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五月初一,吉林伊通。

三道后瓦屯,四更时分,正是万籁俱静,整个屯子都是伸手不见五指,只有尹家大院的四角炮台之上,有灯笼挑起,但照亮的也不过是八尺之地。

炮台上的炮手正搂着快枪,缩着脖子打盹。

忽然,屯子里不知谁家的狗叫了起来,一呼百应,很快全都是狗叫声。

炮手全都被惊醒,其中一个炮手眼尖,看到暗夜当中有如潮水一样涌过来的人群。

于是赶紧大呼:“闹胡子啦!”

同时,架起枪来,顺着枪眼搂火——伴随着“啪”的一声枪响,外面传来一声惨叫。

外面的人见到暴露,领头的大喊一声:“压!”

随后就是枪声如同爆豆一般,蜂拥而至,有的直奔大门,有的扛着梯子,想要靠近围子的高墙。

但是围子里增援的炮手很快赶到炮台,子弹在暗夜中划出一道道火线,将外面的胡子暂时打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在上一篇《大掌柜的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绺子里有人默默的用刀削猪头的肉》当中,实际大掌柜的“忠良好”并未饮恨当场,而是成功的亡命逃脱,结果却被贪图他所藏钱财的一个坐地胡子害死。

这个坐地胡子名叫“尹风”,家住伊通三道后瓦屯。

所谓的“坐地胡子”,指的就是明面上还是地主乡绅,但是背地里与各个绺子大掌柜的有密切往来,帮助销赃、藏枪、捞人等。甚至有的坐地胡子,家里就有人在外面起局建绺。

尹风就是如此,家里有几百亩地,骡马成群,人口众多,可谓富甲一方。实际这个钱财根本不是正路来的,他有一个弟弟名叫“尹龙”,在外面就有自己的绺子。

尹风与“忠良好”的绺子多有往来,而“忠良好”就在尹风的家里藏有大量的枪支弹药以及粮食布匹等。

绺子局红的时候,这种坐地胡子自然是不敢乱来,但是现在“忠良好”的绺子已经散局了,尹风就起了黑吃黑的心思。

此外,这也算是报仇。之前尹风的弟弟尹龙被伊通县保安队打死,尹风一直怀疑是“忠良好”作的局,只是没有直接证据。

于是,尹风在将“忠良好”诓骗到家里之后,一枪打死,随便找个地方埋起来。

然后尹风美滋滋的盘点着库房里忠良好存放的东西,简直是赢麻了。

当然,为了防止可能存在的报复,尹风也对自家的围子进行了升级,墙更高了,雇的炮手也更多了。

02

怕什么来什么,“忠良好”的弟弟“小北海”却在两年之后混得风生水起,成为一个绺子的大掌柜,局红管直。

而尹风插了“忠良好”的事情,毕竟纸里包不住,很快就被“小北海”所知晓。

于是,就有了文中开头的一幕:“小北海”带着绺子来砸窑,要给哥哥“忠良好”报仇雪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尹家硬窑墙高,炮台上的炮手也多,所以“小北海”的这次进攻很快就被打退。

但是,好景不长。此时已经是九一八事变之后,东北军退往关里,曾有大批的武器装备遗落四方。

小北海不惜重金搜罗,还真就搞到了一门辽造十四年式37毫米平射炮,附带8发炮弹。

该炮是由奉天军械厂在1925年生产,原型是日本大正十一年式平射炮。

虽然口径小,威力远远不如大口径野炮。但是用于打尹家围子的大门,却还是绰绰有余——简直就是筷子捅豆腐……

03

当年近六旬的尹风被胡子们带到“小北海”的面前时,原本还有些许希望的尹风见到小北海面容,不由内心生出一阵绝望:

“求求你放了我的家人吧,围子里的东西你随便搬……”

“小北海”哈哈大笑,“你插了我哥的时候,可曾想过今天?插了你全家,爷爷我不也是随便搬东西吗?”

很快,尹家大院里的将近20口子的人,全都被插。在足足装了十几挂大马车之后,一把火烧作白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待胡子撤走之后,屯子里的老少爷们才敢围过来看热闹,议论纷纷:“好家伙,打闷棍的遇到劫道的了,胡子对上胡子,真算是狗咬狗了……”

但是尹家还有漏网之鱼,当天尹风的大儿子尹志全携带妻儿去老丈人家贺寿,侥幸逃过一劫。

“小北海”秉持赶尽杀绝的原则,在一年之后—又找到机会,把这一家三口逮个正着。

然后用绳子拴在马的后面,活生生的拖死。

但是,正所谓“秦桧还有两个好朋友”——“小北海”不知道的是,尹志全有一个换帖兄弟,是“单搓”(跑单帮的胡子),报号“南侠”。

“南侠”在得知尹志全一家三口的遭遇之后,就琢磨着找“小北海”报仇。

04

“南侠”搞到了一支德国大镜面,然后有意与“小北海”接近。

“小北海”对于这支枪自然是垂涎三尺——没有哪个胡子能抵挡住一支德国大镜面的诱惑。

然后“南侠”趁机说:这是他从西山一个隐蔽的军火库里搞到的,那里有至少30支水连珠,还有一把十分罕见的胶把镜面匣子。

“小北海”信以为真:如果说德国大镜面是枪中的爱马仕,那么胶把镜面匣子就是枪中的香奈儿。

于是“小北海”马上提出可以花钱购买:“你是独脚大仙,又不拉绺子,要那么多枪干嘛,不如卖给我,价格好说!”

而“南侠”先是假装不情愿,后在“小北海”软硬兼施之下最终“勉强”答应,但是讲定一个条件:“小北海”需一个人带上老头票,与“南侠”汇合一起进西山。

一手交钱,一手拿枪。

等到约定的日子来临,“小北海”果然带着铁镐来赴约。两人进山之后,在“南侠”的指点之下找到一个地方,然后两人就一起开挖。

等坑挖到一米多的时候,果然露出一个木头箱子。“小北海”高兴万分,赶紧扔掉铁镐,跳进坑里开盲盒:

“胶把匣子,我来啦!”

这时候“南侠”趁机挥动铁镐,一击命中天灵盖。“小北海”惨叫一声,在坑里变成了一个大虾米。

“南侠”不慌不忙的“小北海”身上的把老头票搜出来,然后耐心的回填土坑……

05

如果你认为“南侠”就是正面形象的江湖豪客,那就是大错特错了。实际上,叫这个名字实在是过于玷污御猫的名声。

据说有一天,“南侠”夜宿一户人家,睡着之后,这户人家有小儿夜啼。

“南侠”被吵醒之后,一把拎起小儿,直接摔死——这,才是胡子的真实世界,是人性之恶在失去外部束缚之后,变成了脱缰野马。

横冲直撞之下,死了的,残了的,全是倒霉的。

这年冬天,腰包鼓起来的“南侠”新找了一个白嫩水灵的靠人的(相好女人),谁知道这女人脚踏两条船,在“南侠”之外还靠了一个报号“五龙”的胡子。

争风吃醋之下,“五龙”趁着“南侠”酒醉的机会,一根绳把他勒死,然后就埋在院子里的葡萄树下面。

第二年,结出来的葡萄格外的大。

后来据一个报号“震天雷”的胡子说,简直是甜腻得令人肝儿颤。

一个又一个所谓的“好汉”,都死得这么草率与随机。

这胡子,真的不好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