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阅读此文之前,辛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和分享,又能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老山战役中,我军曾有这样一名出色的战士,他主动请缨到边境参战,为此放弃了晋升机会。

在老山战斗期间,他是担任最危险的突击队长,负伤后从担架上偷偷溜下去,继续跑到前方参加战斗,以至于再次负伤。而他,就是我军的一等功战士:马权斌

军人一辈子就有这么一次参战的机会了

马权斌是一个地道的陕西汉子,1961年6月出生,黄土高原长大。19岁那年,马权斌离开家乡,光荣入伍,加入了兰州军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由于马权斌打小学习就好,他和一般的士兵不一样,在部队里考到了西安的军校,在西安陆军军校毕业以后,马权斌被分配到了甘肃白银本地的驻军工作,成为了一名排长。

担任排长期间,马权斌以身作则,严抓训练,和战士们相处的很好,不久就成为了代理连长的候选人,依照马权斌的功绩和资历,升任连长板上钉钉,就是时间的问题了。

不过,马权斌一次去团里开会,得知兰州军区需要派出部队到中越边境参加轮战,这让马权斌很是高兴,他也想获得参战的机会,但他所在的部队不是奉命去参加轮战的部队,于是马权斌找到了团长,请求参战。

马权斌的团长和他一样,都是陕西渭南人,团长告诉马权斌,打仗不是儿戏,是要死人的,你马上就要晋升连长了,要是去战场可就没提升的机会了。但马权斌去意已决,这是他身为军人,参加战斗的唯一一个机会,马权斌不想错过。

他也知道打仗的危险性,但身为军人,马权斌义不容辞,打仗是光荣的。为此,马权斌写下血书表明心志,就这样,团长把马权斌调到了139师416团五连担任排长。

1985年,马权斌和兰州军区的将士们从陕西和甘肃的军区启程,南下云南前往中越边境,经过4个月的战前培训和适应性训练后,马权斌所在的部队接过济南军区的防务。

此时正是南方的雨季,中越边境上很难见到太阳,阴雨连绵,这对北方来的将士们是一个不小的考验,他们需要先熟悉这里的气候。刚好这时,越军得知我军进行轮换了之后,越军主动对我军阵地发动袭击,我军一个连惊慌失措,面对越军突袭有些慌乱。

连长没搞清楚情况,看见越军上来了,攻势迅猛,就呼叫团里顶不住了,要团长往阵地开炮,宁可同归于尽,也绝不把阵地交给敌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我军的团指挥部在雨中没搞清楚情况,也是左右为难,幸亏高炮指挥所的哨兵观察的远,发现冲到阵地附近的越军不过20多人,于是团长告诉前线的连长,稳住情绪,越军人数不多,能全部消灭,这才稳住了局面。

老山战役的967高地,马权斌是突击队长

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磨合之后,战士们对越军也有了一定程度的了解,为了进一步打击越军,兰州军区的47军139师决定先发制人,打响首场战斗,以此展现军威,战斗地点就放在了968高地,马权斌所在的5连被选为攻击部队,担负起攻击的重任。

在战前动员中,为了鼓舞士气,团部准备选出一批精明强干的战士组成两个突击队,这对于被选上的战士们也是一项艰巨的考验,马权斌深知使命感和责任感,则是主动要求担任突击队长。

10月14日,战斗在中越边境打响,我军的炮火强大是出了名的,这次战斗也不例外,万炮齐鸣,马权斌带领突击队的战士们从坑道中前进,先是直奔604高地。

仅仅过了七分钟,越军便不堪一击,604高地被我军突击队员稳稳拿下,控制住了表面阵地,在马权斌的指挥下,突击队员给后方发信号,另一支突击队向968高地展开猛攻。

马权斌负伤,轻伤不下火线

马权斌夺下阵地之后也没闲着,带着战士们到处搜捕残敌,可是不料的事情发生了,一发炮弹从空中爆炸,单片击中了马权斌,马权斌从未受过伤,一下就被震晕了,战士们赶紧将队长抬上担架,交到后方治伤战场上由他的好兄弟徐俊指挥。

马权斌在担架上没过多久就醒了,他不想去后方,前线正在打仗,马权斌看伤口包扎好了,于是从担架上下来,直奔战场,将徐俊拦了回去,马权斌知道,徐俊家里有刚出生的女儿,他不能让好兄弟冒险。就这样,马权斌又返回了战场。

在马权斌的指挥掩护下,第二突击队攻击也很顺利,17分钟拿下968高地,不过马权斌又被炸药崩伤了嘴巴,鲜血洒的衣襟全是,军医连忙要将马权斌抬走,但他身边的顾金海伤的更严重,头部全是血,弹片射进了颅骨。

马权斌吼叫着,让战士们先把小顾抬走,就这样马权斌留在了战场指挥部队。然而遗憾的是,顾金海的伤情太重了,最终还是没能抢救过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另一边,第二突击队队长祁镇武在战斗结束后,和马权斌一起留下了掩护部队后撤,但此时敌人组织了炮击向我方突击队猛轰,祁镇武和马权斌告诉战士们,党员留下来掩护大家,但命令刚下达完毕,一颗炮弹就在祁镇武身边爆炸,可叹祁镇武排长,当场牺牲。

战后,我军两个突击队攻击消灭敌人87人,俘虏2人,而我军23人战死,此役是我兰州军区参加老山轮战的第一战,为日后几轮兰州军区的胜利作战奠定了基础。

马权斌的指挥才能和勇敢的战场表现受到军区的表彰,他自己也被记为一等功,成为了5连连长。

后来,中越两国停止了边境轮战,各大军区也离开了云南广西的对敌前线,可马权斌总是忘不了那些牺牲的战友,在他的后半生中,他经常以个人的名义慰问烈士家属,将自己从军多年攒下的200万元全部捐给烈士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