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消息,当地时间11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任命尤里·索多利为乌克兰武装部队联合部队司令,并解除了纳耶夫此前担任的这一职务。

泽连斯基当天还任命亚历山大·帕夫柳克为乌克兰武装部队陆军司令。

近日,泽连斯基对乌克兰武装力量做了不少人事调整:

据央视新闻,当地时间2月8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发布晚间视频讲话,宣布乌克兰陆军司令瑟尔斯基被任命为乌武装部队总司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瑟尔斯基被任命为乌武装部队总司令 图片来源:央视新闻截图

泽连斯基表示,瑟尔斯基领导了基辅防御行动,拥有丰富的防御经验,同时也具有领导进攻行动的经验。

此外,在视频讲话中泽连斯基表示,乌武装部队在南部和在顿涅茨克作战行动的困难影响了公众的情绪,但乌克兰并没有失去对胜利的信心。

另据乌克兰《真理报》8日报道,泽连斯基当天签署了解除乌武装部队总司令扎卢日内职务的法令,同时签署任命瑟尔斯基为乌武装部队总司令的法令。法令已在乌总统网站上公布。

当地时间2月9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签署法令,授予已被解除乌武装力量总司令职务的扎卢日内和国防部情报总局局长布达诺夫“乌克兰英雄”的称号。

据乌克兰国家通讯社当地时间10日报道,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对乌国家安全与国防委员会以及最高统帅部进行了人员调整。

泽连斯基签署法令,宣布新任乌武装部队总司令瑟尔斯基进入最高统帅部以及乌国家安全与国防委员会任职,并免除了扎卢日内在乌国家安全与国防委员会以及最高统帅部的任职。

据乌克兰媒体报道,当地时间2月9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解除了武装力量总参谋长沙普塔拉的职务,任命巴尔吉列维奇为总参谋长。

此前,巴尔吉列维奇曾担任乌克兰国土防卫部队司令。

相关新闻

泽连斯基洗牌乌军将帅高层,押注“新一代”能否扭转战局?

近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针对军队高层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人事调整。2月8日,他宣布瑟尔斯基晋升为武装部队总司令;紧接着的2月9日,授予前总司令扎卢日内“乌克兰英雄”荣誉的同时,解除了沙普塔拉的总参谋长职务,由巴尔吉列维奇接任;而在2月10日的晚间讲话中,泽连斯基再次宣布任命五位高级军事官员。

这番大刀阔斧的军队高层改组,被外界解读是乌克兰军队领导层的深度洗牌,也是泽连斯基迄今为止“最大的赌博”之一。尤为值得关注的是,这五位新上任的军官普遍比58岁的新总司令瑟尔斯基年轻十多岁,为乌军高层引入一场代际更替。

2024年1月,扎卢日内在视察前线时与一线指挥官交流

泽连斯基任命两位副总司令、

三位副总参谋长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在10日晚间讲话中宣布对军事领导层的重大调整,包括任命两位新的副总司令和三位新的副总参谋长。这次调整强调了对无人系统和军事技术创新的重视,以及对前线情况了解和军事准备的加强。

根据讲话,第59独立机械化步兵旅旅长瓦季姆·苏哈列夫斯基被任命为副总司令,将主要负责军队无人系统和无人机的发展;另一位副总司令安德烈·列别德科的工作重点是“创新,特别是在军事技术和作战系统方面”。

泽连斯基还任命了三位副总参谋长:弗拉基米尔·霍尔巴蒂克、阿列克谢·舍甫琴科和米哈伊洛·德拉帕蒂。霍尔巴蒂克的任务是确保各级指挥员“100%”了解前线局势。舍甫琴科负责后勤,而德拉帕蒂则“负责军事准备和高质量的训练”。

泽连斯基对这次人事调整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表示:“现在,那些在军队中很有名气、也很了解军队需要什么的人,正在承担新的职责。”

年轻新将在国内崭露头角

这五位军官中,有四人手下掌兵两三千人,拥有丰富的实战经验,被视为乌克兰军队的新一代领导力量。乌军第三突击旅副旅长马克西姆·佐林表示:“这些人是真正新一代,只有40多岁。他们还在成长、发展。更重要的是,他们还拥有实战经验。”

瓦季姆·苏哈列夫斯基原本是乌克兰南部地区一支海军单位的参谋,3月被任命为指挥第59机械化旅。该部队遭受俄军重创后,苏哈列夫斯基迫使士兵坚守阵地并组织下级指挥官,使第59旅团结起来,使其成为乌克兰第一个真正大规模用FPV无人机代替传统火炮的旅。

弗拉基米尔·霍尔巴蒂克从排长开始,一步步成为旅指挥官,指挥着第80空降旅。他可能是本次俄乌冲突中第一位用北约大炮进行战斗的乌克兰旅指挥官,在顿涅茨河一次战斗中使用北约标准155毫米榴弹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与安德烈·列别德科握手

安德烈·列别德科担任36海军步兵旅的高级参谋,然后成为指挥官,该旅因2022年马里乌波尔围城战、2023年巴赫穆特战役以及2023年在第聂伯河的一次两栖过河作战中的表现而闻名。

米哈伊洛·德拉帕蒂参与指挥赫尔松联合部队,他于俄乌冲突之初和赫尔松冲突初期,帮助乌军建立临时防线。

军事领导层变动能否扭转战局?

俄乌冲突已近两年。自2022年底至今,乌克兰在反攻过程中未能收复大量失地,同时其最大支持者美国的军事援助也出现中断的可能。泽连斯基在宣布人事改组消息时表示,“只有我们的国防基础——乌克兰武装部队——发生有效的改变,2024年乌克兰才能取得成功。”

2月10日,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中)与乌克兰武装部队总司令瑟尔斯基(中-右)和国防部长乌梅罗夫(中-左)

智库“大西洋理事会”的编辑彼得·迪金森评论道:“这次人事变动,堪称乌克兰总统最大的赌博之一。”他指出,鉴于乌克兰军队在战场上的表现未能取得显著突破,改变战术已迫在眉睫。然而,迪金森警告称,时机看起来“特别不幸”。

迪金森进一步指出:“受到西方军事援助惊人延误的影响,乌克兰目前正面临着日益严重的弹药短缺问题。这一情况严重制约了其进攻行动,迫使前任乌克兰指挥官不得不转向积极防御策略。”他补充说:“如果未来几个月内军事局势继续恶化,泽连斯基将发现,他个人不得不担责。”

Teneo咨询公司的中欧和东欧顾问安德留斯·图尔萨表示,泽连斯基更换最高军事指挥官的决定可能不受欢迎,外界可能认为他将政治目标凌驾于国家的整体利益之上。此外,这一军事领导层的可疑变动也可能是引发“领导层分裂”的信号。

美国智库“战争研究所”分析师指出,在陷入长期冲突的国家,军事领导层的变动是正常的,2022年至2024年冲突局势巨变,乌克兰需要新方法和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