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后哐的一声响,经理回头一看,愣住了。郭帅端碰上十一连发,“俏丽娃,都跪下,跪下!”

经理立马傻眼了,郭帅十一连发顶在了脑袋了,“你是经理啊?”

“啊,那个......”

“俏丽娃,跪下,我数三个数,你要是不跪,我让你脑袋放屁。三......”

没等郭帅数到二,经理扑通跪下了。郭帅又一指内保,“你们也是,跪下!”

二十来个内保全都跪下了。加代看了看,斌子不知所措了。给白道开车的班长挺稳重,喊道:“忠子,忠子!”

“啊?”

班长说:“走,赶紧走,别惹祸。吓唬吓唬得了,毕竟不是自己的地盘,赶紧走。斌子,你带忠子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郭帅说:“代哥,你先出去。”

八个战友往门口走。加代回头说:“差不多得了。”

“哥,我知道了。”等加代等人出了门,郭帅一指跪在地上的经理和内保,“你们都他妈跪好了,自扇十个嘴巴。谁要是不打,我放响子打。快点!”

经理带头,一帮内保啪啪自扇耳光。郭帅对围观的客人说:“哥们,你们喝你们的酒,都别看了。”

经理和内保自扇了十个嘴巴。郭帅说:“长个记性。外地来的怎么了?外地来的不能收拾你啊?”指着经理,郭帅说:“你他妈最不是东西。”

“是是是,哥,我不是东西。我就是个经理,我能是个什么?你大人不记小人过。”

郭帅说:“以后别狗眼看人低,记住没?”

“记住了,记住了。”

郭帅把十一连发往腋下一夹,转身正要往外走,感觉衣服有人拽了一下。郭帅回头一看是小玲。郭帅问:“你干什么?”

“哥,你别把我撂下啊。你要是把我丢下,他们不得把我打死啊。你给我带出去,哪怕我回老家也行啊。”

郭帅一听,“走吧。”

郭帅带着小玲往外走,没有一个人敢阻拦。郭帅突然一转身,手一指豪哥,“哎!”

“哎,大哥。”

郭帅说:“这事到此为止。心里有数吧?”

“哦,明白。”

“我这东西不是假的。”说完,郭帅朝着豪哥脚下的地砖哐的一响子。蹦起的地砖碎屑弹了豪哥一脸。豪哥差点都吓哭了,“哥,没事,你走吧。”

出尽风头和郭帅带着小玲从夜总会走了出来。加代在四个六的劳斯莱斯旁边站着。小玲一看,心里感慨,这么多年在夜总会没白来,其他不说,至少能慧眼识人。在众多人中,一眼看到了开劳斯莱斯的大哥。加代一看,问:“你怎么跟出来了?”

“大哥,我没别的意思,谢谢大家了。今天晚上因为我还打架了,老妹今天晚上没挣太多......”说话间,小玲从包里掏了两万多块钱,说:“就当我请大家吃个饭,行不行?哥,你要是能让我陪着,我就障着。如果不让我跟着,我把钱给你,你领这帮哥哥吃个饭,老妹谢谢这几个哥哥。”

小玲的行事挺讲究,一般男人都做不到这一点。加代一摆手,“这钱我不能拿,你留着呗。你呀,只要愿意干这行,找个离家近的,能有个照应。这种地方,这种事势必会很多。今天你是遇到我了,遇到别人怎么办?以后长个心眼吧。我们走了。”

“哎,哥,我知道了。”

加代一摆手,“上车。”

一帮战友上了车,离开了夜总会。小玲自己有一辆捷达,也上了车,开了出去。斌子给加代打电话,“忠子啊,你是不是没吃饱?”

“斌子,我可不喝了啊,我吃饱了。”

“哎,前面有个面条馆,他家有馅饼,还有点小菜儿,他家饭菜也不错。我们到他家再喝点,正好班长说没吃饱,就喝了一肚子酒。我们再吃一口,吃口面条回酒店。”

“不是,回去睡觉得了。”

“不是,大家都不走,怎么就你走呢?你别走,跟着我们停车。”

“艹......,真也是的。帅子,跟前瞻他们停车吧。”加代的车随着战友的车停在了面馆门口。斌子点完菜,要了两箱啤酒,一人一碗面条。斌子刚准备结账,小玲把两千块钱往桌上一拍,“老板,我来结。”

斌子吃了一惊,回头一看是小玲。斌子问:“哎呀,你干什么?”

“哥,我看那大哥不是一般人。我也知道自己什么身份,我也不好意思说太多,我就跟着你们。我给你们结个账,我心里能踏实点。你们该在这吃就在这吃,该在这喝就在这喝。结完账,一会儿我就走了,我开车我就回老家了,不在这边干了,再一次谢谢你们。哥,用我的钱结账,两千块钱够了吧?”

面馆老板一听,“够了够了够了。”

斌子一听,“不是,老板,你把钱拿过来,不用她接。”

“哥,你就别跟我争了。”

斌子一听,“你这成什么了?老妹,你太讲究了。”

“没事没事,哥,你们慢慢吃,慢慢喝,我就不在这了。”

斌子出来喊道:“忠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一抬头,“哎,斌子。”

“哥们,你们看一看这是谁?”

战友们一看,“怎么还不走呢?”

“哎,哥,我结个账就走。各位慢慢喝,将来要是有时间到哈尔滨,要是能瞧起老妹儿,给老妹打个电话,老妹儿请各位哥哥吃饭。老妹,谢谢了。”

斌子说:“她偏要结账,这成什么了?”

战友们纷纷夸赞小玲讲究。加代点点头,没有吱声。加代不吱声,小玲一直不走。加代一看,感觉小玲肯定还有事。

加代一端杯,“老妹,那就不管你了,我们喝酒了。”

“哥,你们喝你们的。”说这话,小玲一直在旁边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