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一九九八年的时候,广东阳江的海风带着一丝咸味。加代在这里接手了一个大型工程,这个项目虽然规模庞大,但短期内难以见到回报,需要大量的前期投入。加代考虑再三,决定将这个项目介绍给兴华商会的会长蒋文斌。蒋文斌出于对加代的信任,接下了这个工程。

工程刚刚启动,阳江当地的社会人物高家鹏就找上了蒋文斌。

高家鹏递给蒋文斌一份材料清单:“工程所需的沙子、水泥、钢筋等建筑材料,都得从我这里买。”

蒋文斌看了一眼,摇头拒绝:“不用了,谢谢。”

高家鹏追问:“你不用这些材料?”

蒋文斌解释:“不是不用,是你的价格太高。我从外地进货更便宜。”

高家鹏威胁道:“不用我的货,你一车货也别想进工地。”

蒋文斌冷笑:“你以为你是谁?深圳王加代是我兄弟。”

高家鹏一听,怒火中烧,上前抬手“啪”的一声给了蒋文斌一巴掌:“在阳江,我不给任何人面子。”

蒋文斌被打懵了,他愤怒地指着高家鹏:“你敢这样对我,我兄弟来了,让你好看。”

高家鹏不屑一顾,命令手下:“妈的,兄弟们,给我剁掉他那根指过我的手指。”

高家鹏的手下上前,不顾蒋文斌的挣扎,将他的两根手指切断。蒋文斌痛苦地尖叫,高家鹏留下一句:“这是给你的教训,你自己看着办。”然后扬长而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蒋文斌的兄弟们迅速将他送往医院,医生紧急进行了手术,尽管手指被接上了,但医生告诉他,恢复期会很长,而且手指的功能将无法完全恢复,会留下永久的残疾。

蒋文斌在手术后清醒过来,立刻给加代打了电话。

蒋文斌声音虚弱:“代弟,你现在在哪儿?”

加代回答:“斌哥,我在深圳,明天回北京。出什么事了?”

蒋文斌痛苦地说:“代弟,我在阳江出事了,手指被人切断了……”

加代听后心里一惊,立刻说:“斌哥,你等着,我马上过去。”

挂断电话,加代立刻召集武猛、于永义,还有盐田海河帮的老大阮军生,一行人直奔阳江。

在路上,加代担心高家鹏的实力,让武猛联系湖南帮的老大毛天赐,请求支援。

他们到达阳江后,看到蒋文斌憔悴的样子,加代愤怒地说:“我必须要收拾这个高家鹏!”

蒋文斌的王经理在一旁劝道:“加代,你要冷静。高家鹏在阳江很有势力,黑白两道都有人,所有工程的老板都从他那里进货。”

加代坚定地说:“这分明是欺行霸市!我得好好教训他。王经理,给我高家鹏的电话号码。”

王经理将高家鹏的电话号码告诉了加代,加代毫不犹豫地拨通了电话。

加代的声音在电话中显得格外冷静:“高家鹏,我是深圳的加代。蒋文斌是我兄弟。”

高家鹏的声音带着一丝轻蔑:“哦,就是那个刚来阳江做工程的外地人?你找我有什么事?”

加代直截了当地说:“我兄弟的手指是你砍的吧?你不让外地的材料进工地?”

高家鹏冷笑:“是啊,怎么得,你这是想挑衅我?”

加代继续说:“我现在有五十车砂石料停在工地上,你过来吧。”

高家鹏怒了:“你以为你是谁?在阳江跟我叫板?”

加代冷冷回应:“还有二百车在路上,你最好现在就过来。”

高家鹏咬牙切齿:“好,我这就过去。”

挂断电话后,高家鹏立刻召集了自己的金牌打手卞长志,命令他召集所有兄弟,包括刚从广西、越南收来的亡命之徒,准备给加代一个狠狠的教训。

加代这边,他召集了武猛、于永义、阮军生和毛天赐,以及毛天赐的兄弟们,总共一百多人,携带着二十多把五连发,浩浩荡荡地前往蒋文斌的工地。

不久,工地外尘土飞扬,高家鹏带着二十多辆车,七八十号兄弟气势汹汹地赶到。一场不可避免的冲突即将爆发。

加代站在工地上,目光如炬,他看到远处尘土飞扬,知道高家鹏的人马到了。

高家鹏站在车旁,对卞长志说:“告诉他们,如果还想从我们这里进货,就让那个加代过来磕头认错。这事就算了,不然,今天他们一个也别想走。”

卞长志领命,走到距离加代他们四十米左右的地方,大声喊道:“我大哥说了,如果你们还想从我们这里进货,就让那个加代过来磕头认错。这事就算了,不然,今天你们都得死。”

加代脸色铁青,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武猛已经冲了出去。他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蛋蛋,用力一扔,小蛋蛋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直奔卞长志而去。

卞长志一愣,还没反应过来,小蛋蛋就在他身边爆炸,气浪将他掀翻在地。他狼狈地爬起来,满身泥土,连滚带爬地逃了回去。

高家鹏的车虽然离得远,也被爆炸声震得一颤,几辆车的挡风玻璃被震碎。

加代怒吼一声:“给我打!”

阮军生和毛天赐带领着兄弟们,手持五连发,对着高家鹏的人猛烈开火。高家鹏的人还没来得及下车,就被打得措手不及。

高家鹏见势不妙,立刻命令司机开车逃跑。司机猛踩油门,车辆疾驰而去。其他车辆也纷纷启动,试图逃离。

于永义见状,拿起五连发追了上去。尽管工地地形复杂,但他还是追了二三十米,虽然没能追上,但几枪下去,打碎了几辆车的挡风玻璃、后保险杠和后视镜。

加代和他的兄弟们在蒋文斌的工地上给高家鹏来了个出其不意的袭击。在高家鹏还没来得及反应时,武猛冲上去扔出了一个小蛋蛋,紧接着其他兄弟们也上前,用五连发猛烈开火。高家鹏被迫撤退,车队驶向安全地带。

在安全地带,高家鹏拨通了加代的电话:“加代,你这是偷袭,不讲江湖规矩。”

加代冷笑:“高家鹏,我告诉你,识相的话,赶紧去医院给我斌哥跪下赔礼道歉,再拿出赔偿。否则,即使你躲起来,我也能找到你。”

加代挂断电话后,对阮军生和毛天赐说:“找酒店,把兄弟们都安排好。这事还没完,我还得找高家鹏算账。”

高家鹏在阳江横行霸道多年,从未吃过这样的亏。他知道加代来自深圳,于是联系了深圳的社会大哥姜峰。姜峰是个古董收藏家,也是个在深圳有势力的人物。

高家鹏:“峰哥,你在深圳是元老了,我有个事想请教你。”

姜峰:“鹏弟,你说,什么事?”

高家鹏:“加代这个人,你认识吗?”

姜峰:“我和他不是一路人,以前没接触过,但也不是不能打交道。”

高家鹏:“哥,这次你帮我摆平这事,我送你那对唐代的太师椅。”

姜峰:“好吧,我帮你处理,让他给你当面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