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讲述人:王志保 72岁

我出生在鲁西南的一个村庄,这个村庄不仅面积大、人口多,而且在经济和文化上都可以算是周边方圆几十里的中心。

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这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深深地印在我的心中。我记得小时候,这边的大街小巷都是热闹非凡的,小贩的叫卖声、儿童的欢笑声、还有那此起彼伏的乡音土语,都构成了我心中最美好的回忆。

我父母生我们兄妹5个,我排行老三,我上面有两个哥哥,下面有两个妹妹。

后来我们兄妹长大成人,相继成家立业,大哥大嫂当年比较强势,分家的时候他家的房子比我家和二哥的大很多,而且还是砖瓦房子,位置也好,紧邻着大马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家的房子虽然没那么好,房子是那种低矮半截砖、半截土的,但是也是挺大的,在村里位置也好。只有二哥家住在村庄的西北角,房子还是很破小的土房子,由于窗户小,哪怕白天进屋光线也不是很清晰,我每次去他家都恨不得点上灯。

就这样,我大嫂还整天说我父母偏心。那时候农村孩子多,因为为看孩子的事,当年我妈没少受大嫂的气,她一直说我妈偏心二嫂,经常帮二嫂看孩子,她家的6个孩子没人看,是小可怜。

其实那时候都是穷家庭,我母亲家有限的便宜都让大哥一家占尽了,但大嫂还是不知足。

同样是儿媳妇,为啥大嫂就那么嚣张呢?那是因为大哥家生的男孩多,为家族做了大贡献。

我们这一辈子里,二哥生了两个男孩,我家是一个,而大哥家有五个男孩,一个女孩,当年都是要挣工分的,家里人丁兴旺,劳动力多,是要被人高看一眼的。

可惜,我大哥大嫂目光短浅,五个侄子文化程度都不高,全都是小学毕业。

我始终觉得还是多读书好,即使家里穷的揭不开锅,我也想培养我的三个孩子多读书。大嫂与我们观点不同,常常为此对我冷嘲热讽。

有一次,她曾当着许多人的面,对我媳妇说:“我都不知道你们两口子咋想的?长的‘麻杆’高的儿女不舍得让他们回家种地,偏要学人家文化人,念那么多书将来能当饭吃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没啥大学问,就知道孩子们在村里看不到希望,天天种地是不会有出息的,我就想让他们能走出去!当时我想的是只要孩子想上学,我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他们。

时光荏苒,孩子们渐渐长大,我的三个孩子还算争气,大儿子考上了好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国企上班,两个女儿也都上了中专,毕业后都干了护士。

我家从此“翻身农奴把歌唱”也过上了好日子,而大哥的日子就有些一言难尽了。

由于儿子多,娶完三房儿媳后,就把家底掏光了,后来为了给下面两个小的娶媳妇,在村里是东凑西借的,后来为了还账,我大哥60多岁的人了,还跟着建筑队做小工。

我五个侄子由于都没有受过良好的教育,所以他们也很难找到稳定的工作,弟兄几个是常年外出打工。由于穷,弟兄几个因为一点家产还时不时的会发生矛盾。

我大侄子现在也50多了,这两年也不外出打工了,儿孙绕膝,在家享受天伦之乐,过的日子也算可以。

二侄子年轻的时候生孩子,赶上计划生育特别严的时候,所以在生了一个男孩后,就没再要孩子,两口子一心想培养儿子皓皓上学,可能是一个儿子太娇惯的缘故吧,他从小就让人操心劳神的很,不好好上学,还喜欢打架斗殴,初中没上完就不愿意上了。

几年前,二堂侄好不容易给他娶了媳妇,结果婚后皓皓还是恶习不改,在孩子两岁多的时候,小两口离婚了,结果两个人谁都不要孩子,直接甩锅给二堂侄夫妻俩。

三侄子负担也不重,有两个女儿,没有帮儿子娶媳妇、买房买车的负担,他们弟兄几个就数他的日子过的舒心,两个女儿嫁的近,时不时的会提着一大堆的礼品去看他们。

四侄子和五侄子结婚晚,现在还年轻,正是奋斗的时候,一个常年在内蒙古开挖掘机,一个是在外地给人家装修美缝,钱都是不少挣,一个月都一万多,但是非常辛苦,而且我觉得美缝对身体不好,干这活吸的甲醛太多。

我二哥家的两个侄子,一个是大专生,一个在家做生意,日子都过的还算可以,算不是大富大贵的,但也是一般的小康家庭。孩子的日子好过,我二哥也能跟着享福,现在也很少回老家了,十几年前就被两个儿子接到了县城居住。

我的父母早已不在世,我回家的次数也寥寥无几。老家最亲的人就是我的两个哥哥和妹妹了,每次回老家我见到大哥那日益苍老的面孔,就心里百感交集,总想能力所能及的帮帮他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每次回去总会偷偷的塞给大哥一些钱,不多,就一两千。我也是个老农民,我的钱是孩子孝敬的,虽然孩子们不会埋怨我该大哥钱,但我也不能背着儿子乱花。

而且“救急不救穷”大哥的日子不好过,归根结底还是儿子们不孝顺,一是他们没有能力,各自的生活都过得艰难,二是孩子多了,在孝顺父母这件事就会扯皮、推诿。

我儿子知道我忧心老家的亲人,他也是想帮一帮那些堂兄弟,他托人在老家县城机电厂帮大堂侄找了一个门卫的活,一个月2000元。

儿子同学在老家开了一个服装厂,他还拜托同学给二堂侄媳和四堂侄媳在服装厂找了一个活,二堂侄媳干零活,时间自由,接送孙子上下学也不耽误,每个月还有2000多的收入,四堂侄媳干的技术活,她会缝纫衣服,一个月有4000多。

我大闺女帮助三堂侄媳在医院找了个一个打扫卫生的活,活不累,每天早晚拖拖地、消消毒,一个月也有1800元。

对老家的亲人,我的孩子们都尽力了,他们为了帮助老家的亲人,真是想尽了办法。他们的生活好转,大哥和侄子们对我这个三叔也感激不尽。

每次回老家,几家都热情的邀请我去他们家吃饭,我也很乐意和他们聚一聚,去年过年的时候我们哥仨领着十几个儿孙去上坟,别提多热闹了。

上完坟,年夜饭我们都在大哥家吃的,酒席是我儿子在饭店订的,我们人多,足足做了5桌。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我大哥端起酒杯,红着眼睛跟我和二哥说“大哥以前错了,你们难的时候从没想着帮衬你们一把,哥哥对不起你俩啊!”

我赶忙劝慰他道:“哥,人不要总活在过去,那样多累啊!你看我们现在都过得多好啊,人得向前看,想着把以后的日子过好,才对呀!

接着我端起酒杯对几个侄子们和儿子说道:“你们哥几个可是‘一爷之孙’,没有比你们几个更亲的了!你们有缘成为一家人,是前世修来的缘分,大家都应当珍惜这个缘分,互帮互助。兄弟有难的时候能伸手帮的一定要帮,过的好的一定要拉扯过得不好的!

二哥也说“你们兄弟们多,大家不要总活在过去那点鸡毛蒜皮的事情里,家族中有做的不好的、不到位的,一定要想办法补缺,不能站在旁边看热闹!否则,被我知道了,可饶不了你们!”

二哥话音落下,侄子们纷纷称“是”,而大哥老泪纵横,一个劲的低着头用袖子擦眼泪。

我看到大哥这个样子,心有不忍,就轻轻拍了拍他的背,对他说:“哥,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们都是一家人,现在最重要的是团结一心,把日子过得更好。”

大哥默默地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头,眼神坚定地看着我们,说:“对,我们是一家人,要团结一心。”

接着,我们开始聊起了家常,谈论着家族中的点点滴滴。虽然时间已经不早了,但是我们都不愿意散去。因为在这个时刻,我们感到非常的温暖和幸福。

俗话说“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在事业上,兄弟之间都需要相互支持,共同前进。过的好的在力所能及的时候要帮衬过的不好的,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友友们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啊?

注: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