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上暗中活动的犯罪团伙

和其他反动集团或其成员

我们叫做“黑帮”

一说到黑帮

常常会联想到这些电视剧电影里的镜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民国年间,

在潮汕地区也有黑社会横行

商户纷纷让员工学武自保。

拳头师傅经常受雇,

当黑帮的二、三把手。

“林六缚”如何被“上海仔”徐永才吓退?

徐永才在招商局前头挨两刀竟毫发无损?

旧时商户要向黑帮交保护费?

装满“番批”的班车怎么不会被强盗惦记呢?

老汕头的黑帮风云

了解一下

老汕头黑帮风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磨湖林”PK“五乡陈”

如今,汕头西堤那有一老仓库,据说是“磨湖林”成员夜晚练武之地。80岁的游伯家里那时开杂咸店,“磨湖林”帮会的早餐杂咸(咸菜、贡菜等)便是游伯家提供的。码头工人干的是力气活,很能吃,一个月得消耗十几二十缸杂咸。1947年的一天,商平路和潮安街交界处人山人海。因抢夺地盘,“磨湖林”与“五乡陈”在这里集结了上千成员,他们手臂缠着黑布,拿着长长竹糙,正在“断场”(决斗)。边区的几个国民党军士兵占据骑楼高处,拿着机关枪向夭空扫射,企图控制局面。但没人理会。

“磨湖林”为首的是一老人,他拿着拐杖以一敌百,与“五乡陈”的竹竿对打,很多人说那人就是林捷枝。这时,有人到三楼天台向“磨湖林”扔砖头,二把手“林六缚”是一拳头师傅。他气势汹汹跑上来抓人,以为是游伯他们家扔的。后来发现骑楼都是十几家连在一起,天台都是相通的,可扔砖头的人早就跑了。这次冲突很多人受伤,“五乡陈”也被军队打死了一人。

“大力水手”吓退拳头师博

民国年间,汕头有多家武馆,门庭若市。黑社会横行,商户纷纷让员工学武自保。武馆行中,以崎碌人周飞雄和“竹竿林”、乌桥的“耳聋添”等比较出名。武馆也受雇于各码头帮会,参与械斗。周飞雄经常在街头卖艺,也卖药酒,他占据了公园头前后的地盘。“竹竿林”占据中山路花园里一带,“耳聋添”则占据乌桥。拳头师傅经常受雇,当黑帮的二、三把手。

“林六缚”是一拳头师傅,武功高强,据说被他手指一按,头骨必开裂,加上帮会身份,没人敢惹。一次,他在招商局前吃鹅肉。吃完想赖帐,便露身手,拿起筷子轻轻一捅就把盘子给捅破。旁边的人目瞪口呆,摊主是一妇女,怕惹事也不敢让他赔。

这时,走来一男子,叫徐永才,此人是上海人,大家叫他“上海仔”。徐永才曾做过水手,身手不凡,力大无比,用手一掰,钢条立即弯下。那时候他只是一个看码头的“守更人”,很不起眼。

老上海青帮三大亨:(左起)黄金荣,张啸林,杜月笙

徐永才对“林六缚”说:“人家妇女做点小生意,养家糊口,你可不能欺负人。”

“林六缚”听了很不服气:“你算哪条道上的,有种我们就比试下。”徐永才微笑着说,“我的头被你砍三刀,如果没事你就赔店主,然后给我滚远点。”

“林六缚”被激怒,两刀下去,徐永才毫发无损。“林六缚”看到情形感觉不对头,看出对方练过“铁头功”与“铁布衫”,刀枪不入,如果第三刀砍去,恐怕自己性命难保,只好走为上计,乖乖赔钱走人。

商户交保护费

年过八旬的黄伯解放前是“黄潮兴”批局的侨批员。他回忆,日本投降后到解放前那段时间,汕头黑帮依然各自划分地盘,商户大都向黑帮交保护费。“黄潮兴”批局在仁和街28号,属德记前的势力范围,警察也没法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民国年间的汕头

有交保护费的商户,一旦被盗或者有人故意找茬,便可以找黑帮出来摆平。没交保护费的商户,出了事黑帮也就不管了。但商户一般都交,黑帮会在端午节、中元节、中秋节、过年时上门收钱,收的钱数不高,折算起来也就相当于今天的五六十元。只要帮会的人一来,商户就知道该交钱了,黑帮的人拿出一张红纸,上面记着各家商户上交的款项。

民国年间,很多潮汕家庭的生计还得靠海外的汇款,那时候称“侨批”为“番批”。每天早上,汕头发往揭阳、潮州、普宁的第一班车上都装满钞票,但是很少被抢劫。那时候黄伯晚上经常在汕头各个地方收钱,一大袋背在肩膀上,穿着木屐,工作到凌晨1、2点,几乎是边打瞌睡边走路,但也没有被抢劫过。当时强盗大都还是有道德的,侨批的钱都是血汗钱,有的还是救命钱,所以一般强盗不会抢劫。强盗作案一般瞄准富有人家,进行绑票,抓了就送进桑浦山山洞,让家属重金赎人。

当然,偶尔发生劫案,侨批工会便会商讨对策,让涉案的村子交还赃物,否则今后中断该村侨批业务。

作者:丁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