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瓦迪夫卡的乌军溃逃了,俄军和顿涅茨克人民军终于攻下了这座坚守10年的堡垒城市。

从2014年开始,乌军就在顿涅茨克市区西北的阿瓦迪夫卡、西南的马林卡等城市,构筑起完备的永备防御工事,并且部署重炮轰击顿涅茨克市区,对顿涅茨克军民构成巨大威胁。如今,俄联军终于在攻下马林卡不久之后,再次攻克了阿瓦迪夫卡,解了顿涅茨克的燃眉之急,这是俄乌交战的一次重大转折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阿瓦迪夫卡方向战线变化情况

要知道,阿瓦迪夫卡和马林卡被称为“乌军的心理防线”,也是顿巴斯区域俄乌争夺的主要据点。俄军在这两个方向集结了大量精锐主力,也因此放松了对其他方向的攻势,而乌军也将这两处防线作为牵制和消耗俄军实力的主要力量,在此坚守了10年之久。特别是在阿瓦迪夫卡方向,面对俄军攻势的咄咄逼人,乌军甚至调来了精锐、凶残的第3亚速旅,来增援和接应撤退的乌军,并巩固战线。由此可见乌军对此地的重视程度。

俄乌双方交战局势

如今,马林卡和阿瓦迪夫卡先后被俄军攻陷,乌军的防线或将会像“多米诺骨牌”一般被连续攻破。下一步,俄军很可能会把马林卡、阿瓦迪夫卡方向释放出来的兵力,重新休整并投入到库皮扬斯克方向,开启一个新的城市攻坚战场。从当前局势来看,库皮扬斯克已经成为盘活全局一处关键,如果俄军能攻克库皮扬斯克,就能直接向西威胁乌军顿巴斯集群的大本营克拉玛托尔斯克-斯拉维扬斯克“双子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乌军遭遇惨败

要知道,乌军几乎所有主力,都在顿巴斯方向作战,而争夺顿巴斯区域也是此次俄乌交战的关键点。对于乌军而言,克拉玛托尔斯克和斯拉维扬斯克不但有乌军顿巴斯集群的总指挥部,还是乌军顿巴斯集群的物资、兵力集散地,是乌军顿巴斯部队的后勤大本营。而库皮扬斯克就是挡在“双子城”面前的“东大门”。

双方展开激烈炮战

早在第一阶段作战时,俄军就曾攻下了“双子城”东北部的库皮扬斯克市区,甚至还一度控制了“双子城”西北部的伊久姆市区,对克拉玛托尔斯克-斯拉维扬斯克形成两面夹击的态势。然而在乌军发动的哈尔科夫大反攻中,俄军从整个哈尔科夫州撤退,丢弃了伊久姆和库皮扬斯克两座重要城市,以及红利曼等重要据点,退守到克里米纳外围,再也没能向前推进。这也成为俄军在上一阶段作战中最大的一次撤退和失利。

图为当前阿瓦迪夫卡方向局势

如今,俄军从顿涅茨克的马林卡、阿瓦迪夫卡方向释放出大量精锐兵力,这些兵力完全可以重新投入到库皮扬斯克方向,重新打回哈尔科夫。甚至,俄军目前还有20万合同兵没有加入到俄乌战场,他们目前部署在哈尔科夫州北部的俄罗斯别尔哥罗德州方向,如果顿巴斯俄军能从库皮扬斯克方向发起进攻,那就能吸引乌军主力增援并展开消耗拉锯,部署在别尔哥罗德州的俄军就能迅速南下夹击哈尔科夫乌军的大后方,重现第一阶段作战时俄军占领伊久姆和库皮扬斯克,直接威胁克拉玛托尔斯克-斯拉维扬斯克“双子城”的一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为阿瓦迪夫卡方向战线变化情况

当然,在哈尔科夫方向发起主要攻势的同时,俄军肯定还会推进扎波罗热方向的作战,毕竟那里的俄军也进展顺利,最近在罗博季诺方向也连续取得进展,乌军在2023年“春季大反攻”中占领的阵地,如今也被俄军一口口重新吃回去。可以说,南线俄军对扎波罗热方向的进攻,将会牵制和消耗乌军的兵力,以策应北线俄军对哈尔科夫的攻势,形成南北并进的局面。

双方展开激烈炮战

总而言之,俄乌交战在2024年会迎来关键转折,而这次转折可能已经发生,那就是阿瓦迪夫卡战役,这一战结束后,乌军就再也不能发起战略攻势,只能被动防御了;而俄军也将会在新的战场上连续攻城拔寨,俄乌交战的大结局也将会逐渐清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