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怀孕后,婆婆亲手杀了我养了五年的狗。

她把狗肉炖成汤,逼着我喝下去。

我绝望崩溃,丈夫却说,“一只畜生而已,别小题大做。”

第二天,我毫不犹豫地去医院送走了他们刘家盼了十几年的孙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叫顾芊芊,今年30岁。

我的丈夫刘铭,35岁,二婚。

他的前妻因为一直没有怀上孩子,在婆婆的撺掇下两人闹掰了。

我嫁给他前,婆婆带着我去医院做了一系列的检查,确定了我的生育能力是正常的。

可我们结婚五年肚子依旧没有任何动静,直到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有问题的是刘铭。

他很早以前他就知道,只是怕担责任,一直瞒着不说。

就在我发现这件事情的当天,我发现我怀孕了。

婆婆和公公惊喜地连夜从老家坐火车赶过来。

第二天一早,一家人浩浩荡荡去医院做检查。

医生看着报告得出结论,的确怀孕了,三个月,孩子一切正常。

这个消息对于盼了十几年孙子的老夫妻俩简直是特大喜讯。

那一天,是这个家庭最快乐的一天。

可好景不长,婆婆开始对我养了五年的狗各种不满。

没怀孕前,她就不喜欢福宝。

甚至指使刘铭偷偷把狗带出去丢掉。

好在刘铭没那个胆子,也觉得没那个必要。

这狗可是我花了一万多买来的,他那么抠门情愿卖掉也不会丢掉。

我实在想不通,我的福宝明明那么乖。

她到底为什么如此不待见它。

不管多饿,福宝都会等我说出那句“吃吧。”才低头吃饭。

不管多晚,福宝都会趴在我的脚边陪我追剧。

不管有多危险,福宝都会第一时间护在我的面前,绝不退缩。

可我的婆婆却在来的第二天晚上就杀了“她”。

我看着那碗被婆婆煮了一晚上的肉汤,又浓又白。

就像福宝那雪白的毛发一样。

胃酸一阵一阵地往上翻涌,我一边干呕一边往外跑。

站在厨房门口,我不敢进去。

我怕看到福宝被人丢在汤锅里的模样。

婆婆跟着我出来,语气很平静,就像闲聊天一样。

“芊芊,你现在当妈了。你要为孩子考虑啊。一只狗而已,等孩子长大了,妈妈再给你买一条一样的。”

一样?怎么可能一样?

婆婆说的话在我耳边盘旋,好似听见了,却又被挡在了外面。

我的视线直直地落在垃圾桶边上遗落的那一撮白毛。

我的福宝。

我的...福宝...

“啊啊啊啊啊~”

我像发了疯一样转过身去推婆婆,狠狠的甩了她两巴掌,她手里的汤碗被推翻,滚烫的汤汁全浇在她的手上。

她骂骂咧咧地站稳了身子,“你敢打我!为了一条狗,你居然敢打我!啊~我不活了。我活得连只狗都不如啊。”

婆婆弯着腰双手拍着桌,一声声地嚎叫,好似比我还要委屈。

公公睡得晚,听见了动静,立马披了件棉睡衣就走了出来。

“噢哟,这是干吗!一大早地叫什么叫。不就杀了一只狗,有什么好哭的。别哭了,外面遍地都是狗。等你生了再去抓一只回来啊。”

婆婆一听立马反驳,“生完不能抓,要等孩子长大一点,起码十五岁以后。妈妈给你去老家抓一只一样的白狗回来。”

婆婆走过来拉住我的手,苦口婆心地劝导我。

“这个狗对我孙子不好的。万一我的孙子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杀它几千回也抵不掉的。你么想开点,肚子里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不要为了一只小畜生伤到我孙子,知不知道?”

我全身僵硬,眼泪不受控制地往下落。

我好恨!

明明张着嘴却一句话都喊不出来,心里的恨太多,多到没办法顺利地抒发出来。

骂人的话都堵在喉咙口,嘴巴张了又张,还是未发出一个音节。

婆婆见我这副模样和公公对视了一眼,立马给我老公打了电话。

他们把手机开了免提,递到我面前。

“老婆~一只畜生而已,别小题大做了。回家我给你买喜欢吃的排骨年糕好不好?”

一只畜生而已?

呵呵,原来他们三个是串通一气的。

原来婆婆杀了福宝的事情,刘铭也知道。

我大口喘着气,呼吸不过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离开的那里,等我反应过来已经到了楼下。

面前是每天遛狗时都会经过的路,我沉默着走了一遍又一遍。

眼泪模糊了双眼,那雪白的身影仿佛就在面前。

可当泪水滴落时,身影也跟着消失了。

我的福宝没了。

我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脚底心传来的疼痛,让我低头看去。

脚上穿的居然是家里的拖鞋。

可我不想回去,屋子里肉汤的味道让我恶心反胃。

当天我就回了娘家。

爸妈见了我,吓了一大跳。

“宝贝,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啊?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快告诉妈妈呀?到底怎么了?”

我抱着妈妈,哭着说了早上的事情。

爸爸从厨房走出来,端了一盘我爱吃的草莓。

听到我说的话,气得“砰”的一下砸在茶几上。

“这个老太婆是昏了头了!福宝打个喷嚏,芊芊都要心疼半天。她怎么敢的啊!”

妈妈对着爸爸摆摆手,示意他别说了。

爸爸叹着气往后花园走去。

我从小就是爸妈的掌中宝,见我哭成了泪人,他们都不忍心再看。

我心底也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当晚刘铭下班后就来娘家找我。

当着我爸妈的面那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好似我才是那个胡搅蛮缠、蛮不讲理的人。

“爸、妈,芊芊肚子里的孩子是我们刘家的独苗,必须要好好生下来,绝对不能有半点闪失的。我妈妈做事情可能极端了一点,但她出发点也是为了芊芊好啊。”

“这个狗天天要溜,每天还要溜两趟,你说她一个孕妇,牵着狗去外面万一摔了一跤,万一那狗往前一冲把她弄伤了。我们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对不对。”

“还有芊芊她整天抱着那只狗。狗多脏啊,那病毒细菌把肚子里的孩子伤了怎么办?”

“芊芊的情绪我也理解,可终归还是肚子里的孩子重要是不是?爸、妈你们帮我劝劝她。狗还能有的,孩子就这么一个,孰轻孰重要让她分清楚啊。”

我红着眼站在楼梯拐角,听得真切。

当初那对我百般体贴的男人,仿佛变了一个人。

字字句句都是为我好,却伤我伤得遍体鳞伤。

内心积压了许久的愤怒,刹那间尽数爆发。

我从楼上往下走,顾及到孩子,我依旧努力压着脾气,“刘铭,在你心里我和肚子的孩子哪个重要?”

刘铭错愕地看向我,应该没想到我会听见他说的话吧。

爸妈见我下了楼,视线都落在我身上。

“芊芊,你别闹了,跟我回去吧。”

我走到他的面前,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回答我的问题。”

他别过头,视线转了一圈后落在我的肚子上,“现在肯定是孩子重要啊。你知道我爸妈有多想抱孙子的。你别闹了,跟我回去吧。”

他伸手牵住了我握成拳的手,“芊芊,孩子生下来就好了。只要孩子健康,我再给你买一只好不好?”

我甩开他的手,往后退了好几步,“不好,我就要我的福宝。你把福宝还给我,我就跟你回去。”

他失去耐心,在我身后大喊,“顾芊芊你今天不跟我回去,你就别回去了。为了一只小畜生,你闹这一出是干什么?”

“我白天上班那么辛苦,还要特地过来哄你。我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赶紧跟我回去!”

我不顾他在身后的怒吼,转身往楼上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是我家,只要爸妈在!

谁都不能强迫我做不想做的事情。

这就是家。

这才是家。

从那日开始,我失眠了。

整整半个月,我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觉。

白天难得能眯一会儿,也都被噩梦包围。

梦里的福宝乖乖地走向婆婆,殊不知婆婆的身后藏着一把尖刀。

一下又一下地扎向她。

我无数次被惊醒,整个人也瘦了一大圈。

爸妈实在心疼,花钱给我买了一只白色的布偶猫回来。

“宝贝,别哭了。快看妈妈给你买了什么?”

小奶猫看着才巴掌大,“妈,这猫还没断奶吧?”

妈妈点头,“11月14号出生的,你看她的手臂。”

11月14日,福宝离开我的日子。

我低头看去,全身雪白的毛,唯有右手手臂处有一块爱心形状的黑色毛发。

我心脏突然哽住,抱起小猫在脸上蹭了又蹭,“福宝~你回来了是吗?你回来找妈妈了是吗?”

小猫小小的脑袋艰难地抬起来,又细又尖的声音,“喵~”

我哭着笑了,妈妈跟着我笑。

爸爸躲在门后,悄悄地抹着泪。

后来我才知道,爸妈为了找到这只小猫,几乎跑遍了上海所有的宠物店。

好不容易找到了,老板却说这猫月份小不能卖。

是爸爸把我的故事告诉了老板,苦苦哀求下才买了回来。

听妈妈说,老板很负责,拉着爸爸给他讲了一个多小时的小猫饲养的方法。

爸爸认真地记了笔记,后来被他藏了起来。

但最后还是被我给找到。

我藏在自己的小柜子里,终身收藏。

我以为福宝回来了,日子太平了。

可不知怎么回事,婆婆知道了我养猫的事情。

第二天她直接就冲了过来。

“亲家母,芊芊不能养猫啊!快把那猫丢了。”

婆婆冲进门还没坐下就开始怒吼。

爸爸去买菜了,妈妈在客厅一脸的不耐。

“亲家母,我知道你心疼芊芊。可现在芊芊肚子里的孩子才是最重要的啊。你怎么能这样纵容她。她那么大个人了,应该要为肚子里的孩子负责任的啊。”

我抱着小猫从楼上走下去,婆婆坐在主位上,伸着手指对妈妈指指点点。

妈妈别过头,抿着嘴被迫听着。

我心里的怒意压都压不住。

“妈,我饿了。想吃馄饨。”

婆婆见我下来,视线就往肚子上看,可还没落到肚子上,先看见了被我抱在怀里的小奶猫。

她立马就怒了,“芊芊,快把猫丢掉!这个猫有病毒的啊。快点丢掉,快点丢掉啊。”

她边说边向我走来,伸手就像抢我手里的猫。

我往后退了一步,躲过了她的魔爪。

小奶猫似乎受到了惊吓,小脑袋埋进了我的臂弯里。

“丢掉?我为什么要丢?这是我的孩子,我怎么可能会丢!”

婆婆气急败坏地盯着我手里的猫,那眼神好似下一秒就要冲上来抢一样。

我大声地警告,“你敢动她一根毛,肚子里这个我也不要了。”

婆婆想要往前的脚步一顿,整个人踉跄了一下。

“芊芊,不能冲动啊。妈妈不动,你千万要保护好孩子。这个孩子是我们刘家的命根啊。”

爸爸从外面进来,手里的菜还来不及放下,就冲了过来。

他张开手挡在我的面前,将我和小福宝护在他的身后。

“亲家,有什么事情坐下来说。”

婆婆见这架势,自己是落不着好了。

摆摆手就说要走。

本以为我们会客套几句的,却不想没有一个人开口挽留。

她只能灰溜溜地从大门离开。

妈妈煮了馄饨,给我端出来。

好香~

吃完早饭,爸妈严肃地坐在客厅,等着我过去接受盘问。

“你和刘铭还想在一起过日子吗?”

我坚定地摇摇头,“不想,我要离婚。”

妈妈看向我的肚子,“那孩子怎么办?他们盼这个孙子盼了这么久。现在好不容易怀上了,妈妈怕他们不会放你走。”

爸爸立马反驳,“什么叫他们不放?我女儿谁也抢不走。”

妈妈无语地瞟了爸爸一眼,继续语重心长地劝我,“我的意思是,你如果真的要离婚。那你肚子里这个孩子就不能留了。”

爸妈紧张地看向我,他们在紧张什么?

怕我舍不得这个孩子吗?

刚开始,的确舍不得。

可是细想,若是生了下来。

就公婆稀罕孩子的模样,估计再好的孩子都会被他们宠坏。

刘铭又是个搅屎棍,根本没有自己的主见。

我看不到希望,也看不到孩子的美好未来。

既然这样,倒不如让他再去投个好人家。

“爸爸妈妈,孩子我肯定是不要的。我已经预约好了,明天下午去医院。”

“妈妈你陪我去,爸爸在家照顾好福宝。别让那恶婆婆给我偷走了。”

“一定完成任务!”

妈妈笑了,笑着笑着哭了。

她别过头,不让我看见那滚落的眼泪。

那我就当没看见好了,“那我上楼啦~”

手术没有我想象中的可怕。

稍微的眩晕和无力。

妈妈心疼坏了,连走路都要搀着我。

刘铭依旧每天给我发消息,规劝我,让我回去。

他说婆婆因为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让我过去看看她。

妈妈替我打电话解决了刘家人,让我在家过了一个月的太平日子。

一个月后,小福宝已经可以吃猫粮了。

她也正式启动了拆家模式,数据线被咬断了五六根。

那天晚上,刘铭带着他的爸妈,拎着一大堆的补品和水果登门。

爸妈见我状态良好,对他们的态度也缓和了些。

“亲家母,今天我们是来接芊芊回去的。芊芊不是喜欢养猫嘛。那就养!”

“但是这小猫只能养在你们这里,让芊芊跟我们回去好不好?毕竟芊芊肚子里的是我们刘家的孙子。我不看着实在是不放心啊。”

婆婆转变策略了,改为缓兵之计。

可惜为时过晚,刘家的孙子,没了。

妈妈和爸爸看向我,似乎在询问我要不要说出实情。

刘铭却在这个时候开口,“芊芊,我们结婚五年了。你这次离家出走那么久,也该回去了。你都不知道我这段时间有多想你。跟我回去好不好?”

我看着刘铭,从眼睛一路向下,最终定格在脖子上。

那红斑是什么,我比谁都清楚。

一时间,我竟不知道该有什么情绪。

在自己已经决定跟他离婚时,发现他出轨。

我该生气吗?

还是该庆幸?

“爸妈,我不会跟你们回去的。”

“至于孩子,他已经走了。去投胎更好的人家。你们不配做他的家人。”

我将提前复印好的手术单递给婆婆。

婆婆一巴掌拍开,“你别乱说!孙子怎么会走?我孙子好端端地怎么会没有?”

公公也急了,推开面前的婆婆往我这边走了几步,蹲下去捡起了那张被拍落在地的手术单。

几秒后,他颤抖着手,把手术单撕得粉碎,“好啊!顾芊芊你把我孙子弄没了!你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说着,公公便扬起巴掌,就要冲上来揍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