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咋呼着,可家里的气温比外头还冻人。我和我老公刚踏进家门,气氛就紧绷得跟弓上的箭。厨房里,婆婆和弟媳俩像两座冰山,脸色冷得能滴出冰来。

我刚放下行李,婆婆就开炮了:“年夜饭,你来弄吧!我这腰不好,站久了就疼,年纪大了,哪像你们年轻人那样。”她那冰冷的声音,像是从冰窖里钻出来的。

我忍不住了,火气上头:“累?累你们自己不会动手啊?每年就知道指挥我,你们手是拿来做摆设的吗?”我声音里的怒气,跟锅里沸腾的水一样。

弟媳在旁边,也不是省油的灯:“我呀,一闻油烟就头晕。”她的声音细得像只蚊子,但挑衅的意味明显。

婆婆不服气,反呛:“那我们以前怎么过的?做饭哪有那么多讲究!”她那斥责的声音,直冲云霄。

我更气了,直接顶回去:“以前怎么过不重要,现在我在这儿,我有话语权!怎么,你们就不能动动手,非得我来伺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一番争吵,厨房里的气氛像是炸药桶,随时都可能爆炸。我深呼一口气,准备再说点什么,这时候门砰的一声被推开,外头的冷风夹杂着雪花飘了进来,仿佛连老天都在看我们家的好戏。

我毫不怀疑,婆婆和弟媳就是故意的。

说到婆婆和弟媳怎么对我呢,那真是个头疼的故事。刚进这家门的时候,我那叫一个手忙脚乱。婆婆那眼神,啥时候不是挑三拣四?我做的菜,这个嫌油多,那个说盐少,好像我特意跟她过不去似的。每次她那样一说,我心里那个憋屈啊,可面上还得笑呵呵的。

弟媳呢,一开始我以为咱俩能成朋友,谁知道她每次都能躲得比猫还溜。家里一忙,她就头疼腰疼的,好像全世界的病都等着她呢。我忙里忙外,她呢,倒好,总能找理由溜得比谁都快。

还有去年那个年夜饭,我可是提前好几天请假回来准备的,想着好好给家里人一个惊喜。结果呢?我在厨房里忙得跟啥似的,他们俩呢,一会儿说去邻居家借东西,一会儿说去赶个集。到头来,一天到晚的大活儿小活儿全压我一人身上,忙完了我都直不起腰来。

这么多年,心里的气憋得我都快成气球了。我知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可这家务活儿,凭啥就得我一个人扛呢?今年,我得让他们明白,咱家得公平些,不能总这么压榨我。毕竟,过年嘛,大家都图个乐和,谁也别想独自清闲!

除夕夜那天,我假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脸上挂着一副乐呵呵的样子,对婆婆说:“行行行,年夜饭我来弄,你们就等着开饭吧。”婆婆和弟媳看我这态度,还真是松了口气,似乎觉得又赢了一回。

晚上,家里灯火通明,大家都围坐在桌子旁,等着那传说中的年夜饭。我在厨房里忙前忙后,弄得像个大厨似的,锅碗瓢盆响个不停。婆婆和弟媳在客厅里嘻嘻哈哈,一点也不知道我心里的小算盘。

到了吃饭的时候,我一脸笑意地端出满满一桌的碗,每个都摆得整整齐齐。可当我把盖子一揭,哟,里头空空如也,一碗碗通明,连个菜叶子都没有。

家里人一愣,接着就傻眼了。婆婆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弟媳张大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我乐呵呵地说:“怎么,这就是你们想要的年夜饭啊,我这不是照办了嘛!”

一时间,客厅里静得能听到针掉地上的声音。

他们看着那一碗碗空空的碗,再看看我那副得意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但又说不出什么来。

我趁机坐下,正色道:“我是故意的。你们是不是觉得挺难堪的?这就是我这么多年的感受。我累了,不想再这样下去。我们是一家人,家务活该大家一起分担,而不是全都压在我一个人身上。今天这一出戏,是给大家一个教训,希望你们能明白。”

气氛突然紧张起来,婆婆和弟媳脸上的表情从惊愕变成了思考。家里突然安静下来,大家都沉默着,似乎在反思刚才的一幕。我知道,这个年夜饭,可能会是一个转折点,也许从今以后,大家对家务的态度会有所改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顿空碗年夜饭过后,家里那气氛悄悄地有了些变化。婆婆和弟媳,俩人也开始下厨房了。

这下,婆婆是腰不疼了,弟媳闻油烟味也不晕了。

我看着他们两个转变,心里暗暗高兴。我那次空碗的小把戏,虽然当时让他们俩不痛快,但效果还真不错。家务活儿,不再是我一个人的包袱,咱们家现在是人人有责,大家一起搭把手。

现在咱们三个偶尔一起忙碌在厨房,边做边聊,那叫一个热闹。每回想起那个年夜饭,虽然咱们那天啥好吃的没沾着,但是从那以后,咱家的气氛好了,人心齐了,这日子过得才叫滋润。这一切的改变,都让我们的小家更温暖,咱们每个人心里也踏实、满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