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讲述人:杨素芬 52岁

晚上10多,从医院回来,筋疲力尽的我强撑着洗了个热水澡,裹了床被子蒙头就睡,多希望能一觉睡到大天亮。

谁知,凌晨三点多,我的电话声又响了,我心里一阵哆嗦,很怕是我大姐打来电话,说我母亲有哪里不好。我揉了揉眼睛,就赶忙接起了电话。

我姐知道大半夜的打电话,我一定会担心,不等我开口说话就噼里啪啦的把事情说了出来“素芬,你别担心,没啥大事,咱妈很好,我其实不想大半夜的给打电话,但是咱妈大半夜的不睡,非闹着我给你打电话,老太太又想吃丸子了,你明天早晨早点起来,给她炸点地瓜丸子吧!”

我说“行,明天我给她炸,咱妈又闹了半夜吗?辛苦你了,姐,明天换我在医院陪护,你好好回家歇一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和大姐挂掉电话,一时间我又没了困意,不禁想起,我爸还在世的时候我们兄妹几个不用天天照顾母亲,真是享大福了。

回忆像一条轻巧滑溜的鱼,也借着我这片刻放松的时间,悄悄窜进了脑海。

自打我有记忆起,我就纳闷,为什么爸妈整天吵架,他们在一起说不了几句话就会吵起来。

我爸个子高声音大,我妈声小又爱啰嗦,他们吵着吵着,有时候我爸就急了,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冲到我妈面前,甩手就是两巴掌。坚硬粗糙的手掌,跟我妈那饱经风霜的脸,完成激烈的碰撞后,发出沉闷的“啪啪”声。

儿时的我,吓的只会哇哇大哭,而我哥哥姐姐都替我妈说话,也去拉架,不让我爸打我妈,但是我爸力气大,谁也拉不了我妈,我爸有时候狠劲上来,也会连着他们一块揍。

我妈挨了打,就会一个人摸进房,躲进被窝里面哭。有时候连饭也不做了,这时候,哥哥姐姐就主动承担了做饭的任务。

饭菜弄好之后,我爸会盛上半碗菜,拿个窝窝头,让我送进我妈房间。

可是不管我怎么叫,我妈都不会应答我。然后我爸就教我,怎么哄我妈去吃饭,但是我妈气性大,每次生气都要难过好几天,谁劝也白搭。

然后,他们会冷战几天,谁也不搭理谁。但是我爸外出干活,家里的事情我妈依旧会收拾的井井有条。

小时候农村很穷,那时候的衣服也没有现在结实耐穿,每件衣服都是一穿就好几年,补丁摞着补丁,直到实在不能穿才用来纳鞋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爸是个粗糙人,他在地里干活的时候,会不小心刮坏衣服,我妈手工活很好,她会用颜色相近的线密密的再缝起来。即使他们在冷战,我妈也不会对我爸不管不问。

小时候,我常常想,如果有一天,我能长大到足够强大,我一定要保护妈妈,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我知道,我无法阻止爸爸的冲动和脾气,但我可以陪在妈妈身边,给她安慰和力量。

我还可以帮助妈妈逃离爸爸的“魔爪”,我那时候甚至劝过我妈“如果实在跟我爸过不下去,你就走吧。”

我妈不说话,只摇了摇头。

我长大后,有了自己的家庭,也有了自己的孩子。我和老公也跟他们一样,有争吵和摩擦。后来我才明白了,无论我们多么努力,生活中总会有摩擦和争执。

结婚后,每当我回家看望爸妈,看到他们依旧像年轻时那样拌嘴、争吵,我知道,那是他们独特的相处方式。

他们的每一次争吵,都是他们之间深深的爱的体现。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告诉我:无论生活中有多少困难和挑战,只要我们彼此关心、相互扶持,就一定能够走过。

有人曾说,家里操心比较多,劳累多的一方,身体一定会更早的出问题。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得上是一个魔咒,不过在我妈身上还是应验了。

我妈一共生了四个孩子,我是家里的老小,我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这么多的孩子,家庭琐事可想而知会有多少。

我妈每天早上基本上是天没亮就起床,洗衣服、做饭、喂鸡喂羊喂猪,忙活完家里的事还要去上工,挣工分。除了跟我爸吵架的时候,她都是最后一个上床睡觉的。

长期的劳累,和超高的精神压力,早已透支了我妈的身体。她64岁那年,我妈的手就开始肿胀、麻木,在附近几个医院都看了,拿了药,但效果都不好。

等我们反应过来,该去大医院检查的时候,一番检查下来,医生说我妈这是得了腱鞘炎,已经很严重了,医生给开了很多的药物,有吃的西药片,还有要贴的膏药。

我妈以后都必须要多休息,少干活了。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都轮到了我爸的头上。

麻绳专挑细处断,噩运只找苦命人。3年后,我妈又不幸,得了老年痴呆,生活上更离不开人了,我们提出让爸妈去我们兄妹几个家里生活,但是我爸说“只要我能动一天,照顾你母亲的责任就不会落到你们几个头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以后的十几年里,都是我爸在照顾我妈,他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替我妈穿衣服,帮她洗漱,为她做好饭菜,伺候她吃饭。

十几年如一日,我爸每天都细心地照顾我妈,没有一句怨言。不管我们什么时候回家,事先有没有打招呼,回家见到我妈,她总是干干净净的,身上没有一丝异味,连头发都不乱。

我们兄妹几个看在眼里,疼在心里。我们曾多次提议兑钱请保姆来照顾我妈,但都被我爸拒绝了。他说:“只有我能最了解你母亲的需求,别人都不行。”

我们明白,我爸不只是不想麻烦别人,他一是不习惯没有我妈在,他们在一起了一辈子,分开自然不舍,二是担心我妈不习惯别人的照顾,她的需求只有我爸了解。他们一起经历了太多的风雨,这份相濡以沫的感情是我们替代不了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爸的身体越来越差,但他始终没有改变主意,让我们承担照顾母亲的责任。他说:“只要我还活着,就会一直照顾你妈。”

从我妈患病以后,整整12年,4000多个日夜,12000多顿饭,都是我爸管的,没跟我们当儿女的抱怨过一句,这是怎样的一种付出!

在他们的身上,我们看到了生活的真实和人性的光辉。他们虽然遭受了无尽的苦难,但却始终保持着对生活的热爱和对彼此的关怀。

最终,我爸还是被生活的磨难掏空了身体,先走一步。他走的那天,紧紧握着我妈的手,留下了最后的遗言:“老婆子,我走了,你要好好的。”

我爸走了,她最放心不下的还是我妈!

说起来,我们做儿女的真是不孝,把照顾我妈的重担都压在父亲的肩头,有一句话说的很好“哪有什么岁月静好,是有人再替我们负重前行”我爸就是那个一直在替我们负重前行的人。

我躺在床上回想着以前生活的一幕幕,不知不觉泪流满面,我再也躺不下去了,凌晨四点就起床,开始准备地瓜丸子。

我用心地削皮、切块、煮熟,然后用勺子碾成泥。接着,我加入一些糯米粉和糖,揉成了一个软硬适中的面团。最后,用手搓成一个个小丸子,放在油锅里炸成金黄色。

一大早,我就带着满满一盒地瓜丸子来到了医院。我把地瓜丸子递给我妈,“妈,这是你要吃的地瓜丸子,还热乎着呢,你尝尝。”

妈妈接过丸子,咬了一口,满足地点点头,“真好吃!”

她一边吃着热乎乎的丸子,一边像个孩子似的说着好吃,我看着她满足的样子,心里也暖暖的。

我们已经没有爸了,不能再没妈。有妈在,我们什么时候都是孩子,妈走了,我们也就没有心灵依靠了。

父母给予我们的不仅仅是生命,还有无尽的爱与关怀,无论我们身处何地,无论我们遭遇何种困难,只要想到家中的父母,就会有一种无比温暖的感觉涌上心头。

友友们,在此,我要提醒大家,我们每一个人都要珍惜与父母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别等到失去了,才后悔莫及。

注: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