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以战争依然在继续,虽然以色列已经遭遇了严重的失败,在许多地方已经开始撤退,但是以色列并不打算放弃这场战争,还打算在新的方向上发动新的进攻。

以军开辟第三战场

目前已经在加沙地面战,已经形成了主要的两个战场,一个是在加沙北部,主要是进攻加沙城,另一个是在加沙南部汗尤尼斯市,目前的最新情况是以色列要开辟第3个战场,拉法口岸方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以色列还想开辟新的战场

12日凌晨,以色列对拉法口岸发动海陆空打击,造成超过100人死亡,几百人受伤,主要是老人,妇女,孩子。以色列宣布,对拉法市的特种突袭行动中成功解救了两名以色列人质,实则以色列和阿根廷双重国籍,这是以色列在开战以来,首次成功救援出人员,在此之前,以军已经炸死,枪杀几十名人质了。

目前以色列的行动计划遭遇了许多国家的反对,尤其是埃及,在2月11日,埃及警告以色列,在拉法的任何地面行动,都将导致两国签署的和平协议终止。虽然在2月12日,埃及外长又改口了,称两国“在40年前达成的和平协议生效至今”。

以军对拉法发动了大规模空袭

埃及的强硬态度没能保持超过24小时,但是埃及的态度依然是明确的,反对以色列在加沙的行动,埃及边防部队和警察更有反以倾向,在西奈半岛,已经发生了埃及军队向以色列开火的事件,也因此未来以色列和埃及的关系难以预料。

特种兵被敢死队伏击

自从开战以来,以军已经付出了非常沉重的损失,但是以色列有意隐瞒了真实的损失情况,在2月12日和13日,一共仅承认5名阵亡,其中12日的阵亡者为2名“马格兰”特种部队的军士长,这是精锐部队的损失,阵亡原因令人好奇,可惜查不清楚。相比之下,13日发布的3名阵亡者就一样,他们都来自一个单位:“加沙师”下辖南方旅,又称:第6643旅第630营,1名为营长纳撒尼尔·雅科夫·阿尔科比中校,1名为连代理连长亚伊尔·科恩少校,1名为军士长,阵亡地点都是:加沙南部。

13日的3名阵亡者可能与12目,卡桑旅公开战报中,在加沙南部以炸弹伏击了以军一事相符合。但是阵亡人数不止3人,根据以色列记者摩西-亚尔爆料了,在2月12日,以军在加沙南部汗尤尼斯市,发生了一起炸弹伏击事件,以色列官方没有公布相关的任何信息,但是记者调查发现,以军被炸死至少11人,可能20多人死亡,受伤者无数,仅确认的就有14人被砍断肢体,分别送往3家医院进行治疗,死者中仅3人在13日被承认,其余没有发布消息,在海法市宣布举行3场军事葬礼,死者之一:纳撒尼尔·库班中校,以及著名歌手利奥尔。但是官方说法,利奥尔死于心脏病,不是阵亡。如果看战报,以色列的军官死亡率真高,几乎就没有普通士兵阵亡的消息,这不是造假是什么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近期部分死亡以军照片,其中著名歌手利奥尔“死于心脏病”

明摆着,这次战斗属于以军特种兵遭炸弹团灭惨败,付出至少11人死14人断肢的代价,这算敢死队实施降维杀戮,采取了以军无法应对的战斗。如今形势变化了,敢死队来精神,对以色列特种兵穷追猛打,绝不放过以军。从巴勒斯坦抵抗武装发布的战报,以军的损失相当高,但是以军没有放弃的意思,对拉法的进攻只是新的举动,有点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根据2月12日,卡桑旅的战报:在过去4天,以色列空军对巴勒斯坦加沙地区的轰炸,造成2名以色列战俘死亡、8人重伤。

让世界看到真正底牌

以色列非常希望通过加沙的地面站向人们证实自己的强大,实际却让人们看清了以色列到底如何呀?目前以军在加沙地区的作战,完全就可以称之为失败,其中在汗尤尼斯市的战斗完全就是亏本的,打到现在也没有能够将该地完全占领,部分以军一度陷入包围,被迫进行空投补给,最后不得不突围。以军的几支精锐部队都在汗尤尼斯市被耗尽了力气,不得不撤军。

火箭弹还在继续

以色列不可能完成歼灭哈马斯的战略目标,也没法完成解救所有人质的希望,更不可能解除火箭弹袭击威胁,在2月12日,巴勒斯坦抵抗武装从加沙地区东南部地区,对以色列犹太人定居点发射大批火箭弹。也就是说,开战四个月后,以色列仍旧没有阻止火箭弹袭击的能力。

目前敢死队与以军的战斗依没有停止,以军继续犯错误,比如:2月11日,汗尤尼斯市前线, 一名站在窗户口的以军士兵又被敢死队的火箭弹打了,一点不长记性,站在窗户口观察属于打死了,以军的素质还是低下。

对以军的火箭弹狙击也没断

以军在战场上对付敢死队显得无能,但是对平民相当有威风,2月12日,以军狙击手在汗尤尼斯市纳赛尔医院大门外,一连枪杀多名巴勒斯坦平民,还听任部分尸体被野猫分食,被杀者之一:巴勒斯坦记者亚西尔·马姆杜,还有一对母子在加沙市西北部的谢赫·拉德万社区遇到射击,只有孩子重伤幸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甚至以军狙击手对平民下手

加沙之战,打到现在以色列没什么面子,打不过敢死队,只能屠杀了平民,让阿以血仇更深,陷入冤冤相报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