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以来,中国航空城市强者的格局是这样的:
京沪两强争霸
广州稳居第三
前三自然不必说,值得一提的是成都,独占航空第四城、西部第一城的位置。
2023年四川天府新区地区生产总值达到4632.8亿元、增长6.9%,综合实力稳居国家级新区第一方阵,排名全国第五。
2023年,四川天府新区集聚头部企业90家、会员企业800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过疫情改变了民航业的格局
更重要的是,新机场的建设改变了很多。
比如大兴机场的分流,首都机场不再是全球第二、中国第一的机场王者。
对成都来说,新机场的效应却空前凸显。
凭借天府机场,成都成为国内第三个拥有双国际机场的城市。

更重要的是,成都凭借双机场之利,一跃成为中国航空第三城。

2023年,成都两大机场的旅客吞吐量:

天府机场4478.61万人次

双流机场3013.81万人次

由此,成都民航旅客吞吐量7492万人次,远超广州的6317万人次。

特别要强调的是,成都已远远超过2019年的5586万人次。

也是上海、北京、广州、成都,中国民航四强城市当中唯一超2019年水平的。
不过,成都两大机场各自表现令人意外,其中:

天府机场竟然反超大哥双流1400多万人次,虽然部分是因为双流机场因大修转移了部分航班去天府机场,但天府机场自身的实力不可小觑。

由此,天府机场也实现了史无前例的大跨越。

2021年6月27日,正式通航。

2021年,天府机场旅客吞吐量435万人次,排名全国第47位。

2022年,天府机场旅客吞吐量1328万人次,排名全国第10位。


2023年,天府机场旅客吞吐量4478万人次,排名全国第5位。

起初,翼哥对天府机场一开始的情况并不十分看好。
毕竟,新的机场需要长时间的培育期,且天府又距离双流那么远,无论是对于旅客,还是对于民航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翼哥甚至认为,和其他新机场一样,到天府机场航班收益将会非常低。
但是在和许多航空公司市场人员聊过之后,这才发现翼哥原有的固化想法大错特错。
他们表示,天府与大兴不太一样,天府不仅仅是分流,这边有很多大型企业,需求还是很大的,到天府的航线收益都不差,所以有的航司开了不少新航线。
翼哥这才注意起天府这里。
成都将新机场建在这里并非一次随意的抉择,而是精心的谋划。

由于四川地处西部内陆地区,不沿边、不沿海,经济的发展离不开对外开放。
那么,变西部内陆腹地为开放前沿最直接、最有效的途径就是构建国际航空枢纽,打通“空中丝绸之路”。
除了地形和空域条件要求,满足地方经济发展需要自然是重中之重。

虽然天府建在了简阳,地处成都高新东区,临近天府新区。

我们知道,航空枢纽与地方经济发展是相互影响,相互促进的关系。

航空枢纽带来的通达性,中转的便利性,特别是集聚效应更是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

比如,上海的浦东机场与浦东新区就是最典型的例子,相关情况可以搜索翼哥上海机场方面的文章。

2023年天府新区举办金熊猫奖等各类展会活动440个、会展业总收入达313亿元,这更能充分发挥天府机场的航空枢纽优势。

更重要的是成都这座城市的魅力和经济活力,让往来的人络绎不绝,以今年春运为例,与北上广不同的是,成都出发、到达的旅客量都名列前茅。

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成都将是继上海、北京之后第三座航空旅客超亿人次的城市。
尤其,随着成都天府机场高铁开通,立体交通网络的逐步形成将助力天府航空枢纽的腾飞。

从某种意义上来看,成都成为中国航空第三城并不是逆袭,而是一种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