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975年春节前的一个早晨,我和我的未婚妻张菊兰,在部队的飞行基地上举行了我们特别的婚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为一名飞行员,我的生活充满了紧张和刺激,每天的飞行训练让我几乎没有时间去考虑其他事情。

但在那一天,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与我心爱的人结婚,开始我们共同的生活。

我记得那天清晨,我照常参加了飞行训练,心里却充满了对即将到来的婚礼的期待。

我和张菊兰相识于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的坚强和独立深深地吸引了我。我们的爱情在部队的生活中逐渐萌芽,绽放。

当我穿上军装,站在她面前时,我知道,这一刻,我们将一起迎接未来的挑战和快乐。我对家庭的期待从未如此强烈,我渴望与她共同建立一个温暖的家,充满爱和支持。

那天下午,我和副政委高姓先生一起乘坐部队班车前往遵化县城,心情既紧张又兴奋。我们的任务很简单:办理结婚登记,然后接我的未婚妻张菊兰回部队。

虽然这听起来很简单,但在那个特殊的年代,每一步都充满了不确定性。

高副政委是个和蔼可亲的人,他对我说:“放心,我会尽力帮你的。”他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安慰。然而,当我们到达遵化县城,一切并没有像我们预期的那样顺利。

首先,我们去了城关公社,寻找负责结婚登记的民政助理。我没想到的是,助理告诉我们必须双方当事人都到场才能办理登记。

我当时的心情难以用言语描述,既焦急又无奈。我解释说:“因为她在河南工作,来往非常不便,如果等她来,我们就赶不上回部队的班车了。”

但规定就是规定,民政助理似乎也很为难。就在我们几乎要放弃的时候,高副政委站了出来,他用他的威望和诚恳,为我争取了一线希望。

他对民政助理说:“这位小伙子是我们部队的飞行员,他的任务重,我们部队已经准备好了结婚仪式,希望你们能通融一下。”

那一刻,我深深感受到了军人之间的深厚情谊和相互帮助的精神。民政助理显然被高副政委的话感动了,他说需要打电话请示县民政局。

那几分钟的等待对我来说仿佛长达数小时,直到他挂断电话,脸上露出了微笑,说:“县民政局同意了,我们可以为你办理结婚登记。”

那一刻,我的心情无法用言语表达,既有释然的喜悦,也有对即将到来的婚礼的期待。我们匆忙完成了所有手续,然后急忙赶往遵化汽车站,希望能按时接到我的未婚妻。

在汽车站,我不停地查看手表,心里充满了焦急。我知道,如果错过了最后一班车,一切都将功亏一篑。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我的心情也越来越紧张。我在心里不断地祈祷,希望她能安全到达。

终于,在等待了似乎无尽的时间后,我在人群中看到了张菊兰疲惫但充满期待的面孔。那一刻,所有的焦虑和不安都烟消云散了。

我和高副政委急忙迎了上去,尽管前方还有漫长的路要走,但那一刻,我知道,只要我们在一起,就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我们三人提着简单的行李,一路小跑着回到了部队班车停靠点,心中充满了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和对当下的深深感激。

这段经历,不仅是我和张菊兰爱情故事的一部分,也是我军旅生活中一个难忘的章节。

当我终于在人潮中看到张菊兰的那一刻,我的心情瞬间从焦虑转为欣喜若狂。她穿着一件简单的棉袄,脸上带着从河南长途跋涉过来的疲惫,但她的眼睛里闪烁着对未来的向往和对我深深的爱。

我冲上前去,紧紧地抱住她,所有的等待和努力在这一刻都变得值得。

“你终于来了,我怕极你赶不上最后一班车。”我紧张的心情在见到她的那一瞬间化为了无边的欢喜。

“我怎么会错过呢?”她微笑着回答,那一刻,她的笑容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的风景。

然而,我们的旅程还没有结束,返回部队的路途比我预想的要困难得多。我们匆匆向班车停靠点赶去,心中充满了对未知的担忧。

时间已经不早,冬天的夜晚来得特别快,寒风刺骨,我们三人紧紧地靠在一起,试图抵御寒冷。

班车迟迟不来,周围的人也开始焦躁不安。我看着手表,心想如果错过了这班车,我们将无处可去。

那种无助和焦虑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但我不能让张菊兰感受到我的恐慌,我尽力保持着镇定,对她说:“别担心,车一定会来的。”

终于,在等待了似乎无尽的时间后,班车的灯光出现在远处,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希望的光芒。我们急忙拖着疲惫的身体上了车,车内拥挤,空气凝重,但这一切都无法抑制我心中的喜悦。

我紧紧握着张菊兰的手,感受到了她手心的温暖,那是对未来美好生活的渴望和承诺。

车子颠簸着,每一个坑洼都让我们的身体紧紧相依。我轻声对张菊兰讲述着部队的生活,试图让她对即将到来的军嫂生活有所了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