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五福田村坐落在大南山中心山脉、潮普惠三县交界之地。翻过村后的高山便可进入普宁山界。土地革命时期,地势险峻的五福田村相继成为中共东江特委、东江军委、惠来县委、县苏维埃、红四十七团团部的驻地,是重要的革命根据地之一。

1928年,惠来农民运动已相对成熟。3月,彭湃、徐向前等率第二、第四师工农革命军和十万农民尖串队在惠来发动农民武装暴动,震动广东军阀。暴动取得胜利后不久,敌人便集结兵力反扑惠来县城,将特委、县委机关的平原据点一一占领。为了开辟武装斗争新据点,彭湃率部转战大南山。

五福田村有一处名为“黄上棚”的天然石洞。石洞被一块20多米长的巨石覆盖在山体上,洞口仅一人之宽,向内纵深前行可达百米,弯转宽阔,洞内可容百人藏身。走入石洞,只觉一阵阴森寒凉,洞道有涓涓细流,墙壁潮湿。沿着狭窄的洞道往里爬,有的地方泥土松散,极易滑倒。石缝处有光线射入,滋养着洞里绿植,为阴暗的洞穴增添了一份生机。

黄上棚石洞为五福田村远僻之地,少有人烟,较为隐蔽。加之此处出去有一山路可抵普宁边界,无论是前去陆丰或转至揭西,这里都是最佳的隐蔽场所。因此,东江特委转战大南山期间,这里成为彭湃等人的办公场所。“虽然这里可以容纳百人,但也不会全部居于山洞,我听村里老人说过,过去在石洞旁还有驻队搭棚的痕迹,只是现在已经不在了。”据村里村民介绍。除了办公、开会,黄上棚石洞还是红军伤员的安身之所。五福田村的群众积极救护伤员,为革命者送衣送食,鱼水相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彭湃在石洞办公期间,写下了许多革命歌谣,如“租债多,田割无,地主佬来上门讨;讨呀讨无钱,牵猪剥鼎真凄惨。大人想去死,奴仔哭啼啼;地主收租吃白米,种田的饿着死……”村里部分老人至今还会哼唱这些歌谣。

即使交通不便、地势崎岖,彭湃也常会徒步往返于大南山附近的其他村子去开展革命工作。有一次在山间行走,彭湃不小心踩到半残的竹根,竹根直接从脚部插穿,鲜血如注,无法行走。因担心暴露行踪,五福田村的两位随行村民二话不说背起彭湃返回村子。由于需要长期养伤,考虑村子和办公驻地的安全,彭湃转移到更为偏僻的山洞里养伤。后彭湃伤病痊愈,因上级工作安排,1928年10月彭湃夫妇前赴上海,离开了大南山。1929年8月,因被叛徒出卖,彭湃在上海牺牲。消息一经传来,百姓为之震惊和悲痛,有村民为了怀念彭湃,在其养伤的石洞处刻下“彭湃石洞”四字。

时至今日,黄上棚石洞仍为人烟稀少之地,石洞留下的刻字也经时间的风化而字迹模糊,但五福田村村民不会遗忘革命先烈在此留下的足迹,他们将英烈的故事口口相传,永远铭记。

来源:县委宣传部、《发现城市之美·红色文化》

编辑:“和畅惠来”政务微信编辑部(编辑:动力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和畅惠来”政务微信是中共惠来县委宣传部(惠来县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推出的宣传惠来、了解惠来的新窗口。“和畅惠来”坚持发布权威资讯,服务百姓民生,弘扬本土文化,彰显惠来特色。

垂询合作热线:0663-6681035

联系邮箱:HCHL336688@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