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加代的兄弟敢干?因为出了事,加代能兜底,让兄弟们无后顾之忧。

加代对瓦力说:“你想闯号,你想立棍,本地跟你离这么近,还敢跟你叫号的,你怎么超越你平哥呀?正好今天我来了,你叫他过来,我看看是谁。”

瓦力一听,带着小军等人去车里把五连发拿了出来,马三、丁健和郭帅把十一连发拿了过来,回到包厢,往桌肚里一放。

十分钟以后,十多辆车往饭店门口一停,大亮带着五十来人下了车,往饭店一进。饭店老板老孙一看,“哎呀,亮子......”

大亮说:“与你无关。瓦力呢?”
“大亮,都是朋友......”

大亮手一指,“老孙,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今非昔比了。以后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我罩着你们。是不是在楼上?走,上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孙有心通知瓦力,但是没能上了楼。到二楼走廊,就听见加代等人的包厢在说话,大亮把门一推,“哎呀,人不少啊,都挺好吧?瓦力!”

瓦力一抬头,站了起来,说道:“亮子,都是一个地方的。我明白你什么意思。要想立棍的话,有很多种方法。你跟我装牛逼,算不上好汉。”

“瓦力,我不跟你打架,我跟谁干呢?你不把你放倒,谁能瞧起我?我为什么找你,不找别人呢?你他妈欠我钱不给呀!我找你不应该吗?瓦力,其他话不说,你今天把三十五万给我,什么事没有。你喝你的酒,我还敬你们一杯。你要说不给,那也好办,我叫你他妈横着出去。就是这么简单的事,都是社会上的。”

瓦力看了看,“人不少啊!”

大亮手一挥,“还有人呢?我他妈叫了两百来人。你真以为我亮子什么也不是呢?这只是冰山一角。一会儿还有不少人来。你自己看着办,你给不给啊?哎,酒不错呀。哥们,往边上坐一点。”说话间,亮子朝着马三的肩膀拍了一巴掌,把马三推到了旁边,自己倒了一杯茅台,滋溜一口,“哎哟,贵有贵的道理,好喝。俏丽娃,欠我钱不还,在这喝茅台。”

马三抬头斜眼看着大亮。大亮说:“看什么呀?他欠我钱不还。瓦力,怎么说,给不给,不给出不去。”

马三站了起来,说:“哥们儿,你坐下。你坐下慢慢喝。”

大亮呵呵一笑,“挺懂事啊。行,那我坐下。这菜好像也没怎么动啊,我不客气了。瓦力,你看是打电话还是怎么凑钱。我等你一会儿。哥几个,我叫大亮子。小军、二红应该认识我吧?其他几个哥们我不认得,好像不是本地的,没见过。我正好没吃饭,我吃口饭啊。”

大亮自斟自饮了两杯,说:“打电话吧。”

马三和瓦力站着,其他人都坐着。马三看到门口不少人,门口站着四五个人,手背着身后。马三说:“哥们儿。”

大亮一回头,“哎,兄弟,怎么的?”

马三问:“好喝吗?”

“还行。你要跟我喝点吗?”

“不喝了。瓦力欠你多少钱?”

大亮说:“三十五万。你要给啊?”

“我不给。我的意思是想问是不是有人叫你来的?”

“没人叫我来。我就想干瓦力,我就要钱来了。怎么的?”

马三说:“哦,那个,你拿的筷子是我的。”

大亮把筷子放下了,回头喊道:“服务员,给我拿双筷子。”

马三伸手过去把筷子拿了过来,“兄弟,兄弟!”

大亮一回头,“怎么的?”

马三说:“你没长眼睛,你不知道这是谁。”

“谁呀?不是,谁呀?”大亮看了一下桌上的几位,再转过头时,马三手中的筷子一下扎进了大亮的眼睛。大亮一声惨叫,连人带椅子翻倒在地。与此同时,丁健、郭帅、瓦力和小军从桌子下面抽出响器,朝着门口哐哐放起了响子。一瞬间,门口站着的四五个躺下了。走廊里的一看,“怎么回事?”

丁健一个健步冲到门口哐哐开打。郭帅和马三轮流上。大亮那边的响器是五连发,这边是十一连发。对方毫无还手之力,在走廊里又被放倒七八个,剩下的三四十人连滚带爬跑了。

老孙上来一看,傻眼了,马三说:“没事。”

包厢里,加代来到大亮身边,问:“谁让你来的?”

大亮捂着眼睛哭喊,不说话。加代把插在眼睛里的筷子一下拔了出来,一挥手,“让他说话!”郭帅一脚踢在了大亮的腮帮上,丁健过来扇了十多个嘴巴。加代一摆手,丁健往旁边一让。加代问:“谁让你来的?在大连这个地方,也许别人不知道,我是知道的,谁他妈敢跟瓦力叫嚣?王平和在的时候,这一带通吃。小平不在了,也轮不到你们吧!你说是谁叫你来的?你要不说,就弄死你。怎么打的你这帮老弟,你看不见是吧?”

丁健和十一连发咣当顶在了大亮的太阳穴上。大亮马上哭着说道:“徐老二,徐老二叫我来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听到这句话,加代没有太大的反应,但是瓦力明显一愣。加代问:“叫你来干什么?”

“叫我把他废了。大哥,他原话是这么说的,让我把他们打死。打死,他给我兜底。”

加代一听,“行。瓦力!”

“哥。”
加代说:“你和二红几个看着办吧。”

“代哥,二哥这个事......”瓦力刚想表达徐老二这事可以理解,一看小军子把五连发拎了起来,赶紧喊道:“军子,军子......”

哐哐两响子,小军把大亮的两条腿摘了,回头说道:“还他妈二哥呢,人家都要我们命了,鸡毛二哥啊!”瓦力呆呆地看着小军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