐在操场的长凳上,眺望夕阳西下,一起幻想着美好的未来。

然而,在我决定响应入伍的号召,去参军入伍的时候,所有的美好梦想都变成了泡影。在我和父母告别后,我转身拉住了王佳玉的手,只见她眼中泛起了泪花,我心如刀割。

“家言,你一定要在部队里好好表现,成为一名优秀的战士。我会一直等你,等待你的归来!”她坚定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