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涛子领着十几个同事往夜总会里进的时候,门口站着四五个阿sir,一伸手,干什么的?涛子看了一眼阿sir,叼着大缸出发的小快乐,这里边开会呢,干什么的?涛子抬手就是一个嘴巴,四五个阿sir冲了过来。

涛子把本本一亮,认识吗?四五个阿sir马上立声敬礼。

涛子命令闪开,四五个乖乖闪到一边去了。

涛子和十个同事冲进屋内,涛子说,控制,十个兄弟马上把64举了起来,别动,都别动。

里面的阿瑟一看,问,干什么的?11个人把本本一亮,认识么?阿瑟尔不敢动弹了。

大纲柱和他全一看,什么意思,这是干什么?突然,大纲柱看到了涛子,涛子对空放了一箱子,大纲柱吓屁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涛子用手中的64亿指大纲柱,认识,我们立正。

小纲柱问,这是谁啊?大纲柱连声说,立正,立正,立正,德全说,哥们,你是谁啊?什么意思?涛子把本本一亮,认识吗?拿过来,我看看,涛子把本本递了过去,德全一看本本下面的备注,兄弟,我和勇哥认识,我不认识你。

涛子一回头,把那两个。

人带走。

64顶在了大小钢柱的脑袋上,大钢柱求助的叫了一声,全哥。

德全说,兄弟,你看这样行不行?我给勇哥打个电话。

涛子说,那你打电话了,勇哥要能说不让我抓的话,我就不抓你。

等一会儿,德全开始打电话了,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您稍候再拨。

德全又打了一遍,还是同样的声音。

涛子抱着榜说,别打了,吓唬我呀,我真跟勇哥认识,你看我手机号码不?涛子说,那有什么用呀,有什么话以后再说,带走。

德全伸手拽着涛子,兄弟,涛子一回身,64往德全脑袋上一指,怎么地拦我们呀?德全把双手举了起来,不是我,我,我不是那意思。

涛子说,你要是再拦,我就打了。

还有你们这帮阿四,蹲下不是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们要是敢不蹲下,就是阻碍我的行动,明白蹲下。

有一个队长说,这个不能惹,不能惹,蹲下,蹲下,阿sir全蹲下了,告诉你们老五,手别伸太长了,收拾他就一句话说完,套子一抬,下了走,大刚柱桌子。

说,权哥,你不是罩我们权哥。

涛子用手中的64钢地撬了大钢柱的脑袋一下,还罩你?把大小钢柱往车里一塞,涛子说,送到四九城,大钢住哭了,大哥,我真怕你们,我谁都不巴,就怕你们,你放我一马吧,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涛子抬手就是一个嘴巴。

进入白房子,涛子把一张纸递给了大钢柱,看看这个,熟悉熟悉,一会儿我要考考你。

大钢柱看着纸上的字,都是些与自己无关的内容,心想,是不是全哥运作的,这是给我不点了。

大钢柱看着纸上的内容,小刚柱那边也是一样。

过了五分钟,涛子问,大概内容记住了吧,差不多了。

涛子一听,好,通知你一下,这是绝密的东西,你偷看了,这个是死罪,知道吗?大帮主一下懵逼了。

另一间白屋里,小刚吓哭了,涛子把64往桌上一拍,给你一个机会,赵德全这个人我不太喜欢,我们一直在查的,但是没有实质性的证据,我希望你能提供证据,算是代罪立功。

我也不知道啊,你知不知道无所谓,重要的是只要你愿意提供,愿意签字,翻个手印。

真假是我们说了算。

大纲主大气不敢喘。

涛子说,不说好,带走吧,不用你提供也可以办的,带走,哎,我提供。

涛子一挥手,给他纸和笔,让他写。

我不太会写字。

涛子说,那你说我们写,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快点,他跟我前妻有一腿,详细说我和前妻离婚就是因为他,因为这事他还打过我,怎么打的?拽到叶总会打的我,还打我前妻,你前妻呢,去年没了。

涛子一听说你讲点大事,大当初讲了讲,说他有64。

涛子一听,这算一个,拿64干过什么?我们以前干工程都是他罩着,我抢工程打架都是他罩着的。

有两次我弟弟把人打废了,都是他解决的。

涛子说,你说具体是何人?大纲柱把自己身上的事全说了出来,说是赵德全干的,小刚柱比大纲柱敢说,小刚柱说,赵德全身上6条命令真的假的?小刚柱说,你不是让我随便说吗?你要贴点边啊。

小刚柱说,2条谁?小刚柱说不出来了,说。

他指使我把两个人打废了。

一个小时后,大小刚主一人被关进了一间白房子里。

涛哥把材料带到了勇哥家里,赵德全打了二十来个电话,勇哥这边都无法接通。

德全终于知道这是勇哥在玩我了。

勇哥拿到资料,问根据这些材料可以订什么事?涛子说可以让他吃花生米。

勇哥一听说把我电话拿出来开记。

没过十分钟,德全的电话过来了。

勇哥,德全,你说哥,我什么都不说了,我到你家找你吧。

说着,德全哭了起来,哥呀,我求求你了,我错了,我知道怕了,我给你跪下来,看着发小的面子上放我一马,你来吧。

勇哥放下了电话。

两个小时以后,赵德全来到了勇哥家,一看加代和涛子在旁边站着,彻底明白了,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勇哥说,你干什么呀?我们是好哥们,我给你磕头了。

涛子给他拉起来,勇哥,我跪着说。

德全一把眼泪一把鼻涕说道。

勇哥说,你别回去哭着说话,我听不清。

勇哥让涛哥把大小刚住说话的记录递给德全,德全一看完了芭比提文,勇哥说。

好好看看,这是你自己做过的事。

德全说,我什么时候睡过他前妻啊?他前妻都50多了。

勇哥说,跟我叫有什么用呢?德全又明白了,说,勇哥,我知道错了,你放兄弟一马,兄弟再也不敢问。

勇哥从德全手里拿过材料说,我感觉也不像真的,但这东西要看谁说了,我明白,我明白。

勇哥问涛子,你们这个有备份吗?涛子说,这是复印件,原件保留了。

勇哥说,德全呀,有的时候人要摆正自己的位置,说话、聊天和做事,这一回就算了,下不为例,懂了吧,我懂了起来吧。

勇哥看了涛子一眼,回去把这东西都烧了吧,不管怎么说,还是我的哥们不至于。

勇哥对德全说,没事,回去吧,想我的时候来看我。

德全回家了。

德全回去找大小钢柱,就没找着了。

涛哥因为忙于自己婚礼的事,把大小钢柱的事忘了,大小钢柱在里面享受单间待遇,待了3个月,没有和人说过一句话,直到有一天那边问涛哥这两个人要关到什么时候的时候,涛子才想起来,赶快通知放了大小刚柱回到家的第二天。

德全知道了,又把兄弟俩扔进去了,最后兄弟俩花了2000万,算是赔了不是,德全也就放过了大小钢柱兄弟俩,同时也放弃了这兄弟俩。

上官林是香港成林基金会的理事长,也可以称为董事长,是一位金融奇才,股票期货玩的风生水景。

通过老哥的牵线,加代和上官林成为了好哥们,是哥哥,也是弟弟。

这一天,加代接到了上官林的电话,一接电话,加代叫了一声林哥。

上官离问代迪,你在哪呢?我在表行呢,你回来了怎么也不找我吃饭呢?我想着你呢。

加代说,还有明哥,你看你总是挑协理,你平时也忙,我是回来处理点事的。

我听说了,你到我公司来一趟,见面有事跟你说行,我这就过去。

挂了电话加代来到了上官林的公司。

上官林一贯的作风派头,头发一丝不苟,板正的名牌西装,叼着一根大雪剑,加代进门和上官林打了招呼。

加代问,林哥,找我有事啊?代弟,最近钱紧吗?我还行。

上官林问,让你挣点钱,想不想挣啊?那是好事啊,行,98年你带我玩过一回,把我都搞懵逼了。

哥,那一次你一小时带我挣了将近一个亿。

上官离说,那都是小钱儿。

这回我的基金会准备在上邯开一个分公司,不少金融界的和我差不多级别的大佬都去上海等我了,这回你跟我去借这机会呢,你扩展一下人脉,跟这帮人交交朋友。

代迪,这个不用我说,你自己心里都明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要想往高了玩,你得混圈子,人捧人高加代说,这道理我太明白了,这道理我能不懂吗?那你跟我走,这回我准备搞一次股票大投资,你要是愿意,可以少投点,我带着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