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这条路是应该的,杀人偿命嘛!”在被警察抓捕时,胡文海的脸上还洋溢着笑容,仿佛他不是杀人凶手,而是什么英雄人物。胡文海是村里有名的煤老板,数一数二的富户,像这样一个腰缠万贯的大老板,却做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短短三个小时他就枪杀14人,在法庭接受审判时更是叫嚣说“我计划杀四五十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胡文海,山西榆次人,中学毕业后,他就没继续读书了,自己在外找了个工作,当时的他,年少气盛不肯服软,在工作里多次与同事产生矛盾,1985年,因打架斗殴被单位除名 。

1988年,胡文海承包下了村子里的旧坑煤矿。当时国内各行各业飞速发展,煤炭资源供不应求,胡文海借此机会大赚一笔,成了村子里的首富。1991年,承包期满他还想要继续承包,但按照当时的政策,必须公开招标,村支书拒绝了他的要求。

胡文海的运气非常好,1992年他把包煤矿赚的30万投到了股市里,当时的股市非常兴旺,胡文海在这里又赚了20多万。1993年,他在城里买了一套70平的单元楼,又在老家盖了一座气派的四合院。

1995年,股市低迷,胡文海赔了不少钱。当时恰好村委会对村子里的新坑、旧坑两个煤矿进行公开招标,胡文海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在招标会上,他给出了与上次承包时相同的价格,他觉得这个价格其他人是拿不出来的,让他意外的是,新坑、旧坑两座煤矿他都没能承包下来。村民胡根生,李继以75万买下了旧坑的经营权,原村支书胡贵以105万的高价买下了新坑的经营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此,胡文海非常生气,他坚信这些人和村委会勾搭在了一起,就是要耍他。看着大货车一车又一车的往外运输着煤矿,胡文海的心里极度沮丧,他下定决心一定不能就这么把煤矿承包权拱手让人。

2001年初,村子里的另一座煤矿,南米沟煤矿基本建成,为了筹建这座煤矿。村里向信用社贷款100万元,向村民集资了43万,此时临近还贷期限。村委会商议决定将南米沟煤矿租给个人经营,年租费40万元,租期8年,但需要租赁者先交150万用作偿还贷款。

因为条件高,过了很久都没人租赁,村委会商议决定将租期延长到10年,年租金降到35万,不过还是需要提前缴纳150万。最终只有胡文海一人参加了竞标,并交付了定金,不过他也提出了自己的条件,租金降到30万元,头年租金用自己在城里买的房和10万块钱抵扣。

这和村委会的预期相差甚远,自然遭到了拒绝,胡文海恼羞成怒下放出豪言,谁敢租南米沟煤矿就要收拾谁,村委会哪个干部敢往外出租煤矿,他就收拾谁。无奈之下,村子里只能集体经营,这件事委托村长张三毛负责,对于这个结果,胡文海认定是村干部从中作梗。

在此之前,他曾因为农村浇地的事情与村子里的高氏兄弟发生过争斗,头部受伤,送到医院缝了23针。等他回来之后,胡根生去他家里调解,还拿了23,000元的调解费。胡文海觉得这件事没这么简单,高氏兄弟是十五六年前迁居过来的小门小户,和自己家平常也没什么矛盾,没必要闹到如此地步。

在他的一番推理下,觉得自己只和胡根生等人因为煤矿承包权的事情闹过矛盾,于是便坚信是他要买凶害自己。于是他私下买了炸药、雷管、斧子准备先下手为强。

2001年,竞标失败后,胡文海拿到了1992年和1993年的煤矿工资表,从中发现了500万的漏洞,他坚信这是村干部贪污的,为此他挨家挨户征集了121名村民的签名,开始了长达8个月的举报,但在此期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10月26日,胡文海把胡根生和李继骗到了家中,说是要调解矛盾。可胡根生刚进门就被他抢走了手机,扯下了裤带,还被逼着写自己贪污公款,指使高氏兄弟劈伤他的材料。胡根生不愿写,就被胡文海连开三枪打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之后他更是跑到了其他相关人员的家里,无论男女老少,一通射杀,最后14人丧生在他的枪下,最小的不过只有10岁,而其中只有两名村干部。

在法庭上,胡文海坚持说自己是为民除害,惩处贪官,但其实被杀害的大多数都是无辜的人,即使那些人真的有罪,也应该由法律惩罚,最终他被判处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