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是中国发生翻天覆地变化的一年,新的政府、新的社会正快速建立。但人还是原来那些人,甚至有不少人,曾经都支持过国民党政府,支持过蒋介石。

对于这些旧军人、旧官僚,如何处理、如何对待,是新政府需要慎重考虑的事情。毛泽东是一个爱憎分明的领导人,很多人都担心共产党秋后算账。

实际上,他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毛泽东处理这类事情,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有理、有利、有节”。这六个字在毛泽东的讲话和著作中都经常出现,简单理解就是合情合理的、取得最佳效果的、不过分有节制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毛泽东

这番道理表现在毛泽东的行事风格上,就是凡事留余地。就比如,在处理内战中宣布的俘虏、罪犯,中共中央采取“死缓”的方式。大部分的俘虏和罪犯,经过改造和教育,最终给予“特赦令”,从监狱中特赦回家。

用毛泽东的话说:“一颗脑袋落地,历史证明是接不起来的。”

很多友好的国民党人士,后来都加入新政府,开了新的工作。比如傅作义,建国后任水利部部长;比如张治中,建国后任西北军政委员会副主席、国防委员会副主席。

鹿钟麟可能大部分人都不熟悉,他也曾是国民党政府高级将领之一。1949年,天津解放,鹿钟麟托好友给毛泽东带去一柄战刀,一是表达尊重,二是算作礼物。

鹿钟麟

毛泽东一般是不收礼的,但二话没说,就收下了这柄战刀。几年后,毛泽东突然又提出:“我要见鹿钟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那柄战刀究竟有什么故事,毛泽东又为什么突然要见鹿钟麟呢?

鹿钟麟追随冯玉祥40多年,威胁溥仪说要枪毙他

鹿家是河北望族,鹿钟麟自小在家族的私塾读书,1905年还参加了清末的科举考试,可惜未能考中。1906年,鹿钟麟参加新军,开始军旅生涯。

1908年,他又在家中长辈的介绍下,到北洋军当兵,在军中加入武学研究会,接受了很多反对清政府的进步思想。改变鹿钟麟一生的是,他在军中和冯玉祥相识,冯玉祥颇为赏识他。后来,两人又都参加了滦州起义。

1915年,袁世凯搞洪宪帝制,鹿钟麟所在的部队编入冯玉祥旗下,鹿钟麟从此就开始追随冯玉祥,并成为冯玉祥的主要助手。