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昆曲、京剧名家,人们口中的“阿庆嫂”洪雪飞正赶往乌鲁木齐参加演出。

本来这次演出她并不打算参与,因为从北京到乌鲁木齐路途遥远,洪雪飞又年过半百了。

但是丈夫刘弼汉的支持,让她可以像从前一样放下顾虑,顺利抵达乌鲁木齐机场。

让两人都没有想到的是,一场车祸,让洪雪飞离开了人民、离开了家人。

这场意外实在是太突然,突然到身为丈夫的刘弼汉时常后悔。

最终,他做了一个决定,用最好的方式怀念妻子洪雪飞。

那么,这个决定是什么呢?洪雪飞又有着怎样的一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坎坷身世、从“富家小姐”到“阿庆嫂”

洪雪飞出生在1941年杭州的一户富商之家,父亲是做茶叶生意的,生意相当红火。

照这样看,洪雪飞应该会过得很幸福才对,但遗憾的是那个年代并没有“一夫一妻”的制度,她又庶出,得不到关爱。

尤其是在父亲得知妾室给自己生了个女儿之后,更是将洪雪飞母女一同抛弃,从那之后洪雪飞就与母亲,还有同母异父的姐姐一同生活。

好在洪雪飞自小就很聪明,肯吃苦肯努力,这也让一家三口虽然过得不富裕,但也算幸福安稳。

随着新中国的建立,国家秩序重新制定,洪雪飞也有机会接受教育。

她对戏曲很是喜爱,在报考学校时,考进了北方昆曲剧院,开始与戏曲结缘。

在昆曲剧院,洪雪飞学习非常认真。

老师们对国家文化荟萃很是重视,自然对学生也很看重,老师在课堂上拼命地教,洪雪飞就拼命地学。

在老师的眼里,洪雪飞学习相当认真,很快就掌握了戏剧的基本功。

再加上出色的外在条件,纤细的身段、大大的眼睛,让她很快就得到了登台的机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五十年代末,她凭借一出《琴桃》在戏曲界小有名气。

但真正让她被外界人熟知,还是因为京剧《沙家浜》。

既然是学昆曲,又为什么唱起了京剧呢?

这是因为那个时代,国家并不稳定,在文化上也面临思想风潮,洪雪飞也因此被调到了京剧《沙家浜》的剧组。

在此之前,已经有赵燕侠、刘秀荣等人饰演《沙家浜》中的阿庆嫂,身为一个青年演员,洪雪飞自知自己如果按照剧本演,即使再好也比不过赵燕侠等人。

所以,她第一次有了创新的想法。

身为一个江南女子,她见过许多江南茶楼的老板娘,于是她仔细揣摩,认真钻研。

在“智斗”这场中,她饰演的阿庆嫂,与敌人周旋之中尽显智慧从容,在干练中又不失儒雅。虽然是一个老板娘,但却没有太多市井气,反而多了我党的一身正气。

凭借《沙家浜》阿庆嫂一角,洪雪飞彻底“火出圈”。

要知道,在那个消息闭塞的年代,能够在国民心中留下印象,其自身的实力绝对是毋庸置疑。

在这之后,她将京剧的唱腔、动作,与昆曲相结合,逐渐走出自己的一条路。

幽香兰花、步入婚姻的殿堂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洪雪飞终于再一次回到了昆剧院。

但她当时为外人知晓的身份,是京剧角色、“阿庆嫂”的饰演者,这自然让人怀疑洪雪飞的昆曲实力。

但如果知道洪雪飞的过往,就一定会对洪雪飞有信心。

因为,她的昆曲师承韩世昌、侯永奎、白云生等大家,而这些老师对洪雪飞赞不绝口,对洪雪飞的努力更是多加肯定。

她的老师回忆时曾说:看她一天的日程安排,就足见她的“贪婪”。

早晨五点的时候她就起床背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午跟周传瑛学《长生殿》,下午请姚传芗讲《牡丹亭》,或者是跟沈传芷学《烂柯山》。

按照老师们的惯例,她每天学习前要给老师们表演上一次学的东西,这也意味着她中午没有时间休息。

如此学习安排,让人不得不感慨她的努力。

但说得这么多,没有新的经典作品,她就只会是人们口中的“阿庆嫂”。

也是在探索的过程中,她结识了未来的丈夫刘弼汉。

刘弼汉也是戏曲演员,很早就对洪雪飞倾心。

在那个年代,刘弼汉鼓起勇气,向洪雪飞“奋起直追”,最终俘获了洪雪飞的芳心,两人在1980年成婚。

两人成婚时,洪雪飞已经39岁了,但刘弼汉对她的爱却是浓到化不开。

婚后生活中,刘弼汉对洪雪飞的照顾细致入微。

洪雪飞虽然演出时细致认真,但在生活上却粗枝大叶,好在有刘弼汉的照顾,才让她可以专心事业。

后来洪雪飞四处演出,也是刘弼汉负责家中的事务,照顾一家老小。

在丈夫的支持下,洪雪飞得以醉心于事业之中,演出技巧、技艺也到了提升。

1983年,昆曲戏院排演古典名著《长生殿》中的“杨贵妃”,导演丛兆桓一下子就选中了洪雪飞。

在外人眼里,洪雪飞还是那个“阿庆嫂”,身上质朴、平实的样子,如何能饰演杨贵妃的雍容华贵、“一颦一笑媚众生”?

洪雪飞对这个角色非常用心,而导演组也请了著名演员周传瑛来指导洪雪飞。

周传瑛主演的《十五贯》,在洪雪飞还未踏入戏曲行业时就已经十分出名,尤其是周传瑛的一双眼睛,更是让观众印象深刻。

洪雪飞问周传瑛:“为什么我的研究做不到老师的那种光彩?”

周传瑛告诉她:“你唱“那牡丹虽好”时,心中要想到牡丹花,想着牡丹花盛开真好看,慢慢地你的眼睛就有光了……”

洪雪飞依照周传瑛的指导,在镜子前努力练习,慢慢地,她的眼睛开始有了亮光,对杨贵妃这一角也越来越有感悟。

到了正式演出的时候,观众都在等待“阿庆嫂”如何变成“杨贵妃”。

洪雪飞从台后缓缓走来,观众看到了洪雪飞的雍容华贵、仪态万千之姿,尤其是她将硕大的玉如意高举过头顶、侧头看向台下那动人的姿态与眼神···

观众彻底陷入“杨贵妃”之中,忘了这个人是之前的“阿庆嫂”,以至于后来观众反应过来时说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想不到洪雪飞真的可以饰演这样一位千娇百媚、压倒群芳的贵妃娘娘。”

要知道,那时候的洪雪飞已经42岁,却依旧能让人体会到“杨贵妃”这个四大美人之一的美与媚。

凭借《长生殿》“杨贵妃”一角,洪雪飞之名压过了“阿庆嫂”,也让她的技艺到达了巅峰。

两年后,人们还会从报纸上看到洪雪飞的消息。

报纸称洪雪飞“将幽暗的兰花献给观众”,兰花,是周总理对昆曲的美称。

从这也可以看出洪雪飞对昆曲的贡献之高。

刻苦钻研、突发车祸

从接触戏曲开始,洪雪飞一直在走自己的一条道路。

京剧的演出,让洪雪飞成功掌握了京剧的表演方式,也让她初步踏出了自己的路。

之后在周传瑛等诸位老师的教导下,她又掌握了眼神、神态的要点,让她走在了昆曲演员中的前列。

但艺术是永无止境的,在面对记者询问她:“今后有何打算”?她变得沉默不语。

身为一个艺术家,洪雪飞不可能没有一点想法,早在她曾写过的文章中,她就提到了自己对戏曲的追求。

最后,她回答道:

“我们这一代,是党培养出来的。与老前辈所不同的,就是我们多了一些文化。我想,我们应该成为有文化、有理想的一代人。我曾试着用笔把我学到的唱、念、做、打等技巧写下来,但不成样子。我意识到,学一些理论,就会多一些自觉性,少一分盲目性。我想创作新的艺术形象,也想把优秀的传统剧目带给观众···”

她的话匣子一打开,就停不下来,将她对艺术、对戏曲的追求尽呈给读者。

其实,早在她在江南学习昆曲时,她的老师就告诉她:

“你这个年纪,应该游学访友,更上一层楼……”

老师们对她的关爱,让她始终铭记在心,人到中年,能力、资历、见识都已经有了,是时候将创新,更上一层楼这个事情提上日程。

她开始出国游历表演,朝鲜、伊朗、美国、芬兰等,她都去过,带去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同时,也在努力汲取这些国家的优秀文化、推陈出新。

虽然人已到中年,但洪雪飞始终在学习,从不懈怠。

到了五十岁的时候,洪雪飞的游历少了许多,演出也逐渐停歇下来,终于有时间回过头,与她的丈夫共度时光。

两人闲暇之时,会一起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在院子里看着晚霞听着戏曲,刘弼汉对洪雪飞,还是一如既往地宠溺。

如果日子一直这样下去,相信随着时光的沉淀,洪雪飞会将昆曲带到新的高度,她的人生也会一直幸福下去。

但命运总会在你得意的时候让你失意。

1994年9月,新疆克拉玛依炼油厂建厂三十五周年,炼油厂举办了一场周年庆,邀请洪雪飞前来参加。

洪雪飞想去,又觉得身体未必吃得消。

刘弼汉看出洪雪飞的想法,就支持道:

“边疆人民难得可以欣赏如此高水平的演出,而且这也是给昆曲宣传的机会。”

在丈夫的劝说下,洪雪飞踏上前往克拉玛依的旅程。

9月14日,洪雪飞抵达乌鲁木齐机场,被炼油厂的人接上面包车。

车上,众人舟车劳顿纷纷睡去,没意识到司机也非常疲惫。

次日凌晨4时许,司机一个走神,面包车撞下路基,洪雪飞再也没有醒过来。

一如既往地支持、丈夫的决定

得知妻子离世,刘弼汉顿时悔恨不已。

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的支持,竟让妻子踏上了不归路。

这让他深陷自责之中,好在友人、家人的劝慰,才让他暂时藏起悲痛,准备妻子的后事。

从乌鲁木齐到北京,洪雪飞的遗体又经过了十几天才回到北京。

10月9日,洪雪飞遗体告别仪式在八宝山殡仪馆大礼堂举行,中央文旅有关领导、戏曲界知名人士等出席了这场告别仪式。

而在各大报纸上,也对这件事进行了报道。

观众这时候才知道,曾经的“阿庆嫂”,后来的“杨贵妃”、“晴雯”,居然已经发生意外离开了人世。

克拉玛依炼油厂的有关领导深感内疚,亲自出席了这场追悼会。

对于刘弼汉,炼油厂的领导充满愧疚,但斯人已逝,他们也只能带来十万抚恤金交给刘弼汉,这也是炼油厂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刘弼汉没有怪罪炼油厂,没有怪罪任何人,只是默默收下了这笔钱。

十万元,在那个时代称得上是一笔巨款。

但刘弼汉转身就将这笔钱拿了出来,为了纪念妻子洪雪飞,他用钱成立了“北京青年京剧演员洪雪飞鼓励奖”。

就像他对妻子成婚以来的支持一样,妻子离世后他依旧选择支持。

成立这个“鼓励金”,既是对妻子事业的支持,也是表达他对妻子的怀念。

时至今日,“鼓励奖”已经帮助许多戏曲青年追逐梦想,也让洪雪飞虽然逝去快四十年,但名字依旧在戏曲界流传。

洪雪飞的一生充满坎坷,年幼时遭到父亲的抛弃,也让她对母亲那失败的婚姻有了阴影。

本打算醉心于戏曲,将一生奉献给艺术的她,又遇到了丈夫刘弼汉。

刘弼汉的存在,抚慰了她幼年的阴影,也让她拥有一个幸福的人生,只是可惜,一场车祸让两人天人永隔。

尽管如此,她身为艺术家的一生,终将让后世艺术追求者永远铭记,为后人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