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海川你一定的帮帮姑姑,实在没有办法了我才来找你的!”

姑姑到我这里之前姑父已经来家里两次了,对于他们一家人的请求我并不想应允,但是心中又不知道如何拒绝。

“姑姑并不是我不想帮,如今我都已经要自身难保了!”

本文为短篇小说,内容纯属虚构,请理性观看。

透过办公室的玻璃窗,看到很多员工们的身影,虽然他们的动作幅度非常小,但是难以隐藏此时的好奇心……

也许很多人会说我有点不近人情,自己的亲姑姑来求自己帮忙,做侄子的我并不愿意伸出援手,看看姑姑哀求的样子我有那么一瞬间心软,想要出手帮助他们。

可脑袋深处的记忆一直在提醒我,不要帮助他们,当时我落难的时候怎么不见他们伸出援手。

20年前的秋天,父亲的伤势逐渐好转,一家人又陷入了另外一个困难之中,为了治疗父亲花光了一家所有积蓄。

当时我在军营里已经待了三年,和战友们朝夕相处,每天经历艰苦训练,但是每天异常充实,在这里见证什么是真正的热血男儿以及战友情,而指导员也找我谈我未来的成长方向....

“王海川,你在部队中已经呆了很长时间,如今你的条件已经符合提干,你准备一下将申请的递交一下。”

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我便开始准备自己的申请,对于未来的规划我设想了很久,如果能够成功提干的话,未来将是前途无限。

当兵三年的时间,我经历过很多战友的退伍,每每到退伍季部队中充满伤感,同期入伍的很多兄弟都在义务兵期限结束之后,就选择了退伍。

妹妹邮寄过的一封信彻底颠覆了我对于未来的规划,信中提到父亲受了重伤,得知这个消息我一瞬间仿若天塌,

我的老家在西北方的一个农村中,祖上三代都是贫农,当兵之前家里的生活条件非常差,在整个村子中我家都可以算的上最贫困那一茬,当兵之后每个月我都会将自己的津贴邮寄回家,家里的生活才好转了一些。

经过深思熟虑我决定放弃自己军旅生涯,回到家中尽孝,母亲常年体弱多病,妹妹的信中提到父亲在受伤之后,根本不愿意前往医院接受治疗。

在告别战友们之后,踏上了回家的旅途,此时刚刚步入八十年代初期,一切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各个行业欣欣向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回到家中之后看到父亲目光呆滞的躺在床上,一时间心中无比痛恨自己的无能“爸,我回来啦!”

听到我的声音之后父亲转过头来,“狗娃子,你怎么回来了,这次准备待多久。”父亲并没有什么文化,在养孩子的时候,他也像很多家长那般,给自己的孩子起了一个难听的名字,也是希望我可以活的更好。

因为这个名字我和父亲没少吵架,就因为这个小名太难听,感觉的有点像骂人。

“爸,这次回来我就不走了,我想好了要在家里好好陪伴你和俺妈,再说俺弟和俺妹还小,以后就让我成为家里的顶梁柱,你和俺妈好好享福就行。”

“好,我娃终于长大了,知道心疼他爹妈了,爸心里高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回到家中之后我先和母亲商量,想要将父亲送往医院,同时向医生了解父亲此时情况,父亲因为上山摔断了双腿,如果及时治疗还有痊愈的可能。

但是父亲拖了近乎一个两个月的时间了,即使能治好以后能恢复的希望非常渺小,父亲之所以不愿意治疗很大原因不想花钱。

在有了一番了解之后,我决定将父亲送往医院,哪怕痊愈的几率非常渺小,我的这个决定遭到了父亲的拒绝。

“我不去,现在我已经是一个废人了,就算接受了治疗,我的双腿也无法痊愈,还不如将钱留下来。”

看着父亲决绝的样子,我的眼泪不争气的往下掉,“爸,你必须要求接受治疗,我已经问医生了,有希望可以痊愈的,哪怕只有一丝希望,咱们都不能放弃。”

“孩儿有钱,咱们去医院好吗?您应该考虑一下俺妈、俺弟妹,他们还需要你的照顾。”终于好说歹说下父亲终于愿意接受治疗。

父亲在我心中一直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小时候我是在他的庇护下长大,从小父亲就希望我可以好好读书,哪怕是未来成不了有大学问的人,能够上到高中就可以,至少比他有学问,用父亲的话说就是一代要比一代强。

我出生于1958年,是家中老大,下面还有3个妹妹和1个弟弟,我们村子里很多家庭都像我们家一样有五六个孩子。

那个年代根本没有想过孩子出生之后究竟该怎么养活,小时候身上的衣服大多是父母穿旧,或者亲戚家不要的衣服改成的,最初见到母亲亲手给我改衣服,充满了好奇。

“妈妈,为什么衣服在你的手中可变小呢?”

“并不是变小了哦,而是妈妈将他们重新缝合了一下。”

小时候我的愿望并不多,每年就期盼着过年,也许那时我能有一件新衣服穿,也可以吃上心心念念的猪肉饺子,虽然饺子中几乎都是白菜,里面的猪肉并不多,但是对于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

父亲是一个老实的庄家汉子,除了种地几乎不会做其他事情,在弟弟出生之后,一家人七口人都是靠着父母在大队中挣工分过活,哪怕小孩有定量的配额,但是大多时候都是吃不饱饭的,“半大小子,吃穷老子”并不是一句玩笑话。

后来我上学之后,父亲一直叮嘱我要好好学习,11岁之后我也需要像大人一样挣工分,不过做的更多是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就这样半耕半读一直到我成年。

家中的日子虽然过的清贫,但是一家人却非常开心,1976年我成功入伍,度过了3年的军旅生活,直到听说父亲重伤才退伍返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