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与刘亚楼的关系是非常亲近的,不仅仅是因为刘亚楼是一员难得的将帅,更是因为毛主席真的心疼刘亚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毛主席与刘亚楼在一起

涿县迎驾,接毛主席进京

1949年3月24日,冷峭的寒风仍在华北大地上毫无遮拦的肆意呼啸,刚刚经历过平津战火洗礼的辽阔平原上,第四野战军兼平津战役前线指挥部参谋长刘亚楼正坐在一辆军用吉普车上,从北平开往河北涿县的疾驰。

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平原,刘亚楼心潮澎湃,他这次去涿县是专程迎接中共中央和毛主席进驻北平的,代号为“劳动大学”,这是天大的事情,每一个细微的环节,刘亚楼都进行了充分的考虑。

4天前,刘亚楼就派出四野保卫部长钱益民和参谋处的副处长尹健率领着汽车团,总共300多辆各式的汽车,分头从北平和天津两地驶向西北坡迎接。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从涿县到北平沿途,更是布置了两个军和中央社会部进行警戒,刘亚楼亲自负责北平周围的对空警戒。

图|刘亚楼旧照

在得知党中央毛主席已经抵达河北涿县之后,刘亚楼再也坐不住了,他吩咐司机以最快的速度前往涿县,他急于向想到已经阔别了整整12年的毛主席和中央首长。窗外寒凝大地,可是刘亚楼却是一点都不觉得冷,他的记忆早已回到了在延安和毛主席朝夕相处的时候。

1936年5月,长征路上一路披荆斩棘,勇做开路先锋的刘亚楼奉命来到红军大学学习,和他作为同期的第一科学员有罗荣桓、罗瑞卿、谭政、杨成武、张爱萍等38人,人数虽然少,但个个都是红军团以上的高级干部,质量极高,平均年龄27岁,身经百战,每一个人身上平均都有3处以上伤疤。

年底,为期半年的红军大学第一期学员面临毕业,当时西安事变刚刚发生不久,民族抗日局面迎来了喜人的变化,每一个学员也都在讨论毕业以后的去向,讨论着前线的情况。在听说学校还要继续办下去,不少学员要留下来当教员之后,学员们纷纷向政治部写信,要求到前线去,刘亚楼就是其中的“积极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