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知道,因为广电的禁耽改令,导致很多已经拍好的耽改被压多年无法和观众见面。

所谓耽改,就是以耽美同性文学改编的影视剧。

不过前段时间却有一部耽改竟然成功空降,就在大家疑惑耽改禁令已经失效时,它又火速下架,整个过程仅仅持续了一个小时,让围观群众看的是目瞪口呆。

而据内部知情人士透露,这部剧之所以能“过审”,走的“微短剧”的渠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上星剧、网剧、微短剧尽管都是剧,但审查的尺度和准则却完全不同。

其中以微短剧的尺度最宽松。

也正因如此,各大视频平台趁着短视频爆红的东风,也开始着力打造自家的短剧赛道。

各种“小妈文学”“骨科伪兄妹”“黑莲花上位”充斥着短剧页面,让人不禁怀疑,微短剧真的是啥都能拍?

是的,不惜你看它——

《授她以柄》

这部微短剧改编自网络小说《授他以柄》。

平台上看到的小说版本,都是删减之后的老幼皆宜版,实际上这部小说还有个18禁版本。

看得出来国内的原创剧本是真的枯竭了,连po文(有颜色的小说)都拿过来拍剧了。

不过为了和原著进行某种程度上的切割,还把两个主角的名字也改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男主,宇文渊。

女主,苏颜。

两个人是一对非常恩爱的情侣,然而一夜之间,苏颜入宫当上了皇后,成了皇帝的女人。

她告诉宇文渊,自己想要的荣华富贵,你满足不了。

于是一顿狠话之后,宇文渊被甩,伤心离去,在南境佣兵护国,自称南川王。

一晃5年过去了,皇帝身染重疾,而唯一的小皇子尚且年幼,于是各路藩王开始密谋造反。

故事一开始,就是这群反贼已经快要攻入皇宫。

然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宇文渊带兵杀到然后以清君侧的名义控制了皇宫。

宇文渊和皇帝是表兄弟,所以就算他杀掉皇帝,也可以名正言顺坐上皇位。

然而他并没有这样做。

反而住到了宫里,让皇后也就是苏颜来伺候自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说里对两个人久别重逢写的描述让人看的是脸红心跳,但拍成剧,要改。

而且是从荤到素的改。

其实宇文渊为啥能及时赶来救驾呢?当然是因为在事发之前苏颜写了一封求助的信。

并承诺事后给宇文渊想要的一切,换言之我可以肉偿。

然后宇文渊屁颠屁颠就带着自己军队来救驾了,表面上是为国为民,但实际上就是冲着苏颜来的。

可苏颜一看这架势,有点怂了。

我现在还是皇后啊,总不能在皇宫里直接给皇帝戴绿帽吧。

于是苏颜的这种不情愿,反而被宇文渊解读为戏弄自己,然后又开始了新一轮报复。

苏颜被羞辱却有苦说不出,5年前,她嫁给皇帝也是不得已为之。

苏颜的亲姐是皇后,但因产子导致身体被拖垮,于是在弥留之际将襁褓中的儿子托付给了妹妹。

并且要求妹妹代替自己,坐上皇后之位,只有这样才能稳定住后宫保住太子之位。

当然更为重要的是,皇帝也知道宇文渊对于朝堂的作用,想利用苏颜和他的关系来进一步牵制于他。

所有人都打的有算盘,唯独牺牲了宇文渊和苏颜之间的爱情。

分手之前是情侣,重逢后反而成了叔嫂。

亲情、爱情。权力、阴谋……所以这是一出虐恋。

而短剧可太喜欢改编虐恋了,当然也是因为虐恋总是容易产生戏剧冲突,而这也同样是短剧最大的卖点和看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实,这几年微短剧在我们看不到的角落里几乎是以火箭的速度在发展。

短剧预算低且演员便宜,再加上制作周期短,审查环境宽松,因此才能如流水线一般被各大平台批量复制。

拍一部平平无奇的网剧至少也得几千万。

然而这些微短剧最便宜的仅有几十万,而且最快一个月就能杀青。

比如《授她以柄》的原作在2022年才完结,结果改编的剧在2023年拍完,当年就过审了,到2024年年初就播了。

短剧的优点在于短而精,少了支线,而将所有的镁光灯都聚焦在男主和女主身上。

你会发现,这些微短剧的剧情可能经不起推敲,表演也有点生涩,配音也不贴脸,但主角的颜值绝对让人惊艳。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微短剧在卖相上都很亮眼。

除了主角颜值,氛围感则是微短剧另一个出圈的地方。

这种氛围感也多建立在题材的大胆上,什么小妈文学,什么叔嫂虐恋什么替身错爱,常规网剧里拍不了的,这里都能演。

在《授她以柄》里,宇文渊不甘被苏颜抛弃,于是又跑到苏颜寝宫里找存在感。

结果两个人正在推拉中,皇帝突然来了。

眼瞅着这尴尬场面即将被撞破,没想到宇文渊抢先一步直接强吻起苏颜。

就这么一个巧取豪夺的情节,各种特写,远景近景,知道观众爱看,那就拍个清楚拍个明白。

在市场利益的驱使下,为了获取流量,只要反转能吸睛,就不断堆砌反转,低俗擦边能博眼球,就极尽狗血情节。

不过这种不停在红线边上跳舞的行为,难免会被当成典型。

去年一部《黑莲花上位手册》因为宣扬仇恨,被央媒点名。

而某耽改借微短剧的外壳重生后火速下架,也被业内视为微短剧审查逐渐收紧的信号。

微短剧当然也有好看的精品,但凤毛菱角。

更多的是为了快速回本,在流水线上生产出来的同质化商品。

因此,很多人批评因为短视频盛行导致观众再没耐心好好去追一部长剧,什么短剧扰乱了市场等等。

要小妹说,市场还是过于担心了。

好的长剧依然有人反复回味,烂的短剧依然会被观众抛弃,与其去批评短剧投机取巧,倒不如去问问为什么长剧越拍越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