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一九九八年的时候,澳门的霓虹灯下,石家庄大哥吴迪的弟弟吴名遭遇了一场骗局,损失了800万。与此同时,石家庄的尚继轩和曹大伟也被骗走了500多万。骗子汪六庆,人称六哥,据说在澳门南湾湖经营着一家名为富丽达的酒店。

吴迪为了追回弟弟的损失,拨通了加代的电话。

吴迪焦急地问:“代哥,你在澳门有朋友吗?我弟弟被人骗了800万。”

加代轻松地回应:“吴迪,你现在生意做得这么大,都扩展到澳门了?”

吴迪连忙解释:“哥,你就别开玩笑了。我弟弟和人合伙做生意,结果被骗了800万。”

加代说:“那你来北京找我吧,我们见面详谈。”

吴迪挂断电话后,立刻带着得力干将卫庆红赶往北京。他们到达后,加代看到卫庆红也来了,有些惊讶:“庆红,你也来了?”

卫庆红诚恳地说:“加代大哥,我们不想给你添麻烦,你告诉我们地方,我们自己去把人找回来。”

吴迪也附和:“是啊,代哥,我们不想让你为难。”

加代微微一笑,他知道吴迪和卫庆红担心自己在澳门的影响力。他们不知道,加代在澳门的人脉有多广,尤其是和崩牙驹的关系。

加代自信地说:“不用这么麻烦,庆红,我打个电话,那边就能把人送回来。”

卫庆红心中犯嘀咕,加代真的能办成这事吗?

吴迪见状,连忙说:“代哥,这太麻烦你了,我们还是亲自过去一趟吧。”

加代笑了笑:“吴迪,你这是不放心我?既然如此,那我就陪你们走一趟。”

加代立刻让司机李秋订了飞往深圳的机票。他们一到深圳,加代的金牌打手常鹏就带着十多辆车和四十多个兄弟亲自来迎接。常鹏的兄弟们个个身着黑色西装,打着领带,脚踩黑色皮鞋,戴着墨镜,站得笔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一行人一出机场,常鹏就迎了上去,热情地打招呼:“代哥,欢迎回到深圳!”

吴迪和卫庆红相视一笑,心中暗想:“代哥在深圳的势力果然不容小觑。”

晚餐后,加代安排吴迪和卫庆红在海澜国际酒店休息。吴迪虽然见过世面,但这样的七星级酒店还是让他感到震撼,一晚五千的价格让他咋舌。

安排好一切后,加代拨通了崩牙驹的手下金刚的电话:“金刚,明天我过去找你。”

第二天,加代带着吴迪、卫庆红等人乘坐张荣民安排的大飞艇前往澳门。每艘大飞上都有四个兄弟,手持微型冲锋枪,气势非凡。

吴迪和卫庆红看到这阵仗,不禁感叹:“这场面,太震撼了!”

张荣民在一旁谦虚地说:“这些都是代哥的安排,我只是代哥的小弟。”

抵达澳门后,十四K的金刚亲自带着四辆劳斯莱斯和十辆虎头奔迎接他们,场面比常鹏的还要壮观。金刚将他们带到了葡京酒店,加代向大家介绍了金刚,然后说:“吴迪,你把情况跟金刚说吧,我们哥俩关系铁着呢。”

吴迪详细地描述了汪六庆的情况:“他现在在南湾湖经营富丽达酒店,酒店地下一层是个赌场。”

金刚听后,自信地说:“汪六庆,富丽达酒店,南湾湖,我知道了。你把他的电话号码给我,我打个电话让他把钱送回来。”

吴迪无奈地说:“他电话关机了,联系不上。”

金刚果断地说:“那行,我叫几个兄弟过去,他不给钱,我们就自己动手。要是不乐意,我就把酒店给他砸了。”

金刚立刻拨通电话:“罗弟,叫上兄弟们,我们去南湾湖。”

不久,五十多个穿着各异的兄弟聚集在酒店外,手持五连发,气势汹汹。金刚对加代说:“代哥,我们出发吧。”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前往南湾湖的富丽达酒店。

很快,到了富丽达酒店,大堂经理一看到金刚,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急忙上前,颤抖着声音说:“刚哥,您怎么来了?我原来是葡京酒店的领班,现在在这里当经理。”

金刚冷冷地看着他:“现在升职了?别紧张,把你们老板汪六庆叫出来。”

经理结结巴巴地说:“六哥...六哥出去找徐老了。”

金刚皱了皱眉:“徐老?他是谁?”

经理解释道:“徐老是袁麒麟的朋友,以前水房赖、崩牙驹都跟袁麒麟混。富丽达酒店实际上是徐老的,汪六庆只是负责管理。在澳门,徐老的话很有分量。”

金刚不耐烦地打断他:“把汪六庆的电话给我。”

电话接通后,金刚直接说:“汪六庆,你是不是欠石家庄一个叫吴名的人800万?”

汪六庆在电话那头嚣张地说:“你谁啊?这关你什么事?”

金刚冷笑:“我是谁?告诉你,我是十四K的金刚,我大哥是崩牙驹。你最好识相点,赶紧把钱还了,而且不是只还本金。按照赌场的规矩,你欠了一个月,利息也得还,总共1200万。”

吴迪和卫庆红听到这里,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利息也太狠了。

汪六庆在电话那头叫嚣:“你算什么东西?我凭什么还你?我大哥是徐老,这酒店是我们合伙开的。”

金刚冷冷地说:“你拿徐老吓我?我最后问你一遍,明天能不能还?”

汪六庆坚决地说:“不能!我凭什么给你!”

金刚挂断电话,对带来的兄弟们说:“把这酒店给我砸了。”

金刚话音刚落,他身后的五十多个兄弟立刻行动起来,他们手持五连发,冲向酒店的二楼。

在一阵乒乒乓乓的破碎声中,酒店的家具、装饰品被砸得七零八落。客人们惊慌失措,四处逃窜,但金刚的兄弟们并没有伤害任何人,只是将酒店内部的设施破坏得面目全非。

十多分钟后,金刚环视了一圈,满意地点了点头:“好了,代哥,我们先撤。今天只是给他个警告,明天要是不把钱还回来,我让他这酒店彻底关门。”

吴迪和卫庆红目睹了这一切,这才真正意识到加代在澳门的势力和十四K的手段。

澳门的江湖人物都对徐老敬畏三分,但金刚为何如此嚣张?一九九八年的时候,澳门的江湖几乎被崩牙驹一手遮天,他甚至将水房赖逼得远走加拿大,澳门几乎无人敢与崩牙驹为敌。

金刚和加代一行人离开后,大堂经理立刻给汪六庆打了电话。汪六庆匆匆赶回酒店,看到一片狼藉,愤怒地问:“谁干的?”

经理小心翼翼地回答:“是那个叫金刚的。他说了,如果明天不还钱,他还会来。”

汪六庆挂断电话后,立刻拨通了徐老的号码,将事情的经过详细地告诉了徐老。徐老听后,气得胡子都竖了起来,怒吼道:“你们有没有提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