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2年8月3日,四川遂宁闹市街头当街上演了一场现实版的警匪枪战大戏:一名越狱犯持枪绑架打劫后逃窜,警方根据线索赶到了他的藏身地,但围剿行动还没展开犯人却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把手枪向围捕的警察疯狂射击,还挟持了一名路过的女人质。

一场猫抓老鼠大行动一触即发,而犯下这起重案的,就是在四川臭名昭著人称“尹二娃”的尹红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02年7月的一天,包工头余清荣正和几个客户在茶馆里谈着生意。门口突然进来一个中等身高、其貌不扬的男人,身后还带着两个年轻人,因为他太过普通,在人来人往的茶馆里甚至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余清荣和几个朋友在茶馆聊天,人来人往谁也没注意到尹红坤的出现)

领头的男人悄悄地走到余清荣身后,重重地拍了一巴掌在余清荣的肩膀上,随即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指着众人说道:“今天我和余哥有事要谈,你们该干嘛干嘛!否则杀了你们全家。”

在场的众人看到他的枪早已吓得魂飞魄散,听到他这句话犹如救命稻草,一哄而起向门外跑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尹红坤当日所持的是一把仿64手枪)

随后三人挟持着余清荣打了一辆出租车,几人乘车在城里绕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停在了一家招待所门口。男子开了一间房,把余清荣连带着司机一起关在了房间里。

“余哥好久不见啊”男人对余清荣说道。余清荣这才看清男人的脸,这一看,惊魂未定的他心又跳了起来!

(尹红坤挟持他和司机来到一间招待所)

眼前的男人,居然是两年前被抓进去的“尹二娃”,尹红坤!

尹红坤年轻时就出来“混社会”,难免游走于一些灰色边界。几年前,余清荣曾涉足经营娱乐场所,和在这里谋生的尹红坤有了交集。

后来余清荣有了家庭,转行和自家兄弟做起了建筑生意。而尹红坤前两年因为拉皮条被抓了进去,判了十五年刑期。

这才刚过两年,尹红坤却站在了眼前。余清荣想都不用想就猜到,为非作歹的他居然敢越狱!

(谁也不知道尹红坤是如何逃出监狱的)

尹红坤见余清荣这样也不多废话,开口就说道:“余哥,兄弟有难先借20万,其他的回头再说。”

余清荣见他手中的枪也不敢反抗,只好和他商量分期。最后两人经过商议,决定明天先交5万,7月底再交5万,8月底最后一次性支付10万。

第二天,余清荣的弟弟就接到失踪一天的余清荣的电话。余清荣以工作周转为由,令其火速提取5万元到遂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拿到钱后,他遵照约定放余清荣离开)

上午11点,尹红坤命令另外两个小弟前去拿钱。直到两个小弟将装有现金的牛皮纸袋拿回来,尹红坤悉数数完袋中的五捆钞票,才对着余清荣说道:“你可以走了。”

余清荣赶紧离开,回家之后,立刻和家人前往公安局报了警。

一个越狱逃犯,不仅非法持有违禁枪支,还绑架勒索再犯重案。这个案件立即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马上组建了专案小组,全力攻查此案。

(由于案件性质恶劣,遂宁警方立即组建了专案小组)

接下来的几天里,尹红坤毫无避讳,贪得无厌的他每日都打电话给余清荣“催债”。经过双方的拉扯,尹红坤下了最后通牒:8月3日中午12点,必须要看到钱。

专案组商量决定后,与余清荣兄弟协商筹集了3万,要求他们那天尽量到人少的郊区交易,并为他安排了特殊保护队,以最大程度保护他们人身安全。

8月3日一早,余清荣兄弟就带着钱驾驶着一辆黑色轿车,再一次来到遂宁。开车的是一位狱警,后排还有几个拿着微型冲锋枪的警察。

(成都旧照)

没过多久,尹红坤搭乘一辆红色出租车进入了市区,并悄悄地跟上了余清荣的黑色轿车。不过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尹红坤没想到的是,他的身后也正跟着刑警队队长刘洪恩。

刘洪恩见立刻通知队员前往支援,然而就在抓捕计划部署时,一个意外发生了,下车取钱的尹红坤认出了余清荣车上的驾驶员,正是他越狱监狱的狱警!

尹红坤立马转头,拔腿就跑。刘洪恩见状直呼不好,立马带着警员向他逃窜方向追去。尹红坤见后有追兵,不假思索掏出手枪对着警方一顿扫射,还打伤了一个路过的行人。

刘洪恩赶忙通知救援,因为害怕造成更严重的伤亡,只能鸣枪警告。但尹红坤毫无惧色,恶向胆边生,他闯进路边一家便利店,挟持了一名女店员威胁警方:“再过来一步我打死她!”

(案发现场,警方鸣枪警告)

随后,他举枪威胁路边一辆三轮车,胁同人质扬长而去。

三人驱车到了遂宁边界,因为路途不便,尹红坤丢下人质独自离开。警方根据人质和三轮车车夫的口供,在尹红坤离开的方向展开大规模的搜索和抓捕。

但狡猾的尹红坤反侦察能力十分强,他刻意躲开人行大道,甚至放弃了人迹罕至的小道,转身躲在路边间废弃厕所的下水道里,蜷缩了一整天。

直到晚上九点见外面没有动静,才爬了出来,侥幸搭上一位热心老乡的车,连夜离开了遂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四川老照片)

但再狡猾的老鼠,躲不掉天尹地网的抓捕。自他消失后,遂宁市公安局一直在实时追踪他的行踪。8月10日,警方根据人口行动技术,查获到尹红坤的行踪。

他已潜逃到了成都,在红瓦寺附近租了一间房子,还给自己改了名字,甚至给自己报了一个电脑补习班。大有一副洗心革面从头做人的架势。

但他犯下的罪案罄竹难书,他也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警方随即在红瓦寺到补习班的路上设下埋伏。

监视两天之后,警方在他每日的必经之路上,再一次抓到了这个穷途末路的越狱犯。随后,他的两个同伙蒋伟、聂刚也相继被抓获。

尹红坤被捕后,由于其犯罪行为恶劣一审就被判处以死刑,然而直到判决结果下来还毫无惧色,他一直不断上诉,三番四次修改自己的口供。

(行刑前的尹红坤)

甚至在行刑前,面对记者他仍然镇定自若,目无凶光面带微笑,好似掀起这一切腥风血雨的人并不是他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