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代一听,“那行,那我就放心了。那我就回去了,不在这待着了。”

“行。哥,你中午不是没事吗?”

“我没事。”

瓦力说:“没事的话,我们喝点。一会儿我带你们去一家新开的饭店,特别牛逼,我们去喝点。哥,来都来了,今天喝点。上次也没喝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一点头,“走吧。”瓦力领着一帮人往新开的饭店去了。

瓦力等人离开徐老五家以后,徐老五把电话打给了徐老二,“二哥。”

“我不是你二哥。”

徐老五一听,“这样吧,老二......”

徐老二一听,“你这BYD,你叫我老二。”

“我叫二哥,你说不是我二哥,我叫什么呀?”

老二说:“你想干什么?”

“我跟你说一声,不管你看不看我面子,你也得看我面子,瓦力这事过去了。过两天我把瓦力叫来,你们都消消气,别叫我夹到中间难做,明白吧?而且这个事也别往大了闹。没有必要,让人笑话。原本是好哥们,要是闹掰了,传出去就太丢人了。我们就好好相处。二哥,我叫他给你赔个不是,毕竟你年长,行不?到时候我也去,给你敬几杯酒,你就别挑理了。”

“老五,你要这么说,二哥就不跟你计较了。行吧。”

“那我就撂了,二哥,这两天你听我电话。”

“行。”挂了电话,徐老二咬牙切齿,开始拨号。老三问:“二哥,怎么了?”

老二一摆手,“不用你管啊,你把嘴闭上。”

老四问:“二哥,他们是不是走了?”

“肯定走了。不然,老五不会给我打电话。”

徐老二拨通电话,“亮子。”

“二哥。”

“二哥就问你一句话,王平和不在以后,你想不想在瓦房店牛逼?”

“那我太想了。”

徐老二说:“这次我就捧你。你不是跟我说,你一直跟瓦力不和吗?”

“不和呀!一直都没和过。”

徐老二说:“你现在就带你的兄弟去打瓦力,主要打小军子。”

亮子一听,“我艹,哥,这有点费劲吧?小军子杀人不眨眼,太他妈野蛮了。”

“亮子,你想吃江湖这碗饭,你还怕死啊?我就跟你说一句话,你把他销户都没事,二哥给你兜底。你把他给我摘了。你把他销户以后,你就上外地待一段时间。等过个一年半载回来,我让你在瓦房店立棍,你就牛逼了。你也别说是我让你干的,你就尽管去打。你找个茬,你俩之间不有仇吗?”

“有仇呀。他现在他妈还欠我钱呢。”

“欠你多少钱?”

“欠我三十五万。”

“怎么欠的?”

亮子说:“我以前有个歌厅,王平和生前总来,在我这吃喝拿要,从我手里收保护费,我算了一下,总共从我手里要去三十五万。那时候我没有名气,现在王平和不在了,我才有点名气。”

徐老五一听,“那不正好吗?你就以这个理由去。”

干他

“行。二哥,我们先明后不争......”

“你放心吧,天大的事我给你摆。我们老徐家的排面你不知道?就这还叫事?你把他干没都没有事。”

“二哥,销户我可能不太敢,但是废了他我肯定敢。”

徐老二问:“你有多少人?”

“我现在手下的兄弟加上可以找的外援能有五六十个人。”

徐老二说:“去吧,你就去打。”

“二哥,那我就去了。”

“去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加代随着瓦力到了饭店。瓦力户口本一大桌菜,刚喝三杯酒,电话响了,瓦力拿起来一看,“他给我打什么电话呢?”

二红问:“谁呀?”

“大亮子。”

二红说:“力哥,不接。”

瓦力拒接了。大亮又打了一次,瓦力还是拒接了。接着大亮发了一个短信:俏丽娃,瓦力,你要是牛逼,你接我电话。别让我上你家堵你。

瓦力一看,火冒三仗。加代问:“怎么了?”

“没,哥,我接个电话,朋友开玩笑,我回个电话。”瓦力来到包厢外,把电话回了过去,“你他妈什么意思?”

“接电话了?你他妈躲着我呀?”

“我躲鸡毛,我躲你。你他妈骂我,你什么意思?”

大亮问:“你欠我的钱什么时候给我?”

“我欠你钱?我欠你什么钱?”

大亮说:“以前王平和活着的时候,包括你瓦力在我这儿连吃带拿总共三十五万。你什么时候给我?”

瓦力一听,“你疯了?我活不起了呀?”

“瓦力,你的意思就是不给了呗?”

“我给你,你敢要吗?”

大亮问:“你在哪呢?”

“怎么的,你要来找我呀?”

“你是不是在老孙新开的饭店啊?”

瓦力一听,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其他人。瓦力说:“亮子,你他妈什么意思?”

“你别走,你等着。”

“亮子,有什么事改天再说......喂......”没等瓦力把话说完,大亮那边已经把电话挂了。

瓦力转身进了包厢,尴尬地笑着说:“哥,一会儿有个人过来,我跟他有点别扭。他说过来找我要钱。我们把菜打包或者换个饭店。我出去办点事,回来再接着喝。”

加代一听,“谁呀?”

“哥,一个小bz,你不知道。”

加代一看,“打架啊?”

瓦力笑了笑。加代一挥手,“健子,你们去吧,上车把装备带上。让他来吧,谁呀?”

“不是,哥,这是我的事。”

加代说:“你的事不是我的事啊?马三、帅子,你们都去。我在这坐着,我看看谁能怎么的。瓦力,你要有你平哥的那股劲。哪怕是一个人,往哪一坐都是一堵墙,一面大旗。如果没有这两下,到什么时候你都站不住脚跟。明白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