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12日,开国少将樊哲祥之子、开国将军后代合唱团团员樊小祥因病在北京去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樊小祥

2月16日上午10点,樊小祥同志遗体送别仪式在北京八宝山殡仪馆文德厅(二楼)举行。樊小祥同志亲属,生前友好,开国将军后代合唱团众多团员等同志前往送别。

▲遗体送别仪式现场
樊小祥出生于1947年2月12日,2024年1月4日,红船融媒与樊小祥约好新年过后到他家里进行采访,但没想到噩耗传来,实在令人遗憾。今天特刊发开国少将吴岱之子吴志民悼念樊小祥的文章,以示缅怀并从中了解樊小祥生前的一段经历。

樊小祥二三事

不管以后将如何结束,至少我们曾经相聚过。

话虽然这样说,2月12日晚上噩耗传来,吃了安眠药仍不能入睡。

樊小祥,熟悉的人称为祥子或祥子哥。北京八一学校1963年初中毕业后考入矿院附中,文化革命中小有名气,载入《联动娃娃》一书。姓名早有耳闻,真正认识是在北京开国将军后代合唱团。

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勇毅担当。在月坛附近训练时,一位老三届的女生想给合唱团团员化妆。动员谁谁都不干,祥子欣然同意。我有点意外。后来合唱团挑选报幕员,推荐了几人,别人都不干,祥子愿意。从此成为固定的,一直到现在,延续十五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樊小祥

祥子的嗓子好,无可挑剔。但是他毕竟年纪大,记性大不如从前,每次演出报幕时好忘词,大家都捏一把汗。

印象最深的是,在南方一个大城市演出,他把出席观看演出的政治局委员说成政治局常委,引起哄堂大笑。过了几年,委员真正成了常委,朋友们开玩笑说祥子有先见之明。

还有一次在梅州一个学校里演出,因为校领导看到我们在北京演唱东方红,特意邀请我们前去演唱。事先,有人提醒祥子提前将朗诵词写在提词板上,祥子很自信,没有采纳。谁知道演出时场面热烈,祥子一激动,忘了词,经过提示才勉强过关。

2009年合唱团在人民大会堂举办专场音乐会,到场的有国家领导人及一万多观众。大家都格外出力,祥子也不负众望,一点纰漏也没出。他的女搭档奖励他一瓶茅台酒。这也是他值得骄傲的回忆。

最让团员津津乐道的是参加北京市一次《我爱我唱》演出。在王宏伟领唱之前,祥子有个朗诵——《我要去延安》。下午走台时,情绪总上不去。一位团员悄悄地给他一瓶小二,谁也没有想到,他喝了后,朗诵的声情并茂,据说把主席台上的领导都激动得热泪盈眶。直到现在,回放视频,仍然让我们热血沸腾。

祥子除了报幕,还能朗诵。他参加过男四重、男小合演出。他还朗诵过配乐诗朗诵《奶娘》,与女团员相比,别有一番滋味。

祥子多才多艺,还能写,一开始我也不相信。后来团庆十周年制作纪念片,是宣传部先提供图片、视频、文字,交给祥子修改,解说。《我们的父辈,军队的魂》就是他写的,并参加朗诵,成为合唱团保留剧目之一。

▲樊小祥给北京红叶基金会写的藏头诗

祥子个子高,身体壮,名气大,为人却十分谦和。这也让我没有想到。2009年合唱团第一次外出演出,第二站是南昌。他和杨南征分在一个房间住。没想到被两个弱小的团员占了不让,反映到我这里解决,酒店电梯少而小,我楼上楼下跑了几次才妥善解决。十五年来,还真没有见过祥子跟别人红过脸,团员们都喜欢他。有的团员重病需要输血,都会想到他。建团伊始,没有训练场地,他就与女团员坐在马路牙子上练习,没有一点绯闻。

祥子在特殊的年代中有过特别的经历,与一些著名人物有过特殊交往。他自己从来不炫耀。2009年我们到一个直辖市参加活动,当地招待的是《元帅酒》。祥子能喝酒,一桌一瓶不够喝。我对陪同的一位女领导介绍说,祥子是个人物,你们领导都叫他祥子哥,女领导将信将疑。一会儿,一把手来了,见别人不搭理,只管祥子叫祥子哥。女领导悄悄拿来一箱酒,祥子当即发给大家收藏。多年以后,他对别人说起这一段经历,别人不信,他反而自己花钱买了一瓶。

男中音在一次经过考核后,在万寿路吃饭。二十个人,十个人喝酒。我拿来5瓶好酒还不够喝。祥子一个人要喝一瓶半。我只好又买了两瓶二锅头,对祥子说,你喝不完就拿回家喝。这才解了围。还有一次,李海斌拿来两瓶茅台,请大家在翠微路聚会。我中途离席办别的事去了。下午领导打电话责问我,组织喝酒,一个团员脸部摔伤,一个找不到家,祥子被120送到医院,发现没事后回家。

男中音部在2008年建团之初经常组织聚会,后来发现喝酒容易出事。男小合2008年第一次单独外出演出,有的人半夜没有回家,家属一次次打电话找我。合唱团到烟台演出,一位团员请假探望亲戚,我再三嘱咐不要喝酒。结果好几个团员一同前往,喝酒后走台时控制不住自己情绪。我在38军、铁路军代处、武装部工作过,都是喝大酒的地方,因为自己不能喝,就干脆滴酒不沾。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合唱团喝酒有过惨痛教训,团里多次作出严厉措施。问题是身边人走到哪里都有人送酒或请客,环节人员睁只眼闭只眼,措施形同虚设。

祥子不爱接电话,有急事都要找到他爱人或女儿。于是跟他爱人也就熟悉起来。他爱人每次嘱咐控制他喝酒,我把任务交给了南征。南征自制力强,外出时跟祥子住在一起,遇到情况及时处置。

去年9月份团领导把一次外出演出任务交给男小合,当时男小合的团员不少在国内外旅游,经请示领导批准,把曾经在男小合的祥子请来助战,祥子在演出前一直背词。没想到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外出合作。

▲樊小祥

12月8日,合唱团在石景山举办纪念毛主席诞辰130周年专场演出。演出之前,祥子为了专心致志报幕和朗诵,提出不参加男合演唱,我当即同意了。8日上午彩排之后,祥子到医院取检验报告,知道自己已经处于肝癌晚期。他回到剧场,在向领导和合作伙伴告知了病情之后,仍然坚持演出,演出后住进了医院。

祥子因为父亲受贺龙案牵连被打倒,没能当兵,而是去了兵团,很晚才回到北京找到工作。是合唱团极少数没有从军经历的人。特殊的经历使他更加重情义。亚利的先生老高冬天突然去世,告别安排在京郊309医院。祥子听说后与当年的朋友披星戴月赶去送别。一次排练时他请假,说是送别姐夫。声部另一位团员也请假,说是送别校友。女高也有一位前去送别哥哥,才知道他们送别的是同一个人。还有一次,祥子请假,说是送别“初恋情人”,还介绍了一段特殊年代的情况。每次校友聚会、朋友聚会,他都尽量参加。只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才能了解相互之间的关系,才能理解那种深厚的感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樊小祥

祥子在病重后留下这么一段话:

各位兄弟姐妹,这次演出终于圆满谢幕,我非常欣慰,我在演出前体检查出肝癌晚期,因为怕影响这次演出,所以没告诉大家!

我喜欢咱们这个团体,就像一个大家庭。咱们这个群体是一个很特出的群体,我喜欢这个群体的热情、担当和坦诚,也喜欢这个群体从骨子里带来的清高,傲慢和善良的本性!不多说了,但我还想大声说一句:我爱你!

吴志民

写于2024年2月13日

▲樊哲祥

樊哲祥,1908年生,湖北省公安县人。1927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30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三军第九师政治部文印股股长、宣传队队长、宣传科科长,红三军司令部参谋,红二方面军司令部第二科代科长。参加了长征。抗日战争时期,任八路军一二0师师部秘书主任,三五八旅七一四团参谋长,晋绥军区司令部作战科科长,第三军分区参谋长,晋绥军区独立第三旅参谋长,参加了百团大战等战斗。解放战争时期,任绥蒙军区参谋长,独立第十一旅旅长,华北军区独立第二十二师师长,率部参加了绥包、绥东等战役,为解放全中国作出了突出贡献。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军委防空司令部副参谋长兼军训处处长,华东军区防空部队副司令员,防空军高射炮兵学校校长,广州军区空军副司令员,中国人民解放军通信兵副主任,总参谋部通信部顾问。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五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1995年9月24日,樊哲祥因病在北京近世,享年87岁。【资料来源:荆州市人民政府网】

统筹:李秀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