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16日,湖北武汉审理的一起贩婴案格外引人注目。这起案件所涉及的嫌疑人之多,所牵连的家庭之广,所跨越的区域之大,令人瞠目结舌。这个由23名人贩子组成的特大贩婴团伙,仅在短短四年间就贩卖了49名婴儿,作案范围横跨云南到河北。更令人痛恨的是,还有一名可怜的孩子死在了他们的手里,真是令人发指!这起案件就是当时轰动全国的“6·10”特大贩婴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喻立香团伙受审

云南姐妹俩幼时遭拐卖,日后却走上贩婴之路

在肃穆的审判庭里,一大群记者正在焦急等待着,他们迫切地想看到这群人贩子的模样。随着大门徐徐打开,犯罪团伙的头目们被一个一个地带了出来。令人诧异的是,他们远没有电视剧那样的凶神恶煞。相反,他们都是长着一副普通人的模样,放在人群中根本不会引人注目,或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才能如此猖狂作案吧!

在受审的被告中,有一个中年妇女格外特殊,她神色坦然,面对法官的审讯表现得十分冷静,这个人就是犯罪团伙的主犯——喻立香。喻立香一手组织起这个家族式的犯罪集团,对于案件负有主要责任。

但这位首犯似乎并没有把自己当成罪犯,她好像还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受害人”。拐卖33个孩子的喻立香在听到自己被判死刑后,便瞬间失去当初那种冷静了,她在法庭上哭诉,“我死了,家里的三个孩子可怎么办啊!”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不知这位首犯在拐卖别人家的孩子时,可曾想过父母失去亲生骨肉之痛?

喻立香究竟是何等人物?竟能搭建起从云南到河北横跨3000公里的贩婴网络,在四年内贩卖49名婴儿。喻立香等人又将面临怎样的惩处?这一切还得从喻立香十几岁时说起。

这个喻立香,本来是云南师宗县人,1973年4月5日出生,她还有一个妹妹名叫喻小芬,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但她们的命运却在十几岁时得到了改变。原来,有一天姐妹俩正在街头玩耍,突然被几个陌生人抱走了,随后就被买到了千里之外的河北涉县农村,当了村里的“小媳妇”。

后来喻立香给丈夫杨刚田生了个孩子,随着孩子越长越大,杨刚田对喻立香也越来越放心,喻立香便在外面干了一些小生意,既开过餐馆,也干过美容美发。总的来说,喻立香此时的生活还是比较普通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但2005年的一次云南之行彻底改变了喻立香的人生。2005年3月的一天,喻立香坐着火车回了趟远在云南的老家,此时她已经32岁,跟她一起回去的还有丈夫杨刚田。这本来只是一次普通的探亲之旅,但因为在云南的一次遭遇让喻立香的人生轨迹发生改变,走上了贩卖人口的不归路。

原来,喻立香在云南探亲时意外捡到了刚刚出生5天的女婴,在抚养几天后喻立香夫妇觉得越来越吃力了,而且是一名女婴,两人的抚养欲望也不大,于是夫妇俩一合计就打算把孩子卖给了河北涉县的一个姓李的女人。

尽管此时他们俩已经养了这个孩子4个月了,但在金钱面前他们对孩子没有任何感情。喻立香数着这笔交易赚的6000块钱,心里乐开了花,自己干这干那,累死累活,也挣不了几个钱,但贩卖婴儿来钱就快了,可以说是金钱让喻立香等人堕入了犯罪的深渊。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喻立香这个人是很奇怪的,她本来是贩婴的受害者,结果自己反倒成了人贩子,这着实让人迷惑不已,难道这就是俗称的“报复心理”?

组织起家族式贩婴团伙,嚣张作案四年疯狂揽钱

不管怎样,捞了“第一桶金”的喻立香开始变得一发不可收拾,她以铁路为运输线,在云南和河北构建起庞大的贩婴网络,她广泛发展同伙,主要就是她的亲戚朋友。

包括她的姐姐喻东丽和妹妹喻小芬,还有她的前夫杨刚田,此外还有情人龚绕才,甚至还把侄女婿吴树生和表侄饶玉焕拉了进来,可以说基本上把亲戚拉了个遍,成了家族式团伙。

看着“生意”越来越红火,喻立香觉得人手不够,又把房东武风林和自己的邻居王明娥拉入伙,连王明娥的女儿李璐都入了伙,由此可见这个喻立香团伙是有多嚣张!

喻立香团伙受审

在这个家族式的犯罪团伙中,喻小芬虽然和喻立香关系密切,但一开始并没有参与到贩婴中去,倒是她的弟弟喻小新和弟媳冯慧仙表现积极,对于大姐给的这个发财门路,夫妻俩非常兴奋。在2005年6月,两人又带着两个女婴从云南来到了涉县。为了方便,两人竟直接把孩子放在喻小芬家,然后再找买家。

谁知道在找买家的这段时间里,意外发生了。原来这个喻小新不仅是个人贩子,还是个铁矿工人,但在挖矿的过程中却因为一场意外被砸死了!喻小新的媳妇冯慧仙在给丈夫操办完葬礼后,一抹眼泪就从悲伤中走了出来,她还一直惦记放在喻小芬家的两个女婴呢!

冯慧仙这次把注意力放在了喻小芬身上,她求着喻小芬帮忙把孩子给卖出去,喻小芬看着弟媳刚刚经历丧夫之痛,也就软了心,就答应了。这个喻小芬也算是继承了家族的邪恶基因,她知道不能以人贩子身份卖孩子的道理,就假装成孩子的亲生母亲,把这两个女婴卖了出去,也算是正式“入行”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喻立香团伙受审

喻小芬好像也是发现了自己的这个“天赋”,就接替弟弟扛起了这面犯罪大旗,后来经过法院审理,这个喻小芬先后涉嫌拐卖多达17名儿童,成了团队的骨干分子。

这些人贩子被金钱迷住了双眼,在2005年的时候,他们就能把女婴卖到6000到7000元的价格,而男婴更是被卖到12000到15000元的高价。到了2008年下半年,婴儿的价格进一步得到提高,“女的2万,男的4万,爱要不要!”这句话成为了喻立香的口头禅。面对这么诱人的发财门路,喻立香团伙也是尽心尽力“经营”。

他们在云南收到了孩子以后就按照性别、相貌、健康状况进行分类,然后分别标价,随后便由喻立香、喻小芬、喻东丽等人分别假装孩子的母亲,从云南把孩子带到河北,然后继续以孩子母亲的身份把孩子高价卖出。

图片来源于网络

为了打消买家的顾虑,她们在卖孩子的时候往往会编造各种各样的理由,最常见的理由是家庭贫寒,养不起孩子,这样不仅孩子更好出手,而且价格也能被卖得更高一些。

坐月子不耽搁贩卖孩子,通宵打牌害死满月女婴

对于这个快速来钱的“生意”,喻立香是一刻也不耽误,光在2005年上半年就贩卖了6个孩子,都是从云南师宗县贩卖到河北涉县,基本上每个月都要买卖一次,实在是太狂妄了。

这个喻立香也真的是“兢兢业业”,2008年她生下了一个女儿,但没想到就在生完孩子十几天后就收了个孩子,见钱眼开的喻立香也不坐月子了,直接就“开工”,急急忙忙踏上了前往云南的火车。

所以说人贩子都是泯灭人性的,喻立香为了钱连自己刚出生没多久的孩子都可以不管不顾,还有什么事情是值得她在乎的呢,还有什么道德规范能让她放在眼里?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喻立香做得最可恨的事就是害死了一个刚满月的女婴。这件事发生在2009年月,当时一个名叫宋春华的云南罗平县人捡到了一个女婴,他辗转找到了人贩子“大姐大”喻立香,想把女婴以3000元的价格卖给她。

喻立香见到女婴后先看了看面相,觉得还不错就打算收下,正在宋春华拿着钱准备离开时,喻立香抬头冷冷地问了句:“孩子没病吧?有病的我可不收!”宋春华回头小声小气地说:“没病,没病,孩子好得很!”喻立香这才笑着说:“知道了,你走吧!”

但喻立香没想到自己也有失手的时候,没过两天孩子就病了,喻立香一下就恼了,她抱着孩子找到宋春华,生气地说:“你不是说孩子没病吗,你看看,都病成这样了,让我怎么出手!”

宋春华可不敢惹这个女魔头,只能把钱退给了喻立香,然后屁颠颠地带着孩子去医院检查。此时的宋春华也像热锅上的蚂蚁,如果孩子真的有病那可如何是好!不过医生的检查让宋春华松了一口气,原来孩子只是有点角膜炎,问题不大。

图片来源于网络

喻立香也一直惦记着这个孩子,她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挣钱机会的,就在把孩子还给宋春华四天后,喻立香就给他打了电话,“孩子还活着吗?”宋春华一听喻立香还有收孩子的念头,就急忙把检查结果说了出来。

喻立香很高兴,就带着龚绕才赶了过去,重新付给了宋春华3000块,然后带着孩子返回了师宗县,准备联系河北的买家。当晚就把孩子留在了自己住的旅馆,但没想到就是这一晚夺走了这个可怜的女婴的性命!

喻立香明明知道小孩子有病,需要人照顾,但她把孩子扔在宾馆的床上就不管了,然后叫上喻东丽和龚绕才等人就开始打牌,屋里搞得乌烟瘴气。孩子哪受得了这个环境,一直发烧咳嗽,哭哭闹闹一晚上,但喻立香根本就没想着去照顾孩子,只是喂了点药了事。没想到他们打了一晚上牌后孩子居然没气息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源于网络

毫无人性的喻立香根本不在乎孩子的死活,对于她来言可能只是亏了3000块钱吧!她用小被子把女婴裹了起来,然后趁着天还没亮就把孩子丢在了荒山上了。可怜的孩子,她先是被父母遗弃,然后被人贩子害死,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美好的世界就离开了,真是一场悲剧!

劣质奶粉使人贩子暴露,贩婴团伙终被一网打尽

喻立香团伙如此嚣张的作案也加速了她们的灭亡,正所谓“要想让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喻立香等人如此高密度的贩婴活动引起了铁路干警的注意。2009年5月31日,民警正在武昌出站口巡逻,在一列来自昆明的列车驶入车站后,从出站口走出了一个形色可疑的妇女。

只见此人虽然抱着一个女婴,但孩子却一直不停地哭闹,而妇女看到警察以后便搂紧孩子急匆匆地往外走,不敢多看警察一眼。民警见这个妇女神色可疑,眼神中透露着恐慌和紧张,就急忙拦着了她的去路。这个妇女被带回派出所后就坦白了,直言自己是花6000元从云南买的孩子,准备卖给河北的一户人家。

武昌火车站

警方通过审讯,认为这极有可能是个贩婴团伙,而她们很可能会再次在火车站露面。于是警方加紧了对车站的布控和巡逻。果不其然,仅仅两天后的6月2日,民警又在同一地点抓住了5个人贩子,将她们怀中的3名婴儿解救了出来,令民警感到气愤的是,其中一个婴儿才刚刚出生十几天,实在是太可恨了!

为了彻底揭开这个庞大贩婴团伙的黑暗面纱,警方还加大了对于列车车厢的巡逻,对于怀抱婴儿的可疑人员进行调查。2009年6月9日,从昆明开往武昌的K110次列车上,检票员 正在检票。

当两位检票员来到8号车厢时,发现一对夫妇抱着两个女婴,奶瓶中的奶粉看起来跟水一样,只有一点点乳白色。

在检票员的询问下,两人也是胡说八道一大通,什么两人是夫妻俩,孩子是双胞胎之类的鬼话,这些低劣的骗术根本就蒙骗不了富有经验的检票员。检票员通过观察二人的穿着打扮以及年龄气质,判断两人肯定不是夫妻,而两个女婴更是和双胞胎完全不搭边。

在记录下这两个人后,检票员又来到了7号车厢,在这里他们又发现了一个看着像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的怀中也抱着一个女婴,经过询问这个中年妇女声称是这个刚满月的女婴的母亲。检票员觉得这个妇女也很可疑,毕竟很少会有四十多岁的妇女独自带着一个刚满月的女婴!

检票员不敢耽搁,急忙把事情报给了铁路公安处,铁路公安处立刻派人在咸宁站上车将几人看住,然后带回了警察局。经过审讯警方得知,自称夫妇的两个人是吴树生和李璐,而那个中年妇女则就是团伙头目喻立香!

喻立香的落网并没有让这个团伙彻底收手,龚绕才等人竟然在明知喻立香被捕的情况下还将喻立香寄养在云南某户人家的一个女婴以2000元的价格卖了出去,实在是太过嚣张,不过他们一个都没逃得了,全部悉数落网。

文盲女人贩子不懂法律,法庭内高呼自己做“好事”

在喻立香犯罪网络中,有一个名叫杜明花的女人不可不提,她外号“老娘们”,在涉县因贩卖孩子混得“风生水起”,她在这起案件中的角色是喻立香团伙的“中介人”。喻立香等人从云南弄来孩子后,就经由杜明花的手转卖出去。

2005年,喻立香从云南人贩子手里花980元买了一个男婴,而后经杜明花之手将男婴以20000元的高价卖给了涉县农村的付姓人家,杜明花因此得到1000元的“中介费”。杜明花也不是个简单的角色,她知道自己光给喻立香干中介捞不了几个钱,因此她后来也单干了起来,光她就贩卖了29名婴儿,在这起案件中仅次于喻立香。

在2010年4月16日的开庭审理中,这伙由文盲组成的贩婴团伙洋相尽出,不仅有喻立香和李璐等人,明明是犯人还装成受害者,哭诉自己将要和骨肉分离的痛苦。喻立香参与拐卖33个孩子,审判时却说自己舍不得家里的3个亲生孩子。杜明花更加让人啼笑皆非,她竟把自己当成“好人”。

面对法官的审问,她轻描淡写地说:“你们说我是犯罪,但我可不是犯罪!他们(指失去孩子的家庭)一个个都求着我买孩子,这些孩子如果留在他们手里,不是饿死就是冻死!现在你们居然说我犯罪……”杜明花这种狡辩在法律面前显得毫无意义,她犯罪的事实清清楚楚地摆在面前,铁证如山,容不得丝毫诡辩。

但这起案件确实面临了一个尴尬的结果。警方在办案的过程中,总共在涉县解救了40多名孩子,令人感叹的是,这些婴儿都没被送到亲生父母身边。因为这些孩子都是被转了很多手才被卖出的,而且他们的亲生父母都远在贫穷的西南山区,很难找到,即使找到了也可能会被再次卖掉。

为了孩子能安稳生活,考虑到这些孩子与养父母已经有了感情基础,且大多得到了良好的照顾,于是警方便把孩子留在了养父母身边。不过这些养父母需要向警方书面承诺善待孩子。

这起轰动一时的特大贩婴案就这样落下了帷幕,喻立香被判死缓,杜明花和喻小芬被判无期,其余众人皆得到了相应的惩罚。但这起案件留给我们的教训还是很深刻的,要加大对群众的宣传教育,杜绝亲生父母卖掉自己孩子的事情发生,同时要加大对人贩子的打击力度,减少此类的悲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